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人物> 【地域、世代与创作宿命】诚品30大讲堂回顾

【地域、世代与创作宿命】诚品30大讲堂回顾

励志人生网 2019-05-12 12:08 励志人物 159次

此次诚品30开幕讲座,诚品生活苏州特别邀请了苏州作协副主席朱文颖与青年作家双雪涛对谈。朱文颖,当代作家。一九九七年开始小说创作。发表有长篇小说《莉莉姨妈的细小南方》、《戴女士与蓝》等二百余万字。双雪涛,小说家,1983年生于沈阳。出版小说集《平原上的摩西》《飞行家》,长篇小说《聋哑时代》《天吾手记》《翅鬼》。

两位成长于不同世代、不同地域环境的老师, 一场从南到北、回溯过往探索未来的对谈,文学以它强大的思想力串联起彼此的连结。值诚品30周年之际,文学家以笔傍身,思想激荡,共同探讨跨世代的中文书写,同时带给读者们一个跨越世代、探索未来新生活的筑梦启迪。

一、地域与文学

【地域、世代与创作宿命】诚品30大讲堂回顾

朱文颖:

有这么一种讲法,作家一般是分两种,一种是地域性的作家,比如说我们苏州的老作家陆文夫,他是一个比较代表性的地域作家,当然还有比如说沈从文、汪曾祺之类的,他们的写作后面有地域文化作为他写作的细节和思维,有一个非常强大的本质背景。在国外作家中比如说有福克纳,一辈子就写邮票那么大的一个故乡,还有一类不能被地域限制的作家,比如说卡夫卡、卡尔维诺。我觉得不被命名为地域作家的这种作家往往是接近于预言性的作家,他感兴趣的地方可能是人类处境,他的世界可能是虚构的。

你觉得地域性作家和非地域性作家,他们最大的区别在哪?你觉得你是地域性作家吗?比如说让你在苏州生活三个月,你可能写出一本以苏州为背景的书吗?

双雪涛:

这个绝对是完成不了,根本只能知道个皮毛,吃两个好吃的菜就能写苏州我觉得挺难的。首先第一点人肯定不能忘本,我是一个东北人,朱文颖老师是苏州人,这个烙印是不可能排除掉了,你的思维方式,甚至一些语言的方式或者你对人的看法,世界观其实都与你的地域有关系。

另一方面真正好的作品包括福克纳的作品,当我们去阅读它的时候,你不是被民俗化的展示所打动,而是超越地方色彩的叙述打动着。在我心里,这其实跟卡夫卡是相通的,是一个级别的。

朱文颖:

沈阳人说话非常幽默,而且很擅长把一种非常深刻、宏大的叙事放在很特别的表达里面,你是怎么来看待东北文学或者说你这一代出生在北方的作家?

双雪涛:

首先大家可能觉得东北有一些自己独特的风俗,但是可能会忽略,其实东北是有一定文化根基的地方。

第二,东北的作家很能讲故事,他们很专注于在叙述上,这个也是对小说本体的一种回归。像一个地域的作家或者地域的某种现象,可能更属于批评家,更属于文化研究者,作为一个写作者,可能没有那么宏观的视角,有时候也讲不太清楚,一个作家的独特性可能要大于它的共性。

朱文颖:

其实雪涛你有没有觉得,当你被定义“作为一个南方作家或者作为一个北方作家”时,心里是有某种抗拒的。因为不管是作家还是一个人,其实都有很多宽阔或细微的部分,但是一旦给你这个定义以后,就觉得被简单化了,你一般是用什么样的姿态来应对?

双雪涛:

我觉得首先自己的心态放轻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业,都有自己安身立命之本,所以可能思考的出发点是不一样的。

另外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时间是伟大的造物者,它会证明一个人的独特性,虽然这个答案是逐渐显现的。如果对文学有所了解的话,就会发现作家成群结队的现象是很多,但是时间最后会证明,一些好作品要比这些群体重要。

二、不同世代的写作者,如何在写作上迭代?

朱文颖:

有时候我真觉得就像你刚才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的看法或者说你的包容性,可能在10来年前,别人问我“你作为一个70后作家是怎么看80后作家的?”,我可能会带有某些情绪。70后作家是夹杂在中国文学的黄金时代末梢与复杂的商业文化中间的一代。80后他们已经完全被商业化了,他们没有70后作家那么多的纠结,因为他们完全接受这个东西。当时我会觉得,我是带有理想主义进入文学世界的,是比较青涩、浪漫、单纯的,可能也是用比较愚蠢的方式来面对和书写这个世界。但现在,我可能不会这么说。

就像我们经常用的一句话,每个时代都是最好的时代,每个时代都是最坏的时代,我现在跟你近距离地聊天,雪涛你的内心世界你可能要比我们这代人反而更包容,并不是因为你出生在那个世代里面你就完全带有那个世代的烙印,这我觉得蛮有意思的,雪涛说说你的想法。

双雪涛: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