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学生励志> 大学师生被关同一处,学生看到尊敬的老师被侵略者污辱,悲愤交加

大学师生被关同一处,学生看到尊敬的老师被侵略者污辱,悲愤交加

励志人生网 2021-01-28 12:13 学生励志 175次

  哈喽,大家好!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欢迎收看本期精彩内容!

  

大学师生被关同一处,学生看到尊敬的老师被侵略者污辱,悲愤交加


  燕大三八班学生陈嘉祥永远也不会忘记1941年12月8日那一天清晨的情景。

  那天,正是北平深冬时节,寒风刮着宿舍楼外面的光秃秃的树杈子发出尖锐而刺耳的声音,光听这声音,就让人产生阵阵寒意。

  不过,被窝里的同学们心思都不在寒冷上,大家都莫名兴奋、莫名紧张的心情收听着收音机里的消息。

  收音机里,传来了大洋彼岸美国关于日本偷袭珍珠港的详细报道,节目的最后,美国正式发布对日宣战。

  听到这一消息,同学们激动得互相紧紧握手,压低声音欢呼:“中国万岁!”

  大家想到的是:日本人不知天高地厚,盲目扩张,不惜与世界为敌,最终必然招致灭亡,中国抗战胜利的日子不远了!

  然而,天刚破晓,一队日本骑兵便迎著初升的朝阳,从西苑疾驰东来,飞至燕京大学,三下五除二,就把校园严密封锁起来了。

  上午九点钟左右,日本宪兵队长荒木将全体燕大师生驱到礼堂,气咻咻地宣布:“日本已与美国宣战,现在正式接管燕京大学,师生必须听从处理,不准有任何串连与反抗!”

  闻此噩耗,同学们仿佛被兜头泼下了一盆冷水,原先的兴奋一扫而空,全身冰冻,心头沉重无比。

  这一天,几乎全体燕大学生都呆在宿舍里,没有人有心思外出走动。

  傍晚,各宿舍楼门口全都贴出通告:“夜晚禁止出入。”

  看此通告,陈嘉祥隐有不详预感,和衣而卧,不敢放心睡去。

  果然,摸约晚上九点时分,外面一阵皮靴声自远而近,到门口停下,忽然,“嘭”的一声,门被踢开,进两个日本宪兵,赫然立在门口。

  站在前面的那一个,是个死胖子,目露凶光,先是狠狠地扫了舍内人一眼,然后看了看手里拿的名单,用蹩脚的中国话问道:“陈嘉祥有?”

  啊?!陈嘉祥内心里的火苗突地跳动了一下,表面上尽量保持平静,说:“我是。”

  那日本宪兵盯他一眼,粗短的右手一挥,喝道:“走!”

  躺在床上的陈嘉祥身上穿戴整齐,起来后,弯腰找鞋子的当口,另一个日本宪兵却不耐烦了,用大枪口对准他的脊背猛地一捅,用同样生硬的中国话说:“磨蹭什么!快走!”将他推出门口,一直押出楼外。

  天气奇寒彻骨,连幕上的星星也冷得不见了踪影,校园里漆黑一片,寂静得一如远古时的洪荒时代。

  一阵莫名的凄楚和屈辱袭透了陈嘉祥全身。

  路上,两名日本兵操着满嘴日语,骂骂咧咧,不知是咒骂这鬼天气还是嫌陈嘉祥行动太慢,或者,二者兼而有之。端着枪的那一个,不时用枪口碰撞着陈嘉祥的脊背,即使隔着衣服,也透过阵阵钢铁的寒峭。

  到了贝公楼,陈嘉祥被关进了研究院院长室。

  才进门,陈嘉祥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室内已先抓了不少同学,有:蓝铁年、沈聿温、李慰祖、程述尧、李欧、姚克荫、刘子健、张树柏、朱良漪、孙以亮(道临)等,分别属于哲学、物理、社会、政治、教育、数学、工程、历史、新闻等不同学系。

  看陈嘉祥被押进来,蓝铁年等人默默相视,内心均翻涌如潮。

  这一夜,大家如坠冰窑,浑身冻冷。

  灯下,日本宪兵持枪在门外隔窗逼视,不许室内众人互相交谈。

  初困囹圄的陈嘉祥一夜未眠。

  第二天整整一上午,很多同学都在焦急不安中度过。

  中国大学蓝公武教授的长公子蓝铁年有过蹲宪兵队的经验,神态自若,不以为意。

  他还时不时朝同学们笑笑、摇摇头,示意没什么大不起的,用不着紧张。

  煎熬到下午四点,日本宪兵才押来陆志韦、张东荪、赵紫宸,陈其田、刘豁轩、赵承信、林嘉通七位燕大教授,与陈嘉祥等十一人汇合在一起,赶上了一辆载重汽车,从西校门开出。

  陈嘉祥由车上往外张望,看见公路上排满了许多满载行李的人力车,缓缓地向北平西直门方向前进。

  听同学们密语,他才知道燕大全体学生已被驱逐出校。

  走在路上的同学们神情仓皇,跟在行李车后面,默默向城里走去。

  载重汽车先开到西苑宪兵队,停了大约一个钟头,经日本宪兵逐个核对无误,吩咐转押到北平城内沙滩日本宪兵司令部(原北京大学文学院红楼)。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