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人物> 格灵深瞳 天才AI公司跌入谷底之后

格灵深瞳 天才AI公司跌入谷底之后

励志人生网 2019-07-22 02:26 励志人物 185次

  AI风起时,格灵深瞳是徐小平与沈南鹏的饭局焦点,比尔盖茨称赞其“Very Cool”;但这家技术背景创始人、强科研能力的公司在现实中屡屡碰壁,它的故事是一个技术人创业遭遇困境的典型样本。

  作者:苏建勋

  编辑:杨轩

  一年前入职格灵深瞳时,陈乐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没有加班费,项目提成算进年终奖”,熬到年尾,上司的一句话比北京冬天的风还刺骨,“今年的提成,没了。”

  让她寒心的事情还在后头。只要找 HR 问工资条和报销明细,HR 就从微信、电话、邮件里失联了;有员工把公司管理混乱的现状给创始人赵勇,很快,员工就“消失”了;过完春节回来,陈乐发现身边的同事几乎换了一批,再一问,“好几个都在跟公司打劳动仲裁“。

  “公司怎么成这样了?”陈乐难以置信。加入这家一度名声响亮的 AI 公司前,陈乐在网上搜索,看到徐小平和沈南鹏对于“格灵深瞳未来值 1000 亿还是 5000 亿美金”的问题争执不下,最后答案停在了中位数上:“值 3000 亿美金!”

  现在她打开公司微信群,280 多人的全员大群里,她的入群位置已排在中间,这意味着不到一年时间,格灵深瞳已经流失了一半员工。一位前格林深瞳HR对36氪称,不少员工在入职不久、试用期内即离职。

  “不知道公司是真的资金紧张,还是逼着员工走。”周桐也满心疑惑。年初,她参加格灵深瞳的一个高管会议,被告知 2019 年销售业绩要翻番,目标是 4.5 亿元,但“人员不能增加“;有人立刻提出质疑,格灵深瞳运营副总裁王艳当场回复称:“就这么多 Head Count,要么你就开人,要么就别招人。”

  之后两个月内,格灵深瞳财务、市场负责人陆续离职。

  根据格灵深瞳创始人兼 CEO 赵勇对 36 氪的说法,从今年 1 月至今,格灵深瞳离职率不到 10%,跟2017年的转型期相比,现在公司的人员结构已趋于稳定。”。他也说,由于公司改革,部分员工或被劝退、或无奈离职,因此产生了“旧势力的抱怨”。

  赵勇向36氪承认,格灵深瞳一度在2016年面临最危险的时期,“账上的钱只够撑几个月。”为此,他必须调转业务方向,押注安防;同时改换公司管理团队,引入原安防公司伟昊科技电子副总裁黄辉栋等传统行业高管。2017 年 1 月,原 CEO 何搏飞宣布离职,赵勇重新接任CEO。

  可它的掉队已成事实。作为国内第一批以计算机视觉(CV)起家的人工智能公司,格灵深瞳已经很久没有公布过融资。巅峰时期,真格、红杉在14 个月内连投格灵深瞳A、B 轮,可直到 2017 年,来自东方网力和三星电子的 C 轮融资才被低调放出。

  它在调整腾挪之时,同行则在快速前进。“商汤一年能融三轮,我们三年融一轮,之后就不主动公布了。”周桐对 36 氪说。

格灵深瞳历年融资表。制图:36 氪

  据 36 氪独家获悉,格灵深瞳的 D+ 轮融资正在进行中,目标融资 5000 万美金,估值为 6 亿美金左右。这个数字已经远落后于眼下的“CV 四小龙”(商汤、旷视、依图、云从)。赵勇则对36氪表示,无法对任何财务数字进行置评和确认。

国内 CV 头部公司估值表,数据来自公开报道(未经官方证实)。制图:36 氪

  踏入风口时,格灵深瞳握有一手好牌:创始人赵勇是Google Glass 的七位设计者之一,CEO 何搏飞曾担任多家外资上市公司高管,与陈欧是斯坦福同学。

  风起了,格灵深瞳一度成为徐小平与沈南鹏的饭局焦点,比尔盖茨称赞其“Very Cool”;风停后,格灵深瞳在公司管理、技术选型、产品落地等环节的问题一一暴露。

  “技术背景的创始人“、“科研能力强”,这些是格林深瞳起步时的闪光点,也是它此后的盲区。

  创业即巅峰、凶险不自知

  局是徐小平攒起来的。

  徐小平2012年底在硅谷见到赵勇时,在google的赵勇团队攻下了一个叫“场景识别”的技术难题:用户戴上眼镜,看到的图像会在系统中与谷歌街景做比对,然后快速定位所处位置和周边信息。“500毫米内,能将用户位置精确到’米’级别。”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