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学生励志> 湘西女教师发文背后:学校为迎检换课表 加班赶出几十斤重材料

湘西女教师发文背后:学校为迎检换课表 加班赶出几十斤重材料

励志人生网 2019-10-22 17:40 学生励志 175次

“我来说乡村教育,它也不可能改变,我现在好为难,县里面也找我,一个人太异类也不好,不然我以后在这边真的要被孤立了。”

湘西女教师发文背后:学校为迎检换课表 加班赶出几十斤重材料

李田田在上语文课。受访者供图。

文|新京报记者 肖薇薇 实习生蒋佳臻

编辑 | 陈晓舒 校对|李项玲

本文约3918字,阅读全文约需8

乡村教师李田田的生活失控了。上周开始,她的教学任务由两个班变为一个班;手机里陌生人电话与信息响个不停,打乱了她每日读书、写作与运动;来访的朋友被拦在校外,她进出学校,校长总是询问她,“田田去哪里,要见什么人?”

25岁的李田田,是湖南省永顺县砂坝镇桃子溪学校的一名语文老师。10月11日,她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一篇题为《一群正在被毁掉的乡村孩子》的文章,写道:“开学以来,学校几乎每周都有检查,停课扫地是常有的事,我的语文课已停滞不前。老师还得走访扶贫,有几次检查应急,我们不得不停课去政府加班,让教室空堂。”

文章阅读量尚未过万,已在网上引发热议,甚至桃子溪学校各个年级的家长群里都转发了关于她的文章与报道,称她为“敢直言的老师”。

永顺县另一所乡村学校的老师吴莉深有同感。她向新京报记者提到,乡村学校管理的混乱与形式主义作风,教师队伍不稳定与职责不明确,让留守儿童占主体的学生夹在其中,“孤立无援地混着日子”。

如今一周过去了,李田田不愿再谈及这些事,只希望回到正常的生活。她划动着手机屏幕说,“我来说乡村教育,它也不可能改变,我现在好为难,县里面也找我,一个人太异类也不好,不然我以后在这边真的要被孤立了。”

贫困县里的乡村教师

10月18日,周五的下午,桃子溪学校大门紧闭。李田田从校门一侧的门卫室跑了出来,她眼里噙着泪水,满脸涨得通红,跟着跑出来的校长试图拉住她。

“我没有人身自由了吗?出个校门就要问我去做什么,见什么人,找我的朋友都被拦在门外,看身份证登记,其他老师的朋友进进出出你们为什么不查?”李田田语气激动,哭着跑出门卫室,“你们说这是不是没道理的事情?”

坐在校门口的六年级学生李言吓坏了。这是他第二次见李田田哭,上一次是他读三年级时,李田田是新来的语文老师,“她被气哭了”。

2016年秋季,李田田从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毕业,作为一名国家公费定向培养的师范生,她按照与学校签订的合同,回到家乡湖南省永顺县成为一名乡村教师。

桃子溪学校是一所九年一贯制学校,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李田田任教三四年级的语文课。初中部的学生周欢记得,李老师常穿汉服裙子,头发上绑着亮晶晶的发饰,走在校园里,“和其他老师都不一样”。四年级的学生李平评价李田田“温柔”,“讲作文课讲得特别好,语文课不想睡觉了”。

但班上的男生却很调皮,李言说,“上课没有人听她说话,还扎了她的自行车轮胎”。学生张杰的妈妈听说李田田哭了,跑到学校叮嘱,“我们孩子要是不听话,你尽管批评,只要不把他打坏了”。

任教第二年,李田田自费买了儿童文学书籍,她搬到教室,整齐摆放在讲台边的课桌上,供学生翻阅。她鼓励他们在书上做标记,写下感悟。

张杰总是一下课就去拿上一本,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书,他去年从其他乡村小学转来桃子溪学校,家里只有哥哥的几本旧书。

“我在乡村长大,也希望为乡村的孩子们做一些事情。”小学时,李田田就读于永顺县灵溪镇一所乡村小学,她受到两位日本女士的资助,“给我送衣服、学习用品”,她的日记《我有一个孤独的家》发表在日本报纸上,“文字带给我太多美好的东西,打开了我的世界”。

语文课上,她会带着学生观察柳树和蜗牛,课余时间教他们瑜伽。晚自习时邀请同学坐在操场上看星星,玩丢手绢的游戏。她尊重学生的选择,51位同学有三十几位跟着她走出教室,剩下的同学可以在教室自习。

“白天上班,下班运动完,进入写作状态”,她形容自己的生活,“简单、自律”。每天晚自习下课后,李田田会绕着操场跑圈,也会带着学生练瑜伽。

湘西女教师发文背后:学校为迎检换课表 加班赶出几十斤重材料

晚自习后,李田田带着学生练瑜伽。受访者供图

“乡村教师的扶贫任务不算重”教学之外的工作开始打乱乡村老师们的上课节奏。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