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创业新闻> 依图科技闯关科创板:三年半亏损逾70亿 应收账款高企

依图科技闯关科创板:三年半亏损逾70亿 应收账款高企

励志人生网 2020-11-07 02:00 创业新闻 80次

  

依图科技闯关科创板:三年半亏损逾70亿 应收账款高企


  冲刺人工智能第一股

  撰文 | 艾米

  出品|大摩财经

  2012年,统计学博士朱珑回国创立依图,进行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研究,然后陆续获得真格、红杉资本、云峰基金等大佬重仓押注,在AI江湖上与商汤、云从、旷视并称四大独角兽。

  不过,人工智能最泡沫化的时期过去了。AI狂热逐渐恢复平静之后,几大独角兽都感受到了寒意,纷纷闯关资本市场抱薪取暖。旷视科技IPO去年折戟港交所后仍在继续谋求上市,云从科技也在今年8月份启动了A股上市流程,已经在广东证监局备案登记。

  11月4日晚,依图科技提交了科创板上市招股书,拟融资75亿元。

  AI独角兽就是一个吞金兽。此前媒体报道称,商汤科技推迟在港IPO计划,转向一级市场寻求融资。目前估值高达百亿美金的商汤素有“融资机器”之称,自从去年软银愿景基金把公司估值炒到60亿美金之后,融资变得越来越难了,即便是聘请到瑞士信贷作为融资顾问,亦是道阻且长。

  有投资人算了一笔账,商汤毛利最高的软件业务,营收2亿美金,按照15倍市盈率,对应30亿美元估值,再加上其他收入给20亿美金估值,100亿美金明显高估。

  风险资本曾经把AI独角兽捧到了天上,现在终于醒悟所谓AI本质上就是软件,以软件行业来算它们估值太贵了!新冠疫情期间,全球知名AI芯片公司Wave Computing因为现金流衰竭成为第一家申请破产的AI芯片公司。

  今年7月20日,寒武纪亏损上市,让AI独角兽们又看到了希望,依图科技就是选择的科创板第一套标准提交IPO申请。

  AI独角兽的自救

  依图科技实际控制人为朱珑、林晨曦。IPO前两人通过Yitu Holdings共同控制了公司38%的股份。依图科技通过VIE架构协议控制境内公司依图网络开展人工智能业务,这次采用发行存托凭证(CDR)的形式上市融资。

  去年旷视科技在香港联交所提交的IPO,是直接发行股份。但CDR持有人并不是公司股东,它是一种创新金融工具,是一种以公司境外发行股票权益为基础的证券,如公司境外增发股份则存在CDR持有人权益被摊薄风险。刚在科创板挂牌的九号公司正是CDR第一单。

  依图科技拟发行存托凭证不超过19.4亿份,每8份CDR可以转换为1股,其中的2.9亿份对应本次新增股份3640万股。

  根据招股书,依图科技募集资金有6个投向,主要是新一代人工智能IP和高性能系统级芯片以及补充流动资金,目的是提升公司人工智能产品的算力和推出更高效的解决方案。

  

依图科技闯关科创板:三年半亏损逾70亿 应收账款高企


  依图科技的技术主要位于AI产业链应用层。比如,在新冠肺炎的早期诊断中,依图计算机视觉算法仅用2-3秒就可以鉴别诊断。与商汤、旷视、寒武纪、科大讯飞等从事人工智能服务的竞争对手不同,依图科技还通过Fabless拥有自己的硬件,并拓展了软硬件相结合的产品销售。在城市管理、医疗服务、安全生产、交通出行等不同应用场景中,依图科技满足了云端、边缘计算以及物联网的不断增长智能计算需求,这是未来中国新基建的重要角色。

  然而,一半是理想丰满,一半是骨感的现实。依图科技从2014年正式成立至今就没赚过钱,2017年至今三年半时间里,依图科技分别实现营业收入为0.69亿元、3.04亿元、7.18万元、3.81万元,但三年半累计亏损超过70亿元,而且还有5.2亿元的员工期权费用尚未确认。

  即便是剔除了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对业绩的影响,也难掩依图科技长期亏损的现实。

  从现金流量表上来看,最近三年半里,依图科技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26亿元,而投资活动现金流入高达77亿元。公司长期以来缺乏自我造血能力,全靠VC们的输血在支撑。

  极度烧钱的商业模式

  依图科技源源不断地大手笔研发投入,同时面临迟迟收不到的应收账款困境,此外还有优先股日渐增长的融资利息,这些共同导致了公司的现金流捉襟见肘。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依图科技期间研发费用为0.99亿元、2.85亿元、6.55亿元和3.81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47%、96%、92%和100%。也就是说,2020年上半年依图科技全部收入都用来投入研发了。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