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学生励志> 潘璐:为村庄留一所学校

潘璐:为村庄留一所学校

励志人生网 2019-11-26 16:13 学生励志 112次

原标题:潘璐:为村庄留一所学校

即便学生很少,乡村学校也有必要存在,在乡村中,学校不仅是教育机构,更是乡村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

“从文化发展的角度看,学校不仅是教育机构,也是村庄文化重要的载体之一。村庄里少了一所学校,少了几个孩子,也就是少了文化的基础”,近日,针对留守儿童面临的教育问题,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副教授潘璐说。

潘璐:为村庄留一所学校

乡村学校的孩子。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留守儿童的新问题  

留守儿童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在今天,随着社会的发展,留守儿童乃至留守人口在不断地减少。然而,那些仍旧被留下的,他们面临着什么样的问题?潘璐说,“留守儿童的问题,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有些解决了,有些未解决。事实上,不同时期的留守儿童,面对的问题是不同的。比如陪读,就是一个新出现的现象。再如中学及中学后的成长问题。我们在调研中接触过一些年轻人,他们现在的人生还算顺利,但他们在青春期、成长期都或多或少地遇到一些问题,如逃课、打群架之类,这些行为问题,如果缺少引导,很容易演变成犯罪行为。我们遇到的几个,都是因为偶然因素,顺利度过了那个阶段,但这样的契机,并不是人人都能遇到。”

留守儿童群体的问题,也是新的问题之一,潘璐说,“如果到村里去看,留守儿童大多是生活非常困难、家庭非常贫困的,这会让人觉得,贫困是留守的主要原因。但实际上,留守儿童不只在乡村,父母经济条件好的,会把孩子带到务工地,或者送到县城读书,至少送到镇上。所以,留守儿童这个群体本身也在变,有些已经不是留守儿童了,还有些仍然留守,但不是留守在村里,而是留守在镇上、县城里。”

随迁的阻力,不只有经济原因

留守儿童进入县城读书,越来越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在县城读书,经济负担并不小,外出务工的父母为何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潘璐说,“经济当然是一个制约的因素,但也要看到,有些父母经济条件不算差,却依然选择将孩子留在老家,这可能是因为,除了经济上的成本之外,教育本身的投入,也是他们支付不起的”。

家庭本是教育的重要环节,在城市中尤其如此,潘璐说,“在城市里,家庭的文化资本,对孩子的帮助越来越重要,很多时候,教育不仅是学校的事情,也是家长的事情。父母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接送孩子、陪孩子一起做作业、送孩子上辅导班等。很多外来务工人员,可以担负起孩子在城市上学的经济成本,但无法担负教育成本,没时间接孩子,没时间送孩子上补习班,在这样的情况下,孩子在城市里上学,反而不如留在老家,在老家的县城读书”。

进城后的身份错位

留守儿童到县城读书,这让他们身负双重身份,对外出务工的父母来说,他们是留守儿童,但对于村庄来说,他们又是流动人口。

“这些孩子,他们面临着留守与流动的双重问题”,潘璐说,“他们直接面临的,是能否融入城市的问题。举例来说,一个进入县城读书的孩子,他可能会特别怕同学知道他是留守儿童,因为他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他和城市里的同学之间不同,感受到城乡之间差距。”

对进入县城读书的孩子来说,同学之间的交往,会成为他们融入城市的阻力,潘璐说,“一个学生的社交活动,除了学校里的一部分外,还有校外的部分。在乡村,孩子们会互相串门,在城市里,家庭之间也会有交往,这是生活的一部分。但对一个留守儿童来说,他住在学校宿舍里,不大可能会去同学家玩儿。即便他有妈妈、奶奶在陪读,但往往也是租一间很简陋的房子,居住环境很差,这样的情况下,他不会邀请同学来他的住处,相应的,也不会去同学家做客,他的社会交往就会受到很大的限制,而这种受限的社交状态,会让他明显地感受到城乡差异,给他的成长造成负面影响”。

农民和打工者的双重身份

留守儿童是城市化的必然吗?潘璐说,“城市化造成了人口的迁移,但并不总是有留守的问题。比如英国在城市化过程中,圈地运动造成了大量人口失去包括土地在内的一切生产资料,不得不迁移到城市,他们没有留守人口,但产生了大量的城市贫民。再如巴西,巴西的城市化中,农业的工业化速度非常快,大型的农场很多,这导致大量农民失去农村的产业,举家迁入城市,和英国类似,其中很多成为城市贫民。再如墨西哥,墨西哥在工业化城市化的过程中,也出现过人口区域流动的现象,同样也有留守儿童的问题,但他们有一个相对有力的村庄,以及村庄里以血缘、地缘为纽带的共同体,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承担起照料儿童的责任。”

