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书籍> 书评《在世》:海德格尔不能应对什么

书评《在世》:海德格尔不能应对什么

励志人生网 2019-04-16 16:00 励志书籍 182次

原标题:文晗评《在世》︱海德格尔不能应对什么

书评《在世》:海德格尔不能应对什么

《在世:评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第一篇》,[美]休伯特·L. 德雷福斯著,朱松峰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8年11月出版,425页,98.00元

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1889-1976)的代表作《存在与时间》(出版于1927年)自1987年经陈嘉映、王庆节翻译成中文出版,已经三十二年了。这三十二年间,海德格尔在中国的哲学界一直是所谓显学。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北大哲学系,据说历届几乎所有的外国哲学博士论文,不是研究海德格尔,就是研究维特根斯坦。其中又以对海德格尔哲学的研究为主导,甚至出现过一届博士研究生全部做海德格尔的盛况。在著名知识付费网站中国知网检索会发现,仅在2018年就有三百零五篇以“海德格尔”为主题的论文,也就是几乎每天有一篇关于海德格尔的论文发表。

时移世易,近些年来,对海德格尔的热情明显消退不少。这首先与国内西方哲学研究不断深入有关。这十年,国内学界先后经历了研究古希腊和早期近代政治哲学的两次浪潮,这一势头的最新进展似乎集中在了黑格尔和谢林研究上。这三次浪潮不断冲刷着我们对西方思想的理解,让我们发现了西方许多不同的思想面相。诚然,对西方哲学研究的深入,为理解海德格尔提供了更为丰富的思想资源。但遗憾的是,从国内到国际的“海学界”,都被一些八卦带偏了路。

书评《在世》:海德格尔不能应对什么

《存在与时间》(中文修订第二版),[德]海德格尔著,陈嘉映、王庆节译,熊伟校,陈嘉映修订,商务印书馆,2018年3月出版

很明显,这几年关于海德格尔“纳粹问题”的讨论,在不断把海德格尔推到公众面前的同时,也使其本人的名声江河日下。如果说施米特在许多人眼里是纳粹的桂冠法学家,那海德格尔大概就是纳粹的哲学王了。在这些人看来,由于二人与纳粹的纠葛,他们的思想便是“邪恶的”“有毒的”。然而,且不论实践行动与理论智慧的距离,即便海德格尔的思想有毒,他提出的哲学问题是否也不值一提呢?海德格尔围绕“存在”(Sein,或译“是”)的一系列讨论——存在与时间、存在与自然、存在与技艺、存在与生命是否也丧失了意义?吊诡的是,恰恰是在这些人看来,哲学主要以“问题”,而非“哲学史”为核心,但具体到海德格尔的时候,他们往往罔顾问题,单单瞩目海德格尔的“私人生活史”。

相较而言,来自大洋彼岸——许多人眼中意识形态对立日渐严重、阶层分化日甚一日的美国——的一位哲学研究者,反倒显得更加“面向事情本身”。休伯特·德雷福斯(Hubert Dreyfus,1929-2017)的《在世:评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第一篇》(Being-in-the-World: A Commentary on Heidegger's Being and Time, Division I,下文所注均为中译本页码)无疑是一本可以帮助我们从八卦绯闻、秘辛野史制造的迷雾中解脱出来的优秀研究著作。

美国对海德格尔哲学的研究已经有较长的历史。1963年,威廉·理查德森(William Richardson)出版了第一本研究海德格尔的专著《海德格尔:通过现象学到思》(Heidegger: Through Phenomenology to Thought)。理查德森较为遵循海德格尔对其本人思路的诠释,区分了海德格尔的前后期思想,在整体思路上更加倾向于海德格尔后期。而他的学生,斯坦福大学教授托马斯·希恩(Thomas Sheehan)则一反其老师建立的经典范式,在2014年出版的著作《理解海德格尔:一种范式转换》(Making Sense of Heidegger: A Paradigm Shift),以《存在与时间》中的“存在的意义”问题为核心,完全按照现象学的方式解释整个海德格尔哲学,在欧美现象学和海学界掀起了讨论热潮。

书评《在世》:海德格尔不能应对什么

《海德格尔:通过现象学到思》与《理解海德格尔:一种范式转换》

与这对师徒以及他们周围的许多学者(如理查德·波尔特[Richard Polt]、瓦莱加·努伊[Daniela Vallega-Neu]、理查德·卡波比安科[Richard Capobianco]等人)在海德格尔文本之内形成的争论不同,德雷福斯更为注重海德格尔哲学的实践面相。

德雷福斯早年的成名实际上就源于他在人工智能领域对海德格尔和现象学思想的运用。贯穿整个学术生涯,他以海德格尔思想考察人工智能问题,在学术界和工业界都影响很大。早在1965年,德雷福斯担任兰德公司顾问的时候,他就撰写了一份名为“炼金术与人工智能”的报告,引起轩然大波;其后他又在1972年以这份报告为基础,出版了著作《计算机不能做什么:人工智能的极限》(What Computers Can't Do: The Limits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该书也成为了以哲学,尤其是海德格尔哲学,讨论人工智能的经典著作。1992年,德雷福斯在这本书的基础上出版了《计算机仍然不能做什么》(What Computers Still Can't Do: A Critique of Artificial Reason)。中文学界在1986年即翻译了《计算机不能做什么》,比《存在与时间》的中译本还要早一年。德雷福斯的这些著作集中批判了人工智能的认知主义模式,后者又包含符号主义与联结主义两大流派。他认为,传统人工智能学说将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还原为一套形式化规则,这种理性主义还原论的做法实际上源于西方形而上学一直以来的理性主义传统。与之相反,德雷福斯认为,人与世界打交道的原初方式并不是认识与知识,而是实践。人在生活中最为原初的行为不是遵循某些形式化的规则,通过理性反思在头脑中形成规则再付诸实践,而是在具体情境当中与人或物打交道,在这种打交道里理解意义,不断改进打交道的方式,从而应对(coping)生活中的各种复杂状况。德雷福斯实践倾向的学问风格也影响了他的学生,据托马斯·希恩(Thomas Sheehan)教授说,德雷福斯的学生中甚至有将海德格尔哲学与医学护理结合起来的。而他许多成名的弟子如豪格兰德(John Haugeland)、奥克兰特(Mark Okrent)在风格上也与乃师保持一致。

书评《在世》:海德格尔不能应对什么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