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学生励志> 在上音“未来钢琴家”音乐会上,年轻学生们为何能突飞猛进

在上音“未来钢琴家”音乐会上,年轻学生们为何能突飞猛进

励志人生网 2019-05-16 16:04 学生励志 97次

钢琴系是上海音乐学院实践性最强的学科之一,然而因为条件有限,年轻学生往往只能埋首琴房独自练琴,鲜少有和交响乐团合作大部头钢琴协奏曲的机会。
5月13日晚,由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打造的“未来钢琴家”系列音乐会,在贺绿汀音乐厅拉开帷幕。

在上音“未来钢琴家”音乐会上,年轻学生们为何能突飞猛进

三位男学生与上海爱乐
这是一个专为上音各级钢琴学子设置,集比赛、演出于一体的孵化平台。活动自4月25日开赛,5月、6月连办两场音乐会,音乐会主角——曹禹凡、吴尚坤、顾欣皓、韩张子懿、郑文溯、王喆,均是从“未来钢琴家”首届选拔赛上脱颖而出的学生。
首场音乐会上,曹禹凡、吴尚坤、顾欣皓与指挥家赵晓鸥执棒的上海爱乐乐团,分别献演了贝多芬《第三钢琴协奏》、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3位刚刚二十岁出头的学生气势十足,俨然有了钢琴家的架势。
演出前,上海爱乐充分尊重学生,每个人都给足了150分钟的合练时间。三位学生纷纷表示,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和乐团合作,以前不是独自一人在琴房磨,就是和双钢琴搭档着练,第一次和阵仗如此大的乐团排练演出,难度大得多,对他们身心的磨练和考验也大得多。
“这和我们平时在琴房是截然不同的体验,不同乐器有不同的声音,我们要在合作中顾及别人的感受,有时候要迁就对方,磨合的过程非常有意思。”21岁的顾欣皓说。
有意思的是,首场音乐会的主角是“全男班”,第二场音乐会的主角则是“全女班”,“和乐队合作,我们要把自己当成演奏家,和指挥、乐队首席、声部首席交流时,我们也要勇于说出自己的看法,首先要特别自信,否则不敢在前辈面前说自己的观点,所以曲子一定要非常熟悉。”三位女学生表示。
谈及为何要办“未来钢琴家”,上音钢琴系主任江晨解释,学校要给学生创造上舞台的机会,老师们磨破嘴皮说很多次,可能都不如让学生上台,真刀实枪地面对演出环境,“和乐团打交道,他们才会知道,钢琴家弹协奏曲要有领导性、有说服力、有非常强的沟通力,以及刹那间的决断能力,这些都是课堂里教不到的。”
同时,她补充道,国际钢琴大赛最后一轮往往都是弹钢琴协奏曲,钢琴和乐团的合作最能凸显一位钢琴家全方位的素养,既能显示钢琴家的才情,又能显示他们的合作能力,对钢琴家的要求非常高。而对指挥来说,指挥一部钢琴协奏曲也比指挥交响曲难度更大。
“这两天盯着学生排练,感觉他们一天一个样,过一遍就有很多体会,进步是可视的突飞猛进。”江晨说。
上音钢琴系副主任孙颖迪说,作为上音最传统的6个系之一,钢琴系一直以来实践性都很强。在他的学生年代,上音的硬件软件都不能和现在比,但那时候的老教授就对舞台实践非常重视,因为在上海找不到地方给他开音乐会,老师盛一奇甚至自己花钱带他去南京排练并开音乐会。

在上音“未来钢琴家”音乐会上,年轻学生们为何能突飞猛进

三位男学生与赵晓鸥(右二)
同样,他的师弟郝端端在出国深造前,也曾自费请乐团给他“练兵”,“实践性极强的学科必须在实践中完成教学、展示和检验成果,而不能停留在教室里。”孙颖迪说,“未来钢琴家”是对外性质的演出,而非学院内部演出,它对学生带来的心理压力是完全不同的,但只有习惯这些压力,学生们才能更快更好地成长。
孙颖迪希望,“未来钢琴家”能给学生盼头,而不是苦读了几年书,连贺绿汀音乐厅的台都摸不到,“钢琴表演的最终环节就是实践。学生们最需要的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我们要给学生够不到的、急缺的帮助,而不是纸上谈兵,给他们已经有的东西。”
另外他强调,独奏钢琴家想要成功,一定离不开指挥和乐团的支持,“未来钢琴家”不光是给学生提供和乐团合作的机会,更要让他们懂得,如何和指挥、乐手、经理打交道,为他们日后走上职业音乐家的道路铺路搭桥。
上音钢琴系副主任毛翔宇补充,“未来钢琴家”的比赛不排名次,一个重要目的是为了拓宽学生的曲目量,除了重视有感染力的浪漫派作品,也希望学生能重视古典时期尤其是德奥乐派的作品。
“现在国内外钢琴比赛都会开放决赛,观众很容易受到浪漫派作品(比如李斯特、肖邦、柴可夫斯基)感染,给出来的掌声通常很热烈,选手会想,评委会不会受影响,演奏更含蓄、更讲究分寸的古典作品(比如莫扎特、贝多芬)会不会不那么有胜算。”
毛翔宇说,多研究古典作品对成熟的钢琴家来说非常重要,在“未来钢琴家”中,他们鼓励学生掌握多方面的音乐风格,“这次的赛果就能反映出来,6位获胜选手有2位会弹莫扎特、贝多芬的钢琴协奏曲。”毛翔宇说。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