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美文经典> 银针一点通经脉

银针一点通经脉

励志人生网 2019-07-22 09:09 美文经典 195次

银针一点通经脉


  阅读穆涛,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美文》杂志。那时,穆涛是一名编辑,每一期新刊到来,我先看穆涛的“读稿人语”。
  穆涛编的是散文杂志,所以他的观察对象是散文。评论家王尧说:“散文写作是一个人的信仰、人格、胸襟、情操的综合,散文研究也如此。穆涛论散文,文如其人。穆涛很现代,很传统,是新式文人的思想,旧式文人的底子。他入世,但不迎合,人在世俗,但不俗气,所以书卷气中有人间烟火。穆涛的说和写,常常会出其不意地给人震惊,而且是在不经意中做到的。像明清又像民国,但分明又喘着时代的气息。”正是穆涛对散文研究的这种独特处,这些年来,他和《美文》都成了我的必读书。当得知《散文观察》出版的消息后,我就急切地买来阅读了。
  这些年,《美文》一直强调“大散文”,推出了一批美文佳构,聚集了许多文坛大家和一拨拨青年学子,这其中当然少不了穆涛的功劳,因为他是常务副主编。穆涛生于河北,燕赵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他传承了侠义之心;但他成长于西安,大唐精气神厚养着他的诗心,成就了他“另眼看文坛、左手写散文”的高超本领。
  穆涛说散文,往往从宏观处着眼,从微观处落笔,在细微之处把那根治病的银针一个点一个点地扎下去,打通了经脉,写得扎实,写得硬气。
  作家谢有顺说,文章的后面站着一个人。穆涛的《散文观察》说散文,最见他的为文之心。文学评论家、《人民文学》主编李敬泽这样评价本书:“文章有道,穆涛为得道之人。穆涛论文章,指桑骂槐,围魏救赵,无理处别开理路;大鱼蜉蝣,天花乱坠,无话时偏有话说,俨然庄子余绪、行内热肠行外冷眼,黑话白话如棋局,是真知,是自由,是飘然游戏。”穆涛说散文,他自己就在身体力行。对于文风,他最关注,《散文观察》这本书最了不起的地方也在文风上。对此,穆涛异常清醒:“文风不是写作中的技巧、境界,或是心态、修养什么的。对一个作家而言,文风就是个性,是大事。好的散文是个性的,好的散文家是个性的,一个时代的文风是更大的事。”
  穆涛的《散文观察》以随笔的形式写出来,简洁朴素,都是家常话,深得孙犁散文的精髓。20世纪90年代初,孙犁写过一个条幅“精益求精”,这不仅是他对艺术的追求,也是他做人的要求。穆涛写的这些散文观察,不长的篇幅,却往往说出了散文写作最本质、最核心的问题。
  穆涛这样认识简洁:“简洁,是散文的美德。简洁,不仅指短小的层面。茅草屋里有简洁,高楼大厦里也有简洁。简洁是手法,但透着人的见识和胸襟。简洁是蹈大方,是对事理的了然于胸,是把事情弄个明明白白之后。‘秋云再削,瘦漏如文;春冻重雕,玲珑似笔’,这是郑板桥说过的话。丢三落四不是简洁,是笨,是真的拙,是没心没肺。短斤短两、偷工减料是使奸耍滑。大坛子没酒,新房子漏雨,更不是简洁,是简陋。”在穆涛看来,简洁是蹈大方,是手法,是对事物的了然于胸,是把事物弄个明白,里面透着见识和胸襟。
  头一次系统地读这样用散文的语言写成的理论书,因为喜爱,所以读得特别认真。它对我的散文创作,也是有益的提醒和警示。□胡忠伟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