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创业新闻> 大麦网又迎新变革,在阿里大文娱体系将有什么新机会?

大麦网又迎新变革,在阿里大文娱体系将有什么新机会?

励志人生网 2019-05-14 02:02 创业新闻 200次

  4月24日,大麦网宣布2020新财年将和阿里大文娱在产品技术、内容和大宣发三个方面全面打通。

大麦网又迎新变革,在阿里大文娱体系将有什么新机会?

  从五年前阿里以D轮投资人身份进入大麦,持有32.44%股份,到两年前阿里对大麦网全资收购,再到如今阿里与大麦深度融合,二者仿佛走过了“陌生人”、“朋友”、“情侣”三段关系历程。

  正常来看,大麦网这个中国最大的在线票务平台本可以在行业内独占霸主地位,为何它会登上阿里这艘互联网巨轮成为一枚棋子?在未来的航行中,它又将怎样与阿里全面打通?

  1

  大麦网在何种背景下加入阿里?

  大麦网成立于2003年,发展到2017年时它已经成为中国娱乐票务市场的领头羊——市场份额达到60%~70%。

  一般公司在急速的扩张过程中会寻求资本的力量,特别是在票务这种目前仍不太规范的行业,上市就意味着引入规则与资本。而大麦网其实早在2010年就有上市想法,但却一直没有实质性进展,2012年继续尝试上市仍然未果。

  之所以上市遇挫,其实源于尽管大麦网占据着行业头部地位,但其主营业务演出票务代理的利润率只有5%,资本市场对其仍持观望态度。

大麦网又迎新变革,在阿里大文娱体系将有什么新机会?

  其实这不仅仅是大麦网一家面临的困境,整个演出票务板块盈利能力都徘徊在低谷。2017年国内演出市场总体经济规模489.51亿元,同比上升4.32%,但票务代理业务的盈利能力却没有随之跟上,许多票务公司利润率还远低于大麦网。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票务公司只是上游文化生产商的销售渠道商,票务所有权仍归主办方所有,他们手握与票务公司盈利能力紧密相关的演出票价格,从而完全占据议价主动权,票务公司处于被动地位。

  另一方面是演出票务公司在进行票务销售代理时,只能收取达成交易金额的较少点数,而且自身还需要承担大量的成本,比如预防风险的准备金等等。

  然而资本是不理会这些原因,其永远是将回报排在第一位。面对盈利能力差、投资方难以退出的压力,大麦网开始考虑被收购这条路。

  很快,世界票务公司特马捷便透露收购大麦网的意愿,但却被大麦网创始人曹杰拒绝,他认为特马捷不能给出正确的估值。

  事实上,估值只是曹杰拒绝特马捷收购的次要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大麦网被同行收购对于自身来说并没有太大意义,它需要的是战略边界更宽的公司作为自己维持正常运营的靠山。

  直到2017年3月21日,阿里向大麦网抛去橄榄枝,它才算真正找到“意中人”了却心结。此时的阿里正为完善自身文娱生态圈的构建寻找合适的投资标的,大麦网应势归入麾下。

  2

  加入阿里第一站,

  大麦网为何助力阿里音乐升级?

  从“利润低、充血不足”到登上阿里这艘巨轮,大麦网可谓是完成了一次资源晋升。而“上船”后,阿里安排给大麦网的角色定位便是“打通阿里文娱线上与线下的关键”。

  收购大麦网后,阿里巴巴方面专门发布了一张全新的“阿里大文娱快乐版图”。从这块版图可以看出,大麦网直接与阿里音乐、视频板块挂钩。

大麦网又迎新变革,在阿里大文娱体系将有什么新机会?

  彼时的阿里文娱CEO俞永福更是直接在公开信中表示,阿里音乐将会是第一个与大麦业务打通的版块,将会带给阿里音乐带来“业务升级”。

  那么面对“新生”大麦网,阿里怎样将它与旗下音乐板块结合呢?

  先来看阿里音乐,此前它一直被外界称为“扶不起的阿斗”。2015年,阿里音乐正式组建,由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合并而成,但此后其发展之路一直不太顺畅。

  首先是阿里音乐内部的管理极其混乱。从2015年成立开始,阿里音乐董事长、CEO人选一变再变,仅CEO就从宋柯到张宇再到杨伟东,人事更换频繁导致其战略一直不太明朗。

  而在业务方面阿里音乐更是被同行远远甩在了身后,在2017年主流音乐平台市场份额中,腾讯音乐以65.2%的绝对优势排名第一,网易云音乐与阿里音乐分别15.4%、 9.2%尾随其后。

  迷茫中的阿里音乐一直在寻找新的突破口,希望于在线音乐市场中闯出一方天地,而大麦网的加入则给与了阿里音乐更多的想象空间。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