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美文经典> [美文美图]铁骨铮铮话刘真

[美文美图]铁骨铮铮话刘真

励志人生网 2019-05-12 19:39 美文经典 189次

1929年7月的南昌,天气炎热得像一个火炉。一弯滔滔江水的赣江码头也热得令人窒息。

“快来人啦!这里有共产党,快抓住他!”叫声就像杀猪那样刺耳,令江庆号客轮里无精打采的旅客震惊不已。但没让大家回过神来,那个被指认为“共产党”的人就抱着呼叫者投进了浑浊的江水中。

待水警将两名落水者拽上船时,其中一个身形猥琐,脸上有块刀疤的人呕吐了几口黄水后,指着教员打扮模样的人恶狠狠地大喊:“他……他……他就是共产党!”

这个被刀疤脸被揭发的人,的确是一名共产党员,并且还是井冈山时期赫赫有名的中共永新县委书记、湘赣边界特委委员刘真。

两天前,奉湘赣边界特委派遣赴南昌向省委请示汇报工作的的刘真,虽然在溯江而上的行程中,不知遇到了多少次盘查,但都被机敏的刘真从容地应对过去了。在得到省委对湘赣边界有关革命工作的指示后,为了尽快回边界开展工作,刘真决定一早就从南昌返程,没想到却在途中被认出。

而这个可耻的揭发者不是别人,竟是刘真的妻兄龙庆楼。

龙庆楼是永新大地主、国民党地方联防团团总,是一个沾满永新军民鲜血、毫无人性、不折不扣的刽子手。在井冈山斗争形势骤然紧张之时,他不仅趁机带头捕杀刘真及永新县赤卫队员,同时也为了教训早已与自己决裂的妹妹,他居然利用自己是刘真妻子、永新县妇女干部龙家衡胞兄的身份,趁妹妹回白区之际,派出联防团一个侦探,故意尾随龙家衡。后被警觉的赤卫队员擒获并搜出一封龙庆楼给龙家衡的策反信。他这一离间龙家衡与永新县赤卫队关系的毒招果然得逞:永新县赤卫队因不明就里而贸然行事时,突遭龙庆楼的袭击,牺牲了18人,而龙家衡也被赤卫队员失手杀害了。

出身地主家庭的龙家衡,是一位勇于向旧世道宣战的叛逆者。1926年夏,她与刘真、王怀等共产党员从外地回到永新开展革命活动。1928年春,她被批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与担任中共永新县委书记的刘真结为夫妻。同年6月,她担任了永新县委妇女部长。

1928年8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正在永新县九陇山区开展工作的龙家衡,突然得到丈夫刘真的父亲病逝的噩耗。她来不及向县委、特委请示,只向身边的同志交代了几句,便连夜赶到位于白区的刘真家中,安排料理公公的后事。但是她的行踪被敌靖卫团探知。当龙家衡返回根据地时,敌靖卫团尾随其后,企图偷袭区委机关和红军医院。说来也巧,正好宛希先率二连红军到了九陇山区,击退了靖卫团的进攻。靖卫团这次偷袭虽未成功,但在九陇山区“有人通敌”的议论却闹得沸沸扬扬。负责九陇山军事工作的前委委员宛希先早就知道龙家衡出身富绅家庭,原本就对刘真娶她做老婆心存疑虑,现在又发生了龙家衡前脚到、敌人后脚跟来的事情,不免对龙家衡产生了怀疑,于是宣布对龙家衡进行审查。在审查中,因宛希先不在现场,而他的部下见问不出龙家衡的相关情况,遂掏枪威逼她招供。谁知鬼使神差,无意中枪走火,致使龙家衡倒在了血泊之中。

刘真是朱昌偕的入党介绍人,龙家衡又是朱昌偕一道出生入死的战友。龙家衡的死引起了朱昌偕、王怀等永新县委工作人员对宛希先的强烈不满,甚至怨恨。

此时的刘真不仅丧父,而且还痛失新婚爱妻,在泣血的“家仇”面前,他心中的愤懑与伤痛可想而知。然而在龙庆楼使出的连环毒计一时让军民矛盾难以化解,以及在几乎丧失理智的井冈山军民面前,为了整个大局,刘真没有和伤害爱妻的战友计较,而是找准了事件的主因,将仇恨完全记在了永新军民的死敌龙庆楼的头上。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不只报“家仇”,还能团结军民、巩固红色政权。

尽管敌人是那么狡猾凶残,尽管斗争局面又是那么错综复杂,然而刘真毫不畏惧,迎难而上,协助湘赣边界特委阻止了国民党军向苏区的进攻,并果断地指挥军民先后捣毁了永新县敌联防总部,抓获了多名为非作歹的联防小头目。遗憾的是,敌联防团总龙庆楼因为躲在一家烟馆抽大烟而捡了一条活命。

得悉井冈山区共党要员被抓,南昌卫戍区司令王钧万分惊喜,亲自劝降,但刘真严词拒绝:“我生是共产党的人,死是共产党的鬼,要杀便杀,绝不会与你等反革命为伍!”1929年8月底,无计可施的敌人用一个大木笼屉将刘真残酷地活活蒸死,其时刘真23岁。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