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美文经典> 南京的忧郁不是历史给的

南京的忧郁不是历史给的

励志人生网 2019-05-04 18:58 美文经典 74次

南京鸡鸣寺。图/Kenneth Yang

南京鸡鸣寺。图/Kenneth Yang

  远离苏南而辐射安徽、江西等省份的地缘关系劣势,在如今新的战略布局下,反而成了南京翻身的底牌。

  2019年3月16日,南京大学校方与苏州市政府签约,南京大学将自己走出南京的第一步落子——苏州。

  高校异地办学这些年并不罕见,尤其对于土地紧张、教育资源丰富的北京高校圈来说,更是心有多大,校区就有多远。

  清华、北大、北师大等多所高校早已把自己的势力延伸到了中国的最南端,中国人民大学于2012年就在苏州设立了分校区。

  虽然异地办学常常让填报志愿的高考学生在分校、校区、独立学院之间晕头转向,但对于高校和地方政府来说,无疑是何乐而不为的双赢模式。

南京的忧郁不是历史给的


苏州大学,苏州唯一的211大学。图/苏州大学官网

  位居中国城市经济体量排名第七却只有苏州大学一所本地211勉力支撑,从苏州的未来发展来看,这次与南京大学的合作实在是久旱逢甘霖,能很大程度上缓解苏州在科教方面的短板。

  只是,这边南大和苏州牵手成功,另一边的“原配”南京就有些坐不住了。

  作为经济发展全国第二的江苏省,省内各大城市的发展较为平均,但这也意味着激烈的竞争,其中南京与苏州的缠斗最为旷日持久。翻看2018年的统计数据,尽管名义增速高于苏州,南京的GDP还是比苏州低。

  去年年末,七个副省级城市被批评“引领带动作用不够”,南京赫然在列。

  放眼全国,无论是邻省的杭州,还是中西部的武汉、成都,都凭借着省会的资源优势牢牢把持着省内的第一把交椅,并把南京轻松甩在身后,而后知后觉的南京还在顶着“徽京”的帽子在历史的泥沼里挣扎前行。

南京的忧郁不是历史给的


南京师范大学。图/Vmenkov

  六朝烟水气

  1898年,17岁的周樟寿离开老家浙江绍兴(楼盘),走水路抵达南京。对于祖父入狱父亲亡故家道中落的他来说,不要学费的江南水师学堂是为数不多的选择。彼时科举仍是正途,洋务学堂被读书人看作是旁门左道。

  在学堂教授古文的远亲叔祖周椒生认为读新式学堂有辱门楣,给他改名为周树人。周树人在江南水师呆了九个月,因为不满其压抑守旧的氛围,转考西边的矿路学堂,并在这里完成了他的西方思想启蒙。

  1923年,鲁迅出版了第一本小说集《呐喊》,在书的自序中他这样回忆四年的南京求学生涯:“我想走异路,逃异地,去寻求别样的人们”。

  对于少年鲁迅来说,南京奠定了他对世界的想象和人间的体悟,他站在厚重昏黑的传统里瞧见了远处微茫的晨光。

南京的忧郁不是历史给的


  1871年,眺望南京城。

  这一年,距离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已经过去四年,新的革命浪潮还未涌现,整个知识界无论是“冷观苦笑”或是“要求享乐和麻醉”,内心里都充斥着彷徨和迷茫。

  时值深秋,作为新文化(300336)运动的干将,朱自清和俞平伯相约去秦淮河散心。然而此时的南京虽然已得到欧风美雨的照拂,却仍然沉浸在销金的秦淮风月之中。

  两人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只能败兴而归,留下两篇同题名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南京的忧郁不是历史给的

今天的秦淮河已经成为了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图/Pixabay

  南京的韵味,当然在它的历史长河里。

  朱自清曾写道:“逛南京像逛古董铺子,到处都有些时代侵蚀的遗痕。你可以摩挲,可以凭吊,可以悠然遐想;想到六朝的兴废,王谢的风流,秦淮的艳迹。这些也许只是老调子,不过经过自家一番体贴,便不同了。”

  不同于北京的铺张,杭州的黏稠,南京的过往散落在它的一派山水之间。

  地处吴头楚尾的南京,南北文化在此交织,也是江海枢纽地带。“挟制长江 , 呼吸千里 , 足以虎视吴楚 , 应接梁宋 ”,如此重要的地理位置 , 既给了南京繁华,又让这繁华总被兵戈误。

南京的忧郁不是历史给的


南京六朝博物馆。图/joanna_rui

  吴敬梓在《儒林外史》第二十九回《诸葛佑僧寮遇友,杜慎卿江郡纳姬》, 写到杜慎卿与萧金铉在雨花台观景, 有这样一段文字: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