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人物> 诗人:驯服烈马的骑手

诗人:驯服烈马的骑手

励志人生网 2019-07-12 15:23 励志人物 99次

诗人:驯服烈马的骑手

 

《布罗茨基诗歌全集》(第一卷 上)

[美] 约瑟夫·布罗茨基 著 娄自良 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

 

▌曾子芊

1940年于苏联出生的美籍犹太裔诗人布罗茨基对自己的定义是“俄语诗人”、“英语散文家”。布罗茨基以其随笔而在美国,很大程度上也在整个西方确立了作家的声誉,并于47岁时荣获了1987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成为这项世界性文学大奖继加缪之后又一位年轻的获奖者。他的英语随笔《小于一》和《悲伤与理智》的中译本于2014和2015年在中国相继出版,其语言的强度和智性的力量让一众中国读者深深着迷。

近日,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引进的《布罗茨基诗歌全集》第一卷上册刚刚出版,收录了布罗茨基的研究专家洛谢夫撰写的《佩尔修斯之盾——约瑟夫·布罗茨基的文学传记》和诗集《在旷野扎营》中的大部分诗歌。《布罗茨基诗歌全集》这套书计划将收录其用俄语写作以及由他本人或在他本人的帮助下由英语译为俄语的全部诗篇,将囊括诗人一生中最重要、最著名的诗歌作品。

布罗茨基的一生可谓十分动荡:十五岁退学,浪迹社会,做过烧炉、运尸、地质勘探等十余种工作;曾屡遭拘讯,多次入狱,1964年还以“寄生虫”的罪名被提起公诉,流放北方,后又被判五年徒刑。1972年,布罗茨基被政府驱逐出境,甚至是不由分说地被塞进一架不知飞向何方的飞机,从此开始了流亡国外的生活。

然而逆境却没有摧毁他,他最终成为了拥有广泛文化教养,并在某些知识领域达到高深造诣的人。对此,与布罗茨基相知三十余年的洛谢夫总结说,这是由于他对自我不倦的教育。

布罗茨基早在年轻的时候就通过自学掌握了英语和波兰语,后来可以凭借词典阅读拉丁文、意大利文和法文,在生前的最后几年还开始学习中文。“这一点跟高尔基差不多,高尔基的大学也是在社会上的。”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汪剑钊评论道,“一个出色的写作者一定是博学的人,可以没有上过大学,但不能不读书。布罗茨基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受过正规的教育,但是他给自己补了很多课”。译者娄自良也在书中提到,布罗茨基的一个广为人知的特点是就其感兴趣的学科非常仔细地向专家求教。与他交往甚密的朋友曾无不感慨地表达过钦佩:“他能在空气中抓到无数的东西。他如饥似渴地捕捉每一个新出现的item,竭力记下此项收益,在诗中加以运用。可以说,什么也不会白白放过,一切都用得上。其惊人的技巧是难以想象的。”

布罗茨基对诗产生兴趣较晚,十七岁才开始写诗。在诗歌创作上,兼具东西方的文化背景使其超越时空限制,无论在文学上还是政治上,都充分显示出了广阔的思想和浓郁的诗意。一方面,他读遍俄国名诗,继承了古典主义优秀传统;另一方面,他又深受西方现代主义诗歌的影响,在表现手法上不断更新。

布罗茨基对生活具有敏锐的观察和感受力,他的诗充满了俄罗斯风味,特别是在流亡国外之后,怀乡更成为他的重要诗歌主题之一。在艺术上,他始终贴近两位前辈诗人,阿赫玛托娃和奥登,追求形式上的创新和音韵的和谐。不过,有意思的是,汪剑钊回忆起曾经与几个俄罗斯诗人的交流——有的诗人很推崇布罗茨基,也有的不喜欢他,不喜欢他的最主要原因是认为他的作品“非我族类”。从另一个角度看,布罗茨基的写作也有很强的异域性特征,或者说,非俄罗斯特征。汪剑钊说,布罗茨基的丰富性与优势也恰恰在于此。布罗茨基不仅仅是一个可以用“俄罗斯风格”定位的诗人,他应该是一个超出“俄罗斯”本身,拥有世界性意义的诗人。

北京大学教授臧棣承认自己是一位“布罗茨基迷”。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读到布罗茨基的诗,他感受到了全新的震撼,布罗茨基的散文集《悲伤与理智》他也读了很多遍。在布罗茨基的身上,他认出了一个最重要的品质:如何在命运多舛的时代,或者在这样的存在里获得理智,获得智性。布罗茨基诗歌里面有独特的东西,与很多现代诗歌都不太一样。臧棣举了《黑马》这首诗作为例子,《黑马》的最后一句是“它在我们中间寻找骑手”。“它”指的是什么?也许是神秘的上帝之手或者神性的力量,在人类中间寻找值得信赖的人选。臧棣认为,这个驯服烈马的骑手形象,或许也代表着布罗茨基对诗人形象的认知——这与中国诗歌传统里对诗人形象或者诗人原型的认定完全不一样,不是采菊东篱,也不是孤舟蓑笠。在布罗茨基的意义里,诗人是敢于在旷野中停留的,敢于面对寒冷孤独的“骑手”。一个人如果决心成为诗人,就要成为这样的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