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名人名言> 弘一法师晚年手泽《朱砂警言》现身

弘一法师晚年手泽《朱砂警言》现身

励志人生网 2019-04-16 16:05 名人名言 163次

  朵云轩2012春拍将于2012年7月10日-12日在上海四季酒店进行,预展为7月8日-9日。今年正值朵云轩拍卖20周年,有幸征集到一批弘一法师书法精品。弘一书法朴拙圆满,浑若天成。大致是前期雄而健,中期秀而雅,晚年淡而清。本场弘一书法件件精美,既来源可靠,多数亦有出版,先举弘一法师晚年手泽《朱砂警言》如是观。

  若单论书法造诣,弘一法师的《朱砂警言》足可认为是一件超逸出尘的作品。然而,仅以书法或名家法书去界定它,似乎远不足以涵盖其全部。要领悟这件作品的精髓,必当先识其人。

  二十世纪中国文化名人中,涉猎领域最广、人生际遇最有传奇色彩的,非弘一法师李叔同莫属。他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戏剧、文学於一身,从翩翩公子到一代高僧,留下了独一无二的人生轨迹。

  弘一法师为何出家,其弟子丰子恺先生如此解释道:

  我以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物质生活就是衣食。精神生活就是学术文艺。灵魂生活就是宗教。“人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三层楼。懒得(或无力)走楼梯的,就住在第一层,即把物质生活弄得很好,锦衣玉食,尊荣富贵,孝子慈孙,这样就满足了。这也是一种人生观。抱这样的人生观的人,在世间占大多数。其次,高兴(或有力)走楼梯的,就爬上二层楼去玩玩,或者久居在里头。这就是专心学术文艺的人。他们把全力贡献於学问的研究,把全心寄托於文艺的创作和欣赏。这样的人,在世间也很多,即所谓“知识分子”,“学者”,“艺术家”。还有一种人,“人生欲”很强,脚力很大,对二层楼还不满足,就再走楼梯,爬上三层楼去。这就是宗教徒了。……有很多人,从第一层直上第三层,并不需要在第二层勾留。还有许多人连第一层也不住,一口气跑上三层楼。不过我们的弘一法师,是一层一层的走上去的。弘一法师的“人生欲”非常之强!他的做人,一定要做得彻底。他早年对母尽孝,对妻子尽爱,安住在第一层楼中。中年专心研究艺术,发挥多方面的天才,便是迁居在二层楼了。强大的“人生欲”不能使他满足於二层楼,於是爬上三层楼去,做和尚,修净土,研戒律,这是当然的事,毫不足怪的。做人好比喝酒;酒量小的,喝一杯花雕酒已经醉了,酒量大的,喝花雕嫌淡,必须喝高粱酒才能过瘾。文艺好比是花雕,宗教好比是高梁。弘一法师酒量很大,喝花雕不能过瘾,必须喝高粱。我酒量很小,只能喝花雕,难得喝一口高梁而已。但喝花雕的人,颇能理解喝高梁者的心。故我对於弘一法师的由艺术升华到宗教,一向认为当然,毫不足怪的。

  弘一法师便是“人生欲”最强的那类人,早年经历了第一层,出家前已是达到了第二层的顶峰,知识分子、学者、艺术家一人竟可兼得,这自然不能令其满足,势必要向第三层攀登,去探究灵魂生活的领域。故此《朱砂警言》虽可视为绝妙的艺术品,但对历史上为数不多跨入灵魂生活的人而言,用艺术家的创造去认识它显然是不确切的。这是一位具有慈悲心、一心宏法的宗教徒灵魂生活的写照,是他晚年经历了佛教洗礼之后的升华。

  《朱砂警言》系弘一壬午(1942)元旦於闽南茀林禅院所作,作者是年六十三岁。作品为朵云轩旧藏,最早出版於1993年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的的《弘一法师书法集》,后经众多权威刊物出版著录,品相保存完好,且为弘一法师六十岁以后屈指可数的朱笔作品。法师圆寂便在是年10月13日,而此书作於元旦,乃极晚年作品,实为难得,又最能显现法师的晚年心境。

  弘一书法早年书法学北碑,手追心摹,但求合於古意,不多掺入个人风格。当时,一代宗师吴昌硕便认为弘一将来必定超过自己。在出家初期,弘一书法继续沿着碑派的作风发展。在佛法的薰习之下,减去北碑的杀伐之气,注入平和之风。直到出家后期“弘一体”逐渐形成并集中出现,乃臻化境。

  古来僧人写经,尤其是用朱砂写经,最为郑重,力求纸面整洁,字法精到,不仅对书体,甚至写经人书写的虔敬之心都有苛刻的要求。正如印光法师曾告诫弘一:

  写经不同写字屏,取其神趣,不必工整。若写经,宜如进士写策,一笔不容苟简。其体必须依正式体。若座下书札体格,断不可用。

  弘一法师在写此警言时,严格遵循着这些清规戒律。所用纸张,莹洁如月色,其正文、题款分别用朱笔、墨笔二色写成。朱砂选料上乘,色泽随下笔轻重而显现丰富的层次。作品写成后,虽曾经易主,但藏家均分外爱护,保存至今,品相仍丝毫无损。法师书此,已洗去早年与出家之初的霸悍峥嵘,绝无半分轻佻与放纵,体现了虚和宁静的“弘一体”特质,披览之间,庄严自在之相溢於纸素。其内容为求道做人之警语,与法师弘扬佛法的慈悲心融为一体。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