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人物> 北京地下通道里的脑瘫诗人

北京地下通道里的脑瘫诗人

励志人生网 2019-07-20 13:45 励志人物 187次

  原标题:地下通道里的脑瘫诗人

 李源每天都会在通州的地下通道卖书

 李源每天都会在通州的地下通道卖书

  “一架飞机划过蓝天/时至日落,又一架飞机/紧闪着尾灯划了过去/已不知是我第几回抬头/那棵树在幕夜下/越发消瘦,只有几片叶/还在对它恋恋不舍/这个冬天,我只能依赖在/通道下——通州北苑/每天都在机械地匆忙中/激发我的诗想。”

  去年冬天,李源写了首诗——《北苑记》。诗里写的是他摆摊卖诗的事。

  每天早上10点到下午5点,北京北苑地铁站的地下通道内,总会响起李源迟缓又含混的声音:“可以读一读——这是我写的书——买不买没关系——可以读一读——”。

  有人看了“北漂诗人”的简介,直接付款买诗,“支持一下”。更多人则匆匆离开。

  留在通道内的,是“免费办理大额信用卡”的小伙,还有挑了两筐桃来卖的大姐。他们和李源一样,是寄身这里的谋生者。

  回到北寺村,李源就变回了艺术家李源。

  他住平房,厕所要到外面去上。他大热天穿靴子,没人觉得奇怪。他的朋友里有诗人、作家、画家和餐馆老板。

  喜欢他的人觉得,李源让自己想起当年逐梦的日子,“房子一样高,大家的心也没有攀比”。也有人说,李源是个矛盾体,只知道写诗卖诗,不懂与人交往的门道。

  他酒量不好,但控制不住去喝。醉了,就在朋友家吐一地。有人拍照发到群里,看他笑话。也有人担心,他老是一个人醉着回家,会不会出事。

  艺术家们像无脚鸟,有的留下,有的永远离开了。

  而李源依旧日日写着他的诗,靠着这点粗糙、朴素的劲儿,活在这座城市中间。

 大学毕业时,李源已经出了自己的第一本诗集

 大学毕业时,李源已经出了自己的第一本诗集

  

  6月25日,北寺村,太阳烤着街道,灰色的平房分布在两侧。有风吹过,浮在路面上的沙尘就会扬起。清早8点,李源把还没卖出去的诗集放进背包,从其中一间的红色大门里走出。

  李源身材瘦小,个头不足1米6,走起路来不大平稳,从后面看起来有点“一上一下”。他说话语速很慢,有些字含混不清,讲完,会憨憨笑一下。打字也慢,拿手指用力去点手机屏幕,往往需要几次才能摁到准确的位置。

  如果把头上那顶红色渔夫帽摘掉,会看到他前额的头发已被汗水粘黏在一起。尽管正值酷暑,他还是会蹬上那双黑色的长筒靴,那看起来像是一双雨靴,和小腿的比例并不贴合。他的小腿上布满红色的疹子,是6月份长出来的。身边的人都觉得,长疹子和天气热以及李源不讲卫生有关,但在这里,没人会因为这身打扮嘲笑李源。

  李源是个诗人。在艺术家聚集的村庄,诗人并不罕见。但李源在这里已经小有名气,在新闻报道里,他被称为“追求理想的脑瘫诗人”,靠在地下通道摆摊卖诗为生,他自己也说:“不想当大诗人的诗人,不是好诗人”。

  梦想当大诗人的李源现在租住在一套小平房里,一间当卧室睡觉,一间当客厅放喝酒的桌子,还有一间用作杂物室,堆着书和自行车。房东一家也住在这儿,小院里晾着T恤,两只狗趴着,屋内还养着一只猫和一只兔子。平房外的厕所几周前被拆掉重建,需要到二三十米外另一户人家借用。

  房东老太太是本地人,没少见过从全国各地来北漂的艺术家。听说是媒体采访,把我拉到一边诉苦:“我也不容易,他的房租还没交齐”。

  李源在一年前搬到了这里。这期间他短暂换过一次住处,当时新屋收拾好,喊来几个诗人、画家朋友庆祝,大家伙喝了不少酒,有人起了争执,闹到很晚。第二天,李源被房东“请”了出去。他又搬回了原来的小单间。

  从北寺村坐公交车到通州北苑地铁站,大概需要1个小时。地铁站进出口地下通道一块巴掌大的地方,是李源每天签名售诗的位置。

  “可以读一读——这是我写的书——买不买没关系——可以读一读。”李源卖力的重复着这句话。原先他有个扩音喇叭,不过后来让城管给没收了。

  诗集被垫在一张塑料布上,通道里人来人往,有人盯着李源的脸,愣了几秒走掉了,也有人停下来去看印在塑料布上的简介。

  “诗歌是高贵的精神食粮,不是可以讨价还价的商品……以自己的坚持让被机械化的人们重新找回内心的诗意。”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