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学生励志> 东林教师为学生护好实验苗

东林教师为学生护好实验苗

励志人生网 2020-03-12 20:06 学生励志 71次

科技日报记者 李丽云 通讯员 孟姝轶 曹传旺

疫情防控期间,人可以居家隔离,在家解决吃饭问题,可实验室上万株苗木怎么办?如果无人管理,没人养护,这些从美国、埃塞俄比亚、肯尼亚等多个国家千辛万苦收集而来的苗木就要“饿死”,学生科研也将前功尽弃。“学生回不来,老师就得冲上去,咱得为学生、为育种留住希望。”东北林业大学教授、林木遗传育种国家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曲冠证表示。

目前,在东北林业大学,因为疫情学生无法返校,原本由100多名研究生承担的科研苗木日常养护任务就落在了不到10名在哈教师身上。

东林教师为学生护好实验苗

东北林业大学是一所以林科为优势的高等学府,拥有我国林业行业唯一的国家重点实验室——林木遗传育种国家重点实验室。培育林木优质新品种是造林的关键。“种子不好,再怎么精心养护,树也长不好。”入选黑龙江省头雁行动团队的东北林业大学林木遗传育种创新研究团队负责人杨传平教授表示。多年来,林木遗传育种实验室选育的30多个树木优良品种,累计推广造林面积超过3万公顷,相当于“绿”了一个马尔代夫。实验室在基因组学、蛋白质组学、生物信息学等方面已经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

东林教师为学生护好实验苗

如果没有新冠肺炎疫情,东北林业大学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将在大年初五开始正常科研工作。可是,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教师、学生科研计划——组培苗不能正常继代了、实验处理要中断了、取样需要延迟了……尤其令科研人员担心的是:就算实验数据可以延后收集处理,但是1500平方米实验室中上万株科研用苗却不能没人管理。 “林木本身生长周期长、培育难,通常获得满足科研需求的一株材料需要2到3年或更久时间。而实验室科研苗木中有部分材料是从多个国家千辛万苦收集而来,每一株苗子都凝聚着老师和研究生们的心血,更承载着对实验未来的希望。”曲冠证教授表示。正因如此,尽管形势严峻,还是有多名研究生多次提出返校护苗的强烈愿望。

一边是防疫阻击战,一边是苗木保卫战。在考验面前,实验室决定坚决落实中央和学校的部署,不让学生返校。“东林师生要有看齐意识,贯彻中央部署是必选项。”东北林业大学党委书记张志坤表示。

东林教师为学生护好实验苗

苗木养护,说起来容易,可是由于数量多、人员少,工作量巨大,光给苗木浇一遍水,就需要24小时,更不要说除草、除虫这些更加细致、繁冗的工作了。刘关君、程玉祥、曲冠证等资深专家从“厅堂”回到“厨房”,放下电脑,拿起水管;陈肃、李伟、李爽等年轻教师参与战斗,放下论文,拿起铲刀;谷志财、白金宝……门卫工人也变身护工,无怨付出,全天守护。在疫情最为严重时期,东林教师在寒冷冬日,顶风冒雪,离开温暖的家,只为给“嗷嗷待哺”的实验苗“送餐”。

像国家重点实验室这样守护实验苗的例子,在东林还有很多。森保学科实验室的试验用虫需要饲养,摇蚊饲养缸需要经常换水,否则摇蚊便因水质污染而死亡;众多果蝇品系和舞毒蛾需要及时更换培养基和扩繁;杨树土培苗需要浇水……在这个漫长寒假中,本该多名学生完成的工作,都由少数教师承担起来。

东林教师为学生护好实验苗

为了进行林木与病原互作及寄主抗性等科研教学,森保学科还有1000余皿菌株和200多株抗病性不同的苗木、转基因苗和组培苗。如果这些菌株和苗木不能按照计划进行继代培养或培育,会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面对难题,李丹蕾老师与学生进行了“角色互换”,老师完成数据采集,学生在家安心撰写论文。

……

通过视频、图片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实验苗生机勃勃,远在外地的东林学子十分感动。研究生刘彩霞说:“倒苗、取样、浸染这些工作很耗费体力,看这么少的老师,干之前那么多人干的重活儿,我们真心疼。但是他们正是用这种身体力行教会我们——做科研要沉得下去、要扎扎实实。他们在授业,更在传道。我为东林有一批这样的教师而感到骄傲。”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