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创业新闻> 澳洲女企业家呼唤留学冷思考

澳洲女企业家呼唤留学冷思考

励志人生网 2020-12-31 12:02 创业新闻 166次

  “当年我们那代老留学生,都起码大学毕业,抱着出国创业的想法,背着一身债,辞掉国内的好工作,到澳洲闯世界的。”原籍杭州的澳洲女企业家陈静说,而现在有些十七八岁就出国的小留学生,家境富裕,用老留学生的话说,“拿着手机刷着卡,穿着名牌街上耍。”

  “这就是我为什么采访了100多名澳大利亚的小留学生,跟踪拍摄了5年纪录片的原因。”她说。陈静已经与丈夫在澳洲创下了不菲家业,她自费130多万澳元,拍摄《少年留学走天涯》与《陈静日记》,她用血本无归来形容她的投入,“钱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想让国内的孩子和家长,明白真实的澳洲留学生活。”

  苦尽甘来的名校生

  上海高中生黄健一到澳洲的姑妈家,他就表了态:母亲年纪大了,自己不会做出什么让家里人担心的事情。

  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在一个班上念书的同学龙龙。

  在澳洲,他们上的是11年级,类似中国的高二。

  黄健寄宿在姑妈家,在他的房间里,墙壁上贴的是“惜时如金,分秒必争”,英语口语不好,就和在澳洲的表妹一起练习,只用了一个半月,完成需要3个月的语言强化训练,利用3个月时间,补上了11年级的全部课程,与其他人一起参加了12年级的课程。

  黄健家离学校有40多分钟路程,要换有轨电车、地铁,课本路上有空就翻着看。

  当时,黄健姑父说,这孩子,一来就打算要冲刺维多利亚州的高考前十名的,他自己心里有目标的。

  “都跟踪我这么久了,拍的全是学习,其实我课余还打打球,还喜欢唱歌呢!”黄健对着镜头说,他唱了一首张雨生的《大海》。

  镜头切换到一年后,已经是黄健身着正装,与当地总督站在一起合影的照片,因为他是当年澳洲维多利亚省海外学生高考第一名,总督亲自表彰了他。

  2001年,他正式进入澳大利亚顶尖学府墨尔本大学理工学院计算机专业,获得高额奖学金,在他的新宿舍里,摄影师拍到的是简单的家具、和成箱的面包。“他们开玩笑说我面包吃了两年。”小伙子说。

  当镜头再次切换到三年后,黄健已经是第三次领取墨尔本大学的奖学金。

  “新环境里,唯一能让你静下心来的,是你自己。”黄健这样总结他的留学故事。

  在赌场里输掉未来的孩子

  龙龙是黄健在澳大利亚的中国同学,也被家境优越的父母送来“寻梦”。

  本来龙龙住在父母朋友雪林夫妇家,但3个月后,龙龙就说,想练习英语口语,于是搬到澳洲本地人家里住。

  到澳洲半年的时候,龙龙爸去看过儿子一次,送了两万澳元。

  不久,龙龙又搬回了雪林夫妇家,理由是,那家澳洲人是典型的穷人家,只吃比萨,实在不习惯。然而,他的行动变得很诡秘,开门只见半条缝,出去上学往往到了深夜还不回家。

  1个月后,龙龙依然无心学习,大人问他话,他只说被女朋友甩了。

  2000年12月中,维多利亚州高考发榜,龙龙的成绩单迟迟不到,一直到第12天,龙龙才吞吞吐吐说考了89.5分,墨尔本大学肯定没希望,不过填报个一般的学校还可以。

  国内的父母依然喜出望外,连忙催促儿子回家过年,然而,就在雪林夫妇一家为他摆饯行酒、第二天即将飞回中国的那天晚上,他几乎彻夜未归。

  末了,他哭着对叔叔说,家里给的两万澳元,他在赌场输光了,没脸见父母,“爸爸妈妈为什么要给我这么多钱啊,唉……”

  原来,龙龙的学校附近,就是澳洲著名的赌场,刚来澳洲,语言不通,无聊至极,迷上了赌博,之所以搬离父母朋友家,不过是为了更方便地和同学们去赌一把,直到输光了,才后悔不已。

  为了龙龙能回国,龙龙的一个经商的叔叔为他补上了2万澳元,条件是,必须回国见父母。

  然而,在该上飞机的那一天,龙龙又失踪了。

  龙龙的母亲这才从国内传了龙龙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复本过来,大家一看,终于见识到了什么是《围城》里方鸿渐的“克莱登大学”,一封假的大学通知书!

  再跑到龙龙所在的高中,该高中表示,龙龙已经不念书了,而且还欠了7000元学费……

  由于出勤率不到80%,澳洲移民局已经取消了龙龙的签证,他已经成了当地的“黑移民”,没有办法向大家交代的龙龙,不敢回国,只好选择失踪。

  单身母亲的留学梦在车祸中消逝

  陈静的纪录片中,江苏女孩晓萍,一开始是一名娇生惯养的独生子女走向独立生活的典型。

  给晓萍影响最大的应该是她的第三任房东,费奥娜小姐。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