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经典语录> 刘墨: 走着走着, 花就开了

刘墨: 走着走着, 花就开了

励志人生网 2019-04-15 10:11 经典语录 125次

1966年生于沈阳,祖籍河北三河。文艺学博士、历史学博士后。曾任北京大学历史文化资源研究所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客座教授。现为自由艺术家、独立学者。从事经学史、古代学术史、艺术史研究。治学之余,偶事书画、摄影。

主要著述:《中国艺术美学》《生命的理想——原始儒家与中国人格》《国画门诊室》《禅学与艺境》《中国画论与中国美学》《石涛》《八大山人》《传统的延续与演进》《中国散文源流史》《艺术中的文人》《乾嘉学术十论》《20世纪中国画名家批评》《现代国学思潮与人物》《刘墨画集》等。主编图书40余种。发表论文400余篇。曾在北京、沈阳、厦门、福州、淄博、太原、成都、苏州、乐山、哈尔滨等地举办个人画展。

2019年3月,刘墨新著《文人印史》15万字交稿,将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隋唐五代写经书法研究》12万字,也将交稿……

2019年3月27日,刘墨参与的“山河知己”桂林山水写生作品展在京开幕,逾60家媒体报道。

2019年3月底,刘墨接受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专访。

“我曾打过比喻,一个人的学问,就像一棵树的根,它是往下扎的,没人看得见。但艺术却是个花朵,开在那儿,谁都看得见。有人说,你别总顾着你的根,也要开点花,让人看一看。”刘墨说。

刘墨在沈阳读到高中,然后告别学校,去了深圳。其后十年,读书,自修。再后,陆续修完鲁迅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史硕士、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博士、北京大学历史学博士后学业。由沈阳而深圳,由深圳而沈阳,再由沈阳而南京,由南京而北京,直到成为文化学者刘墨博士——

成长之路 大同小异

“说到经历,我和别人的成长,可能是大同小异吧。小的异,我觉得决定了人和人的不一样。虽然我们的背景是60年代、70年代、80年代,改革开放,差不多,但是我觉得,这个大同小异的‘异’,人和人之间的差异,就表现在这里。”

“我小的时候,很少和邻居的孩子一起玩。那个时候就喜欢看书,可是又没什么书可看。只能从一些供大批判用的资料中,找到一些零星的片段,比如说《论语》《水浒传》《红楼梦》或者语录、选集里面的一些注释,从那里边可以看到一些关于传统文化的片段。”

“中国的学问里边有一个很好的东西,就是和人是一块儿成长的。虽然你小的时候可能不懂什么‘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小的时候你不懂‘学而时习之’,但你慢慢到了懂的年龄之后,会发现,它和你的生命一块儿成长。中国的学问可能有一点和其他的学问不太一样,就是它可以滋养你的生命,它可以和你的身心一块儿成长。当我领悟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已经接近40岁了。”

“父亲母亲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了,我觉得爸爸还是有些才艺的,在天赋方面,在才艺方面,还是很好的。妈妈的记忆力绝对惊人,邻居左右谁家孩子哪年哪月几点生的,她全记得。我觉得从母亲那里继承了一种记忆力。”

“我小的时候没有玩具,我不记得我有任何玩具,除了搓的雪团,和掉的树叶的‘扒皮狗’,另外印像里边,没有任何玩具。”

“因为我父亲会画画、会写字,我小的时候也跟着画画,写一些。艺术的东西,它培养你一种爱,培养一种同情,在爱和同情基础之上,理解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比如说,研究老子的人或者是研究庄子的人,他可能对概念特别熟悉,但是如果他不会写、不会画,老子或者庄子里面那些特别微妙的东西,和人的心灵和人的情感相关的东西,一个是他不会看重,一个是他不会理解那么透彻,这个是中国思想里面特别有意思的。孔子也讲,‘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吾不试,故艺。’他们都是在这个里面,体会最高的价值所在。中国的思想,特别平实,它从生活里面体会最微妙的东西、最高级的东西。只有和一个人的生命与情感能拧在一起的,能够一起成长起来的,这种学问,我觉得它才是有意义的。”

“1984年安阳国际殷墟笔会,我是最小的一个代表:18岁。与会年龄最大的人,是1899年出生的,在那次会上,我见到游寿、潘祖兰、沙曼翁等名家。”

“大概高二时,我开始对美术史感兴趣,于是读中国美术史、西方美术史;那时正好是美学热,于是跑到书店里找美学的书,书店的老经理顺手找了《中国美学史资料选编》给我,回到家认真地看;后来在另外一家书店买到宗白华的《美学散步》,就被美学深深地吸引了。”

“光读美学不行,还要读哲学,于是读康德、黑格尔、叔本华、尼采、罗素、维特根斯坦、波普尔……再读朱熹、陆象山、王阳明、王夫之、熊十力、方东美、唐君毅、牟宗三、钱穆……”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