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学生励志> 湖南耒阳学生分流始末

湖南耒阳学生分流始末

励志人生网 2019-04-03 05:47 学生励志 108次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 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 摄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李永华

  湖南耒阳报道

  责编:陈惟杉(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38期)

  当全国各地的学校都已响起琅琅书声,湖南耒阳却还有数千名学生刚刚领到新发的书本。

  教室装修还不到两个月,地面仍是裸露的水泥地,窗户上摆放着炭包,走廊和楼梯台阶也没铺上瓷砖,宿舍粉刷的腻子灰还没干透,新买来的双层钢架床散发着浓重的松木味,夹杂着疑似甲醛的气味,宿舍和走廊放着不少绿萝之类的喜阴植物。

  “这怎么住啊!”一位来送被褥的五年级学生的母亲皱起眉头,不断地叹气。更让她担心的是,之前在家门口走读的女儿要住校了,“这么小,什么都不会,就没人管了。”

9月10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来到湖南师大附中耒阳分校,看到部分校舍的装修仍未完成。(《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 摄)

湖南耒阳学生分流始末

  9月10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来到湖南师大附中耒阳分校,看到部分校舍的装修仍未完成。(《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 摄)

  这是9月10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湖南师大附中耒阳分校看到的情景,这是一所民办全日制寄宿学校,临近107国道,远离耒阳市区,周围均是山野,有一趟19路公交车可抵达学校。

  按照耒阳消除超大班额的工作方案,该校校舍承担着今年耒阳中心城区公办学校分流超大班额学生的主要任务,接收人数约8000人。孰料,这一方案从推出伊始就遭到诸多反对,正式实施的9月1日,更招致极大的反弹与冲突。

  分流源起:消除超大班额

  教育部规定,每班超过55人为大班额,每班超过65人为超大班额。消除大班额和超大班额是教育部近年来力推的工作。

  8月底,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确保2018年底基本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控制在2%以内)、2020年底基本消除56人以上大班额(控制在5%以内)。对于消除大班额的计划,他还介绍,定期通报各省份消除大班额进展情况,并建立了约谈制度。

  今年4月,湖南省教育督导委员会对今明两年申报国家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督查时发现,耒阳、邵东等12个今年接受国检的县(市、区)大班额现象十分严重;7月,湖南省教育督导委员会、省教育厅约谈这12个县(市、区)政府主要负责人和教育局局长,被约谈者递交了整改责任书。

  耒阳的大班额现象究竟有多严重?

  今年5月对外发布的《耒阳市2018年消除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超大班额工作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下称“实施方案”)显示:2017年秋季,全市大班额697个、超大班额740个,而义务教育学校总班数为3782个。要完成2018年秋季开学,全部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的目标,全市至少需增加学位10731个。

  而实施方案提出的措施之一便是“合作办学,集中分流学生”,湖南师大附中耒阳分校的校舍成为一些中心城区超大班额学生的主要分流地,涉及的学生人数约8000人。

  “不分流不行,今年是消除超大班额的最后一年,省里马上就要检查了,完不成任务肯定要挨处罚。”耒阳公务员系统人士刘明对记者说。

  “放暑假之前,学校说过要把孩子分流到其他学校,说是因为班里人数太多,学校容纳不下。”耒阳城北小学一位学生家长说。

  另有多位家长告诉记者,暑假期间,学校和相关部门都没有通知更具体的情况,“我们以为是分到附近的公立学校去,也没太在意。”9月1日开学,很多家长们才清楚自己的孩子要去位于郊区的湖南师大附中耒阳分校就读。

  由于湖南师大附中耒阳分校是一所全日制民办寄宿学校,不少学生家长在得知方案后担忧其收费高昂,有学生家长反映,如果学生从公立学校分流至该校就读,据其收费标准,五年级每学期各项公开费用为2963元,但实际每学期费用达7000元左右。而该校初一学生各项费用合计可达1万元左右。这引发了一些学生家长的不满。

  根据耒阳官方的通报,9月1日,耒阳市城区部分学生家长因对大班额化解分流方案及相关工作不满意,先后聚集到城区6所学校、市委、城北路与西湖路交会处及107国道拉横幅聚集、堵路,造成耒阳城区和107国道部分路段堵塞。当晚,耒阳公安局大门口陆续聚集600余人,与现场处置的公安民警对峙。9月2日凌晨,耒阳警方依法处置一起聚众冲击国家机关案件,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46名。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