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书籍> 刘亮程《把地上的事往天上聊》

刘亮程《把地上的事往天上聊》

励志人生网 2019-08-27 17:55 励志书籍 179次

    《把地上的事往天上聊》

    刘亮程 著

    译林出版社 2019年8月出版

    有些时候,现实中的作家本人和他的作品给人留下的印象并不一致,而刘亮程是个例外。他的话语恰如他的文字,慢而平静,内中却蕴含着一种静水深流的力量——听者能够从他的语调中模模糊糊地去想象,这个人曾经是如何借着一盏灯光,在简单的书桌前,平心静气地开始书写那方遥远土地上的日与夜。

    埋首写作三十年,刘亮程出版了自己的首部谈话录《把地上的事往天上聊》。这本被他称作“聊天儿”的书,聊散文、聊新疆、也聊心灵的家园;聊他的成名作《一个人的村庄》、聊编入语文课本的《寒风吹彻》、也聊历时五年创作而成的《捎话》。他说,把地上的事往天上聊,是中国人的说话方式,“我们中国人天生心中有天。”

    他的文学世界,从早年那个叫黄沙梁的村庄开始;如今,当谈话录拓展了这小世界的边界,他依旧回望着自己文学世界的精神源头。《把地上的事往天上聊》有他对家乡和故土的情感、日常闲事中得来的感悟、对散文写作的思考……他喜欢这些像聊天一样“飞起来”的语言,喜欢从琐碎平常的生活中入笔,惟其如此,更彰显语言“抬起头来”时的张力。

    “看过我的文字的读者都知道,我不会老老实实地去书写地上的一件事情。”刘亮程并不掩盖他在写作上的“苛求”,“如果文学还能做什么,那么,文学需要承载大地上所有的苦难和沉重,让人们抬起头来,朝着云端去望,朝着尘土和树叶之上去仰望,这是文学唯一能给我们的。”

    名家者谁

    刘亮程,作家,第六届鲁迅文学奖得主。2013年在新疆创建菜籽沟艺术家村落及木垒书院,任院长。

    著有诗集《晒晒黄沙梁的太阳》、散文集《一个人的村庄》《在新疆》、长篇小说《捎话》《虚土》《凿空》等,有多篇文章收入全国中学、大学语文课本。

    内文试阅

    《树叶与尘土之间》

    二十年前,我写过一本很有名的书,叫《一个人的村庄》。当时,我从乡下进城,到乌鲁木齐打工,在一家报社当编辑,每个月拿着四百五十块钱的工资,奔波于城市。我记得,每天能吃一盘拌面,浑身便充满了力量。那时我刚到三十岁,我还有未来,对生活充满了想象。晚上坐在宿舍的灯光下,在一个用废纸箱做的写字台上,开始写我的村庄文字。

    现在回想起来,我的那些村庄文字,就是我离开家乡,在城市奔波的日子里,可能偶尔在某个黄昏,一回头,看见了我的那个村庄,那个我把童年和少年扔在了那儿的小村庄。仿佛是一场梦,突然觉醒了,我开始写它。

    写什么,那样一个扔在大地的边缘角落,没有颜色,只有春夏秋冬,没有繁荣,只有一年四季的荒僻村庄,能够去写什么。那么,我回过头去看我的村庄的时候,我看到的比这都多。我没有去写村庄的劳作,没有去写春种秋收,我写了我的童年,我塑造了一个叫“我”的小孩。写了一场一场的梦,这个孤独的小孩,每天晚上等所有的大人睡着之后,他悄然从大土炕上起来,找到自己的鞋子,找到院门,独自在村庄的黑暗中行走,爬到每一户人家的窗口,去听,听别人做梦。

    然后,写一场一场的风吹过村庄,把土墙吹旧,把村庄的事物吹远,又把远处的东西带到这个村庄。我写了一片被风吹远的树叶,多少年后,又被相反的一场风吹回来,面目全非,写了一片树叶的命运。

    在我这个年龄,回到村里才知道,我们把那么多的好东西,把那么多属于我们传统文化的东西,扔在了乡村。我们在外读了多年的书,学了那么多西方的文学、哲学、经济学,接受了那么多外来的理念,回过头去,真正踏踏实实去看一看自己家乡的生活,看一看我们父辈曾经的生活,看一看积累在乡村的那些文化,才觉得,我们需要回头认领的,是那个老家,是被我们遗弃在背后的那个乡土老家。

    那是让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传承五千年不曾中断的根基。我到村里去,是我需要认领这样一个可以安顿身体和灵魂的地方。

    可能,许多人是在城市长大的,没有一个叫农村的家,没有一个如此破败的旧院子,让你度过童年。但是,我相信,我们都是有一个内心故乡的人。我们在生活中流浪,在内心中寻找,向着一个叫故乡的地方,一点点地回归。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