在中国的城市化过程中,进城务工的农民并没有失去土地等生产资料,他们具有双重身份,既是农民,也是打工者,潘璐说,“这有好处也有制约,好处是,他们可以靠半工半耕的方式维持生计,留守人口也不会失去生存的基本资源,等于在农村有一个安全阀。制约则是双重身份下,他们面临着双重剥夺的处境,一方面,因为他们在农村有土地、有房屋,有一定的保障能力,因此雇主会付给他们更少的报酬,另一方面,他们在城市中又很难解决很多公共服务方面的问题,比如子女的教育”。

怎样帮助留守的孩子

近年来,留守儿童教育的问题越来越受到重视,我国已出台多项政策,保障留守儿童的受教育权。“很多政策,都已经起到了效果,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也确实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但还有一些新的问题,仍待解决。比如留守儿童进城读书的问题。现在很多地方都设置了‘三点半课堂’,解决父母不能及时接送的问题,但这一政策并未将进城读书的留守儿童的特殊情况考虑进去”,潘璐说,“在这方面,城市公共服务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从乡村进入城市,留守儿童需要的不仅是读书的机会,还需要融入城市的途径,潘璐说,“有一些地方已经开始尝试解决这个问题,比如四川青神县,他们想了一些办法,通过公共服务,补充留守儿童的家庭在教育投入上的不足,帮助留守儿童更好地社交,促进他们融入城市。此外,一些社区活动中,也会把陪读妈妈们考虑进去,让她们也有机会参与社区活动。这些尝试值得推崇。留守儿童进入城市读书的现象已经出现,那么城市公共服务部门,应该采取相应的新措施,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帮助。”

还会有新的留守儿童吗

城市化仍在推进,乡村人口仍在不断进入城市,这是否意味着,留守儿童的问题,在未来仍会存在?

对此,潘璐认为,“留守儿童未来会不会存在,存在多久?是多方面的因素共同作用的。首先,我们在调研中可以感受到,新生态的农民工中,有一部分人在子女的教育上,没有太多的责任心,希望把孩子留给乡村的父母照看。另一方面,也有一部分年轻的父母,他们也开始重视教育,且有了新的理念,比如重视学前教育、亲子教育等。还有一些父母,在孩子年幼时,陪伴在他们身边,但随着孩子渐渐长大,家庭支出增多,经济压力增强,他们会选择外出务工,把孩子留在乡村,这也是一种现象。我想,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儿童留守的现象或许还会存在,但会有哪些新的问题,目前还无法预判。”

在今天,我国城乡经济结构正在发生变化,这也会直接影响人口流动的情况,潘璐说,“比如在长三角地区,随着产业机构的调整,当地的制造业受到影响,年轻人在城市里越来越难找到工作,而在乡村,因为乡村振兴规划的推进,反而有更多的机会,所以有一些年轻人选择回乡就业、或回乡创业,这当然也会影响到孩子的状态”。

留住乡村的学校

父母留在乡村,孩子是否也能留在乡村,留在父母身边?潘璐认为,这和乡村教育的状况有关,她说,“近年来,各地撤点并校的趋势,使得很多乡村没有了学校,孩子们要到乡镇上的中心小学上学,但对于那些行政面积较大、交通水平不高的乡村、山村来说,其实并不方便。比如我们在贵州某个山区调研时,遇到过爷爷奶奶照顾很多个孩子的现象,这些孩子年龄不一,不可能同时入校,如果要陪读,爷爷奶奶分开来也不够,这意味着很可能有孩子会辍学。”

不留学校,学生不方便,留下学校,学生又很少,两者之间如何权衡?潘璐说,“如果摒弃效率原则,我们会发现,即便学生很少,乡村学校也有必要存在。在乡村中,学校不仅是教育机构,更是乡村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村庄里少了学校,少了几个孩子,可能就会少了文化的基础,少了发展的活力。”

教育是公共服务,而在公共服务中,如何平衡公共性和效率之间的关系?潘璐认为,“考虑效率并非不对,但不能只考虑效率。事实上,即便在效率问题上,也可以做一些创新和尝试。前一段时间有一个《一块屏幕改变山村教育》的报道在网上广泛传播,这也是一种创新的尝试,不是说远程教育可以代替老师,但如果是老师加远程教育,或许能给乡村教育水平的提升带来一些帮助。所以,与其通过撤点并校获得效率,为什么不想办法通过教育创新,在保留乡村学校的同时提升效率呢?”

新京报记者 周怀宗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