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学生励志> “读师范的学生,越来越不想当老师了”

“读师范的学生,越来越不想当老师了”

励志人生网 2020-11-05 08:01 学生励志 181次

原创 小新同学 有间大学

2020年高考结束后,师范类专业出现了“冰火两重天” 的报读情况:

普通师范类专业报读人数再上升,不少学校的师范类专业录取位次顺应提升,浙江师范大学师范类专业的录取位次最高提升了3000多位。

与之相反的是,多地公费师范生出现“断档”——河南提前批的录取中,5所高校公费师范生共776个空缺名额,广西公费师范生需要降分录取,许多省份高校的公费师范生都需要进行征集志愿。

师范“火爆”与“冷淡”的背后,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含义。/图虫创意

公费师范生,是指享受师范生公费教育的师范生。报考公费师范生的学生提前与教育厅签订协议,在校期间,学费、住宿费由中央财政负责安排,并发放生活补贴。

但学生四年毕业以后必须履行教育义务,回到生源省份从事至少六年教育工作,且协议期间不得考研。

普通师范类专业的重新火热,多少受了今年疫情的影响——教师自带的编制“铁饭碗”在动荡不安的疫情职场环境中显得难能可贵。教师职业重新成为人们眼中的香饽饽。

但要真说到为教育事业奉献终生,人们又未必已经下定决心,公费师范生的爆冷就是一个证明。

从趋之若鹜到逐渐鸡肋,

师范专业在中国走过的100多年

事实上,师范专业初始诞生时,每一位师范生,都是公费师范生。

1897年,盛宣怀开办南洋公学,首先招收师范生,设立师范院。这是中国近代最早的新型师范学校,标志着中国师范教育的开始。

当时的师范生接受的都是最高水平的教育,同时还享受学费全免,兼有津贴的优厚待遇。

(旧)南洋公学正门。图/wikimedia

种种福利只为培养人才,推广新式教育。有获得必然要有回馈,当时的《优级师范学堂章程》明确规定:“优级师范学堂分类科毕业生,有效力本省及全国教育职事之义务。”

具体年限为6年,前2年必须履行政府指派的服务,后4年则是自由选择的教育服务。这与今天的公费师范生制度规定已十分相像。

虽然其中历经波折,但直到建国之后,师范类专业仍然是最受重视和优待的学科之一。计划经济时期,师范类专业是不少学子报考时的第一选项。

上世纪70年代开始从师的乡村教师李老师因为师范中专生的身份曾经颇受优待。“那时候上师范的学生都是最优秀。所以村委会要建小学,首先问的就是我。虽然工资不高,但那时候老师是最受尊重的职业。”

李老师所在的乡村小学一开始只有一间草棚。图/pexels

但随着教育改革的推进,90年代开始,传统的高水平重点师范大学综合化发展成为常态。1986年,国务院发布《普通高等学校设置暂行条例》,进一步推动了国内高校向综合型高校转型的步伐。

北京师范大学是第一个吃转型螃蟹的重点师范大学。2001年,北师大在其“十五发展规划纲要”中提出,要“实现北京师范大学向以教育科学为主要特色的研究型大学转型。”

为此,北师大进行了学科结构、专业设置与人才培养体制的转型。

在保持传统学科优势的基础上,进行学科结构性调整,增加适应社会需要的应用性学科、新兴学科和交叉学科;试行了新的“4+x”人才培养体制改革方案,从根本上摆脱传统高师的办学理念与范式,转换到“大学+师范”这一国际教师教育通行的新轨道上。

北京师范大学。图/wikimedia Flsxx

北师大之后,各地师范高校也相继步入转型轨道。浪潮之下,“师范教育”呈现弱化倾向。不少师范学校的师范生招收比例减小,甚至低于非师范生。

2016至2018年,除东北师范大学外,陕西师范大学、杭州师范大学等多所师范高校,每年本科毕业总人数中,师范毕业生的占比都在50%以下;部分占比仅有30%左右,甚至更低。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