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人物> 永川豆豉起源的传奇故事

永川豆豉起源的传奇故事

励志人生网 2019-05-13 12:11 励志人物 61次

熊昆信/重庆永川区

明代天启初年,古昌州(今永川老城)五板桥有户崔姓人家,女儿崔姑娘聪慧灵巧勤劳质朴。是年除夕同父母上街观灯,见城隍庙前围一大圈人,中间一年轻男子在扇上表演题写诗文。只见他收袖悬腕提毫疾书,须臾,“龙吟沧海,凤栖高梧”八个字儿跃然生辉,迎来众人喝采。崔姑娘看男子英俊潇洒儒雅谦恭,虽衣着破旧但才气凌人,便心生怜爱眉目传神与他,男子会意把扇馈赠崔姑娘。几经幽会,知男子名叫窦青,迫于家贫以卖字画为生。情到深处,窦青要娶崔为妻,崔家嫌窦家家徒四壁拒不答应。于是二人相约,趁一月黑天高之夜逃至北边跳石河冷家埂,草搭茅房定居下来。

冷家埂三面环山一面依水,一到秋季山中野豆熟了,黄灿灿的藤蔓漫山遍野。豆子味生涩带腥,崔窦二人拿回家去劈柴生火,把野豆在锅内不停翻炒,直至呈金黄出锅特别酥脆爽口嘴有余香。日后二人采回野豆炒熟分给贫苦人家充饥。

野豆色黄,大家也就叫它黄豆。窦青带领乡邻开荒种豆,豆多了吃的办法也多了,煮着吃用笼蒸了吃磨浆吃拌着盐吃。

到了崇祯17年,崔姑娘已熬成鬓发斑白的老太。一日,她刚把一锅豆煮熟,忽听门外杀声震天,从门缝偷看,只见永铜古道上刀光剑影马蹄翻飞,原来是张献忠征战部队进发四川路经此地,百姓为保性命只得背井离乡四散逃生。崔老太刚煮一锅豆来不及吃,情急之下不知如何是好。此刻窦青想到屋后的柴草堆可以暂时隐匿黄豆,他往后门指去,崔老太端锅将豆倒进草堆,窦青又抱来芦秆掩盖,这才慌忙逃出向东去了。逃亡日子更是雪上加霜,贫病交加的窦青终因一病不起客死他乡了。

战乱平息,崔老太只身返回冷家埂,刚进门房便闻到一丝淡淡的清香,才猛然想起草堆里的豆子,掀开层层芦枝见豆已变成黑褐色,豆体长出长长的霉毛。丢弃吧又觉可惜,吃吧霉毛森森难以入口。次日,太阳出来崔老太将豆摊在篾席上,让清风吹拂阳光暴晒,直到霉毛散尽干爽散籽,又用盐粒拌匀,然后装在土烧窑罐中。一月之后揭开盖子突感酱香扑鼻,放置越久酱香越浓。

冷家埂乃永(永川)铜(铜梁)古道必经之地,过往商贾墨客络绎不绝。崔老太支起炉灶开起小店,黑豆作菜客人也觉风味别致。有文人问豆何名,老太想齿留余香就叫“豆齿”吧。问者觉此名形露欠雅,改为“豉”,“豉”“齿”同音且偏部为“豆”,豆豉由此正名。后人为了纪念崔老太,在“豆豉”前冠以姓氏,民间也叫它崔豆豉。

清道光5年,永川邑绅杜鼎丰在北门首开酱醋作坊,豆豉开始正规手工生产。他坚持改良提高工艺,成品中逐步加进醪糟糊、米酒、红糖封罐久储,品质愈显高贵,市面供销两旺。杜死后,其子杜梓之继业期间,由于社会动荡技术力量大都流失。直至民国30年,孙辈杜肇文才重振祖业,变卖田产积蓄资财扩展规模,再现市场活力。解放初期,永川城乡已建有“复华”“三荣祥”“吉祥号”等酱园厂20余家,豆豉远销上海、江浙一带。江南民间流传有“青梅巧配吴盐白,笋美偏宜蜀豆豉”的美句。

如今永川豆豉从单一的餐厨配料进入了多口味时代,开发了五香、葱油、麻辣、什锦、金钩等著名品牌,成为巴渝菜系不可或缺的食品。多年来获多次金奖,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