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美文经典> 复旦通识·学术写作系列|段怀清:文学论文的几种常见形式

复旦通识·学术写作系列|段怀清:文学论文的几种常见形式

励志人生网 2019-05-13 12:21 美文经典 150次

写作在大学生活中具有根本性的意义。在研究型大学中,学术是大学生活的一种训练方式,而写作则是学术的主要呈现方式,写作能力是学生培养的重要环节,应贯穿于本科教育的全过程。
学术写作,不是工具性写作,不是创意写作,也不是文学性写作。它本质上是思维能力的训练,注重缜密性、理性化、说服力和独立学习的能力。
复旦大学通识教育中心于2019年推出学术写作指导计划,在这个学期组织了学术写作系列讲座,由来自不同专业的擅长学术写作的教师,指导学生在写作中如何形成问题意识,如何组织布局,如何分解问题以及如何考虑读者。
2019年4月16日,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哈佛-燕京访问学者段怀清的讲座以“文学论文的几种常见形式”为题。
段怀清,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哈佛-燕京访问学者。主要研究中国现当代文学、近现代文学关系以及比较文学。学术关注为:中国文学中的语言问题; 从晚清到五四;“西学东渐”与中国知识分子的转型;中文基督教文学;清末民初的留学运动与留学生文学;江浙沪地域文化与晚清以来的都市通俗文学;近现代上海文学等。
段怀清的讲座涉及到文学阅读及文学研究的方式,以及文学论文尤其是现代专业性、学科化文学研究论文的几种常见形式及写作实践,且有意传递这样一种或更多意图,那就是形式本身并不能独立自足地完成自我表达和意义建构,也就是说,当代论文写作者在熟悉并使用学术论文的书写形式时,亦需要保持一定的自觉意识和距离感。形式本身并非是不辩自明的或自洽的。

