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美文经典> 散文原来可以这样写 柏峰散文新著《远山与近土》引关注

散文原来可以这样写 柏峰散文新著《远山与近土》引关注

励志人生网 2019-12-18 07:05 美文经典 122次

散文原来可以这样写 柏峰散文新著《远山与近土》引关注

  柏峰 受访者供图

散文原来可以这样写 柏峰散文新著《远山与近土》引关注

  《远山与近土》封面 受访者供图

  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讯 散文是一种古老的文体,有着约定俗成的文体特征。然而,著名作家柏峰的散文新著《远山与近土》,却颠覆了人们对散文的传统认知,引来读者很多“是散文还是论说文”“可以用小说笔法来写散文吗”的疑问。昨日下午,柏峰在西安接受本报专访时坦言:“确实有不少的篇章已经脱离了‘散文’的辖区”。

  陕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柏峰,是一位能在文学创作和文学评论两个领域自如进出的“双栖型作家”。他先后出版有文艺评论集与散文集20多部,曾获第四届、第六届冰心散文奖,第三届柳青文学奖。

  前不久,文汇出版社出版了他的散文新著《远山与近土》,其中很多篇章曾在《光明日报》《陕西日报》《西安晚报》《中国文化报》《文学报》《延河》杂志等报刊发表。让很多文学爱好者感到奇怪的是,写人记事类常见散文在书中只占了几篇,大量收录的是论说文和文学评论。

  面对很多文学爱好者和读者“散文原来还可以这样”的疑问,柏峰笑着告诉记者:非常古老的散文,是我国古典文学和现当代文学的主要文体以及外国文学的主要文体。所以,这本书就按照当代散文论、古典散文论和外国散文论三个部分,分别辑集。其实,《过秦论》《陋室铭》《爱莲说》等很多古代散文都是论说文,遗憾的是,当下散文偏爱于抒情写景、写人记事题材,散文作家似乎忘记了散文可以论说的传统。“我之所以收录很多论说文,是想延续中国古代散文的论说传统。”

  柏峰说,不同文体之间的嫁接和融合,会给读者产生更新鲜更有趣的阅读体验。在外国散文的概念中,除过韵文与戏剧文学之外的作品,都可以纳入散文这个文体里去。尽管,小说与散文有着质的区别,但是散文完全可以借鉴小说用全部的笔墨来描写一个历史生活过程或者刻画人物命运跌宕起伏的手法。在《远山与近土》中,柏峰就进行了一些前沿的尝试,书中《阅读马克思》《说朱熹》《柳青,文学原野的春天》《怀念陈忠实老师》等篇章就是这种探索的产物。让柏峰感到高兴的是,他按照这种理念写的散文《黄土高原与河流》,被今年第10期的《人民文学》选发了,“这说明,我的探索得到了中国文学最权威期刊的认可,同时也对读者的疑问给出了答案:原来散文可以这样写!”

  《远山与近土》出版后,文学博士、渭南师院人文学院副教授张瑞芳就表示,这本书的内容跨度较大,这得益于柏峰在网络快速阅读流行的当下,仍然字斟句酌地阅读原典这种看似笨拙实则深刻的坚持。张瑞芳同时认为,新兴的文本载体将怎样影响文体的发展,这确实需要时间来检验。事实上,柏峰对散文写作的创新和探索已经由来已久了。著名作家陈忠实生前曾评价柏峰的散文:“在艺术上,他独辟蹊径,寻求把古典语言和现代语言有机地融汇为属于自己的语言,追求典雅清新又鲜活生动的艺术效果,业已独成风景。”

  “我只是做了一点工作,虽然还不能令人十分满意,但是毕竟有了这样的计划和努力。”柏峰希望,能有更多的作家投身到不同文体的探索中去,“因为,文学需要新的呈现,读者需要新的体验。” 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章学锋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