主页> 经典语录> 独家:2050那群狂人 | 锌式

独家:2050那群狂人 | 锌式

励志人生网 2019-05-03 08:06 经典语录 104次

  一千年前,40岁的苏轼前脚刚离开杭州通判的岗位,后脚就在密州(今山东诸城)知州任上写下一句话:

  老夫聊发少年狂。

  今天,50多岁的王坚在杭州的举动,看起来也在“老夫聊发少年狂”。只不过老夫并未老,说得现代一点,其实是“老男孩”的意思。

  在阿里云之后,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有一种事情叫做“王坚做的事”,跟王坚相关的事情没有离开过几个标签:先知,超前,创新。先有阿里云,后有城市大脑。

  2018年5月,王坚又让杭州多了一个“奇怪”的新物种:2050。自此后,2050每年在杭州云栖小镇举办一次,直到2050年。

  两天后,2019年4月26日至28日三天两夜,第二届2050也将赴约亮相。

  在4月22日最后的媒体恳谈会上,王坚习惯性地把话筒紧贴胸膛,说话声若隐若现,“错过是正常的,遇上是幸运的。”“2050就是要让两个年青人见一面,别的没什么。”“当你要证明一件事情是对的,这是没有意义的。”

独家:2050那群狂人 | 锌式

  2018年4月22日,第二届2050最后一次媒体恳谈会

  当他开始自我沉浸,台下却是一片懵懂。

  懵懂的不止王坚的“语录”,还有2050本身。如今,知道2050这四个数字的人越来越多,也代表不明白2050是什么的人越来越多。即便是沉淀了一年的“资深玩家”,依然说不清楚2050是什么。

  一个还说得过去的解释是:

  2050,全球年青人科技“非大会”(不是大会的大会)。

  以志愿形式进行,由志愿者共同打造,汇集100个论坛、100个团聚、1万平方探索展区,包含体育赛事、青春舞台、星空露营、候鸟计划、热带雨林、约会、青年奖等内容体系。

  slogan :“年青人因科技而团聚”,狭义理解就是“一个给年青人认真说话的场所”。

  在2050,“老男孩”王坚动用了一个支点,撬起一群不分老夫和少年的热血“年青人”,撰写了一个从白纸到两万人团聚的疯狂故事。

  从一年前的第一届到两天后的第二届,锌财经全程见证了两次2050。只是一旦开始解构这个数字,发现并不容易。大家都知道王坚的口头禅,“不知道我表达清楚了没有。”

  一派狂言

  要在云栖小镇办一个会的想法,已经在王坚心中酝酿三四年。

独家:2050那群狂人 | 锌式

  杭州云栖小镇

  2017年10月中旬,天壤智能创始人薛贵荣、博客园创始人杜杜、硬功馆的创始人大春突然被叫去讨论。薛贵荣记得,中途有人送来一个蛋糕,那天,恰好是王坚的生日。

  王坚透露他的初心:“大多数人都在说关注年青人,但如果不把社会资源给年青人,所谓关心年青人是一句空话。”

  2017年10月底,在上海的一家酒店里,王坚跟其他几个“老男孩”详细说了办2050的时代背景:

  “这是一个全球年青人比任何时候都要多的时代,世界人口的50%都在30以下,年青人在哪里,未来就在哪里。”

  “不管你愿不愿意,最后社会都是把问题留给了年青人,而事实是,全社会的资源并没有向年青人倾斜。”

  “为年青人做点什么,至少让年青人的声音被听到,让大家知道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听王坚布道的人群中,有一个极客邦科技的霍泰稳,他被找到,是计划参与这个大会的筹办。他在交流会上一直很激动,“口出狂言”,称两万人的会一定可以办起来。而之前,办会“老司机”极客邦实际做过最大的活动,规模不过三千人。

独家:2050那群狂人 | 锌式

  “当我不知道开什么会的时候,他就说好,还说肯定会有两万人来。你想想看,他是受到来多少‘年少无知’的鼓励。”王坚在后来的筹备会里笑侃,梳理所有让他正式开始做2050的事里,霍泰稳的“狂言”给了他莫大(博客,微博)的鼓励。

  11月,北京奥体中心,十三个“年青人”坐在了一起,除了霍泰稳、薛贵荣这群人,还有清华姚班创立者姚其智,ACM的往届获奖者,现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TO唐文斌、央视《走近科学》纪录片编导冯其器等人,在场的还有受邀出席的杭州市发改委,经信委的人。

  “团聚”的概念在这个过程里诞生,“年青人因科技而团聚”,2050的灵魂骨架露出水面。

  大家已经很主动地举手认领任务。薛贵荣向锌财经回忆,“这件事算靠谱了。”

  2018年1月31日,杭州下起了大雪,杭州云栖小镇一个会议厅里,聚集了一百多位从五湖四海赶来的人。当天成了第一届2050的启动会。

独家:2050那群狂人 | 锌式

  2018年1月31日,雪天里的2050启动会

  两个信息公布于众: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