复旦通识·学术写作系列|段怀清:文学论文的几种常见形式

段怀清,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哈佛-燕京访问学者。主要研究中国现当代文学、近现代文学关系以及比较文学。学术关注为:中国文学中的语言问题; 从晚清到五四;“西学东渐”与中国知识分子的转型;中文基督教文学;清末民初的留学运动与留学生文学;江浙沪地域文化与晚清以来的都市通俗文学;近现代上海文学等。
一、引言
我今天要讲的题目“文学论文的几种常见形式”是一个命题作文,根据我个人的经验,这可能是一个比较难的话题。因为在我的学习和成长经历中,没有老先生跟我讲过文学论文应该如何书写,而我的经验则是多看别人的论文,看多了,也许就会熟能生巧。当我拿到了开设学术写作讲座的“作业”之后,我又想试着去做一做如何讲授写文学论文这件事。因为第一,从个人角度出发,也许能够借助这个机会再去学习,通过面对话题,进行自我总结,看一看自己这些年来在阅读、研究和论文书写的过程中,是否有一些有价值的体会或者发现。第二,我想和同学们交流一个观点:形式当然有它自身的意义和价值,但是任何形式都不足以自我说明。换言之,论文只不过是意义的表达过程当中协助我们进行意义建构的一种工具或者手段。我始终认为文学论文就是一种写作形式,既然是一种形式,它就依然脱离不了工具的功用和色彩。所以我在今天的讲座展开之前想先提醒同学们,在今天高等教育体制当中,论文形式的教育和训练是必要的,但与此同时,形式的意义也是有限的
文学论文的写作,首先从阅读——而非形式开始。什么是阅读?耶鲁大学著名学者哈罗德·布鲁姆(Harold Bloom)在《西方正典:伟大作家与不朽作品·中文版序言》里,曾对此有这样的定义:“阅读在其深层意义上不是一种视觉经验。它是一种认知和审美的经验,是建立在内在听觉和活力充沛的心灵之上的。” 这一要求提醒我们,真正的阅读,源于内在自我的建构和培育。在这样的阅读下,读者内在的、长期被压抑、被忽略、被阻碍的内在的自我,才可能被激发出来。如此,阅读经典的过程也就是一个自我发现和解放的过程、一个内在自我的完善过程。如果把这种“阅读”扩大到不同的学科领域,那么一个学者的研究,也从这样的“阅读”开始。学术研究不仅是形式问题,更关乎自我——我们会在这样的不断“阅读”中,寻找和建构出一个学术自我。
二、文学论文的现代处境
接下来我简单地描述一下,在我个人的理解和思考中,文学论文和文学阅读的现代处境
20世纪是西方文艺思潮大泛滥、大繁荣的世纪。在西方文学史和文艺理论史上,大量的思想学说在20世纪生成、传播和被接受。但就我个人的观察而言,我感觉到越来越困扰的一个现象是——在20世纪自然科学或社会科学的发展进程中,它们带给人文学术的到底是利多于弊,还是弊多于利,抑或两者兼有?我想现在大概还没有到盖棺论定的时候,但是在我们具体的研究过程中,包括论文的书写过程中,我们会面临这样的一个困扰:我们所要遵循的一些形式上的要求,是和文学一起与生俱来的吗?还是后来随着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发展,强加给文学研究和文学论文的书写的呢?
在这里我想跟大家提两位20世纪西方文学批评家的思想,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方法论与体例格式不断成为一个时代具有普遍意义的学术规范之时,他们依然倡导文学的特殊性——或者说所谓的“文学的例外”。这两位学者是师生关系。一位是欧文·白壁德(Irving Babbitt),他是19世纪20年代美国哈佛大学比较文学教授,他的一些学术思想后来通过吴宓、梅光迪、梁实秋、林语堂这一批中国现代作家、现代文学批评家、现代学者传入中国。另外一位是T.S.艾略特(Thomas Stearns Eliot),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诗人,当年在哈佛大学念书的时候修过白璧德的课程,白璧德的思想对他有一定的影响。但是T.S.艾略特的思想应该说远远突破了欧文·白璧德思想中的保守性。
随着现代学术体制的建立,在上述“真正的阅读”之外,又有职业化的阅读。它更多指向体制化的学术生产要求,阅读的目的是生产一种可供检视和评价的学术产品。如此,文学阅读和文学研究的方式与其他学科趋同,其特殊性亦随之被弱化了甚至消失了。面对这种情形,这对师生都表达过自己的忧虑和警惕,也实践了另外的可能性。例如,艾略特个人极具思想与语言个性、保留了部分传统性的言说方式,以及将文学批评扩展到了人生及社会层面的广阔关怀,都不同于当今一般学院论文的写作,与社会和自然科学论文有比较明显的差异。这样一种风格化的学术写作实践,或许可以为我们提供另外一种范式的启发。
艾略特的写作说明,科学研究的范式,并非是一蹴而就的、一成不变的。在中国现代学术范式的建立过程中,胡适和鲁迅是两个重要的人物。在《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胡适》中,余英时先生曾论述过胡适在中国现代思想史和学术史上的范式意义。这一借鉴西方学术规范而建立起来的现代学术范式,影响至今。另一方面,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的写作,又呈现出现代学术写作的另一种可能性:它既不同于传统学术书写,又极大保留了写作者的独立性和自由性。
形式和规范的意义是有限的,它既不能取代“真正的阅读”;本身也是历史化的产物,不是唯一的。艾略特和鲁迅的学术实践,也提醒我们,文学区别于其他自然、社会科学的特殊性,同时也显示出文学研究中实现这种特殊性的可能。
同学们在进行学术研究,特别是学术表达的时候,一方面固然要去注意规范的体例格式和形式的要求,可同时也不要忽略了一点,即任何学术的前提都是一个学者的自我表达。任何形式、任何规范、任何体例格式都不应该成为一个学者自由地表达自我的障碍和限制。否则,这样一种体例、格式或形式就是有问题的。因此,“文学例外论”就是提醒我们,在一个学术生产和知识生产已经日趋体制化、制度化的学术环境中,学术个体的自我表达仍然有价值,不论是在内容还是形式上,都是如此。
三、文学的研究形式
接下来正式进入到所谓的文学论文的几种常见形式中。文学论文的形式一般跟文学研究的方式相关,我们有什么样的研究形式就会生产出什么样的表达。有什么样的表达,就会有跟这样的一种表达相适应、相匹配的表达形式。所以我想跟同学们简单地介绍一下,在20世纪的人文学术,特别是文学研究中最常见的两种研究方式。这两种研究方式也是在西方文学理论界具有一定共识的学术观点。
这两种研究形式就是文学的外部研究和文学的内部研究。这两种观点都见之于韦勒克和沃伦两人合著的《文学理论》一书中。文学的外部研究主要指的是什么呢?引申到我开设的“中国现代文学名著选讲”的课程论文中,大多数同学提交的论文都是和文学的外部研究相关。比如研究巴金的《家》的时代背景,包括研究《家》里面的家庭制度或社会结构,《家》里面的青年问题,家庭问题等等。所有这样的一些研究的视角、研究的方法,如果用我们文学领域里面比较规范的表述来看,就是文学的外部研究。文学的外部研究和内部研究本身没有孰优孰劣,孰是孰非的问题,只是不同的方式。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