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人物> 一位诗人的诗意人生

一位诗人的诗意人生

励志人生网 2019-07-22 11:33 励志人物 79次

  宋干事的《朗读诗选》即将付梓,嘱我写几句话。  

  说实话,我向来不愿写这类文字。一是为序者当是名人大咖,我不过一个无权无势的退休老头儿,不曾入格;二是习惯了散淡的退休生活,颐养身心为第一要务外,凡应景的文字便能推就推了。  

  这篇东西却非写不可。宋干事是我40多年前对他的称呼,一直未变。他任沈阳军区后勤三分部新闻干事时,我刚刚跨入军营,第一次与他相见的情景清晰如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一个傍晚,冬季,我一路打听,在分部招待所找到了演出队创作组。推开门,见一个三十多岁、个头不高的人坐在床边,寸头、眼睛不大却嗖嗖放光。我看他穿一身半旧的四个兜干部装,即上前行了一个并不标准的军礼:首长好。  

  我没有读过大学,因为写过一篇没发表的小说,被特招入伍。三分部创作组就是我的“大学”。我写韵白剧、小话剧和小歌剧,虽然屡战屡败,却也锻炼了我的写作能力。前不久,我编剧的44集电视剧《江河水》在江苏卫视播出,有朋友惊诧,说你还会写电视剧?其实早在世纪之交,我写的12集电视剧《洋行里的中国小姐》和单本剧《新来的钟点工》,就分别在中央电视台和北京电视台黄金段播出。我所以在文学创作上取得了一些成就,并终生以编辑为业,和三分部创作组对我的培养分不开。  

  宋干事是我名副其实的老师之一。  

  当年的宋干事有多牛呢?一次,我与宋干事出差,同住一个房间的客人本来已经要走了,听说和我同行的是宋协龙,惊愕不已,又干等了两个多小时,为的是亲眼见见外出未归的这位“战士诗人”。那时候,宋干事的诗在《辽宁日报》经常以整版篇幅推出,《解放军报》和《解放军文艺》也时常发表他的诗作。三分部演出队在军区文艺汇演中一直名声很响。整台节目,歌舞剧的脚本和歌词均出自宋干事之手。可以说,创作组六七个人,宋干事一人至少撑起半台戏。  

  他虽然有很大名气,对待我们这些小兵却非常平易。我曾在工程团锻炼过四个月,知道部队是很讲究资历和等级的,所以宋干事的随和让我很是感慨。  

  其实,和蔼的宋干事也很有一身傲骨,因为我们和他不在一个层面,不知道罢了。  

  他红极一时的时候,一封匿名信寄给了部队领导:宋协龙是文贼。一下子,宋干事从各种文学创作学习班的授课老师,变成了处处被人冷遇的抄袭者。愤怒之下,本来马上要调入军区创作室的他打了转业报告。部队领导批准的第二天,《鸭绿江》主编来到部队为他平反,部队领导想收回成命,但宋干事选择了离开。我听说,在政治部之前的生活会上,宋干事怒发冲冠、拒不认错,甚至不惜以拳脚相向。原来在他随和平易的外表下,也有狮吼虎跃的另一面。  

  先后回到地方,我和宋干事一直没有断了联系。记得十多年前,宋干事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已来北京邀我小聚。我们追忆往事,畅叙友情,尽欢而散。不想,走出电梯后宋干事悄悄拉了一下我的衣袖,递给我一张医院的化验单,小声说:“卫东,我这次来北京,其实是向你告别的。”宋干事说得风轻云淡,于我却不啻是晴天霹雳。看了他的化验单,又向他的女儿求证,确定他已经被诊断为肝癌,一时喉头哽咽,竟无言以对。我实在不能把眼前这个残酷的现实与刚才席间的欢声笑语连在一起。我不能想象,一个身患绝症的人在饭桌上居然那样神清气定,并且还罗列了那么多写作计划。世间万事,唯有死最令人恐惧,一个面对死神能够如此淡定的人,该有着怎样的心胸啊!  

  回到家,我和妻子想着怎样给他一些切实的帮助。宋干事事业有成,两个女儿也十分争气,都是留美博士,经济上是没有隐忧的。其实我正研究笑功,据说这功法十分了得。每日只需冥思静坐、心平气和,一日大笑N次,便可祛病除灾,强身健体。现代医学已经表明,人的健康除遗传和医疗占一部分因素外,最重要的就是心态。于是,我买了一套笑功的磁带和资料寄给了他。这之后的很长时间,我不敢与他主动联系,怕听到宋干事不治的噩耗。而后得知他身体状况日渐好转,真是如释重负,果真“吉人自有天相”。  

  说到宋干事的诗,无须我饶舌。对近年来诗坛上红极一时的口水诗和下半身写作,我实在难以恭维。主编《小说选刊》时,知道小说写作流行一种说法,即越是触及人性中的黑暗与丑陋就越是深刻,以至一些小说家几乎丧失了正面书写的能力,他们对生活的丑陋写得得心应手,一旦要描摹真善美则难以成文。据说诗界也有类似说法,越直白、越晦涩,就越接近生命的本真。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