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创业新闻> 对话柳传志:当年我为何敢给天使投资团队拿4亿元试水

对话柳传志:当年我为何敢给天使投资团队拿4亿元试水

觉醒吧 2019-03-17 20:52 创业新闻 93次

联想之星10年交出自己的成绩单:管理基金规模达25亿元,拥有200+投资项目,系统布局AI、医疗;

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给联想之星打85分;

柳传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联想之星发展的10年,正是得益于改革开放和创新创业的时代变迁;

他还希望下一个10年,联想之星能依靠对高科技的前瞻判断和专业化投资,抢占科技发展的先机。

对话柳传志:当年我为何敢给天使投资团队拿4亿元试水

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

柳传志是爱思考的人,很难判断,这份爱“琢磨”是源自本性,还是30多年的商场打磨。

联想之星10年交出的成绩单,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打了85分。

打完分,他转向坐在身侧的联想之星总经理、主管合伙人王明耀,“85分可以吗?”这个举动,让采访气氛格外轻松。

这是柳传志喜欢的交流方式,无论是面对媒体采访、工作汇报或是出席活动,他希望充分了解对方的想法,然后再谈自己的见解。

为什么是85分,柳传志给出了自己的理由。

2018年,在北京中关村,有超过200家创业孵化器,1.3万家高新企业,320多个上市公司和近70家独角兽公司。这在10年前,是难以想象的。

能够摸着石头过河,从公益的创业培训发展到今天的“天使投资+深度孵化”模式,在柳传志看来是加分的,“它带有探索性。”

“做企业的追求不只是富有,而是让钱能对国家和社会有更大的贡献,朝着这个方向,联想之星做的事让人看到了苗头。”柳传志说,这是又一个加分项。事实上,这样的思路,贯穿着他30多年的联想事业生涯。

对他来说,还有一个重要的加分项来自于人。

柳传志会关心团队管理层的思考,例如王明耀在联想控股内部的分享、接受的媒体采访或是论坛发言,觉得内容不错的,柳传志会在文末点赞。看到需要讨论和提醒的,柳传志会第一时间发微信,或者跟他们电话交流。

“关注一块业务,我会观察领头人是不是合格,看他的总体战略方向,也就是做正确的事儿。再有就是公司是不是建立了好的机制,是不是能充分调动大伙的积极性,一起把事儿做正确了。”柳传志称。

在柳传志看来,联想之星的成绩单被市场认可,恰恰证明,他们赶上了好的时代,踏准了国运。

1990年代,中关村曾经组团到台湾地区考察访问。柳传志作为其中的一员,见到了台湾科技教父级的人物李国鼎。交流中,企业家天然的敏感性,让柳传志留意到了,李国鼎提及的投资对科技发展起到的作用,以及台湾新竹科技园的成功实践。这在柳传志心里埋下了做投资的种子。

2000年后,BAT创始人在国内融资,四处碰壁。多年后,中国资本几乎集体失位于BAT的早期投资,这让柳传志颇有感触。在柳传志看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当时“手里不富裕不敢投、缺乏眼光看不懂”。这样的局限,在那个时代是极富代表性的。中国资本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打破局限。

在柳传志看来,改革开放的40年,恰好给中国企业和资本提供了充足的修炼内功的时间。可以看到的是,新一波崛起的独角兽身后,开始频繁出现中国资本的身影。联想控股旗下的君联资本、弘毅投资和联想之星,基金总额1300亿元左右,所投企业超过700家,其中50%以上是科技型企业。2017财年,财务投资业务给联想控股贡献了41.28亿元的净利润,更让柳传志欣慰的是,这些企业在投资后获得了很好的价值成长,为社会创造了大量财富。

“原来我们不懂,后来懂了,原来不信的,现在信了,有了这些,我们就该开始往前去想。先把富的基础打好了,再往强做。”柳传志说,以联想之星为代表的天使投资要干的事,就是要往超前了想,而且要坚定这个方向,不获成功,决不罢休。

联想之星是联想控股财务投资板块上最年轻的业务,也是柳传志在科技成果产业化中趟出的一条路。

聊起2008年,联想控股拿出4亿元给联想之星做投资试水,柳传志坦言,“这钱不算小数目。”但在当时,他不止一次和联想之星的初创团队说,“4个亿可以拿去交学费,只要能带出一个队伍。”

一次,联想之星管理层到联想控股做汇报,其间提及了财务回报、品牌影响力等几个目标。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当即打断,“先别提财务回报,还是先把创业培训做好,做长远,基础扎实了,回报是自然的事。”LP高层的表态,让刚刚起步的联想之星团队减压了不少。

如今的柳传志,很少再将精力放在具体业务上。但他十分关注CEO特训班。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