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人物> 徽学:江南地域文化版图上的学术之花

徽学:江南地域文化版图上的学术之花

励志人生网 2019-05-09 21:02 励志人物 97次

  明清以来的江南,是中国商品经济、社会发展最为繁盛的地区,而在历史学研究领域,江南因其广土众民、文化发达历来备受瞩目,其中,“徽学”则是学术积淀颇为深厚的一门学问。

  在徽州,有一姓一氏的宗谱,还有关涉一府一县的谱牒

  “徽学”逐渐形成于20世纪80年代以后,它主要研究徽州区域社会、徽州商人以及徽商在各处活动引发的相关问题,其核心则关涉明清以来中国的社会经济史。

  在“徽学”研究领域,宗族一向是重要的议题之一。从明代中叶起,徽州就逐渐形成了宗族社会,“一村一落,咸居万户人烟;某里某乡,称慕千年宗族”。对于此种血缘与地缘紧密结合的宗族社会形态,清人赵吉士曾指出:“新安各姓聚族而居,绝无一杂姓搀入者,其风最为近古。出入齿让,姓各有宗祠统之,岁时伏腊,一姓村中千丁皆集,祭用文公《家礼》,彬彬合度。父老尝谓新安有数种风俗胜于他邑:千年之冢,不动一抔;千丁之族,未尝散处;千载谱系,丝毫不紊;主仆之严,虽数十世不改,而宵小不敢肆焉。”

  在明清时代,长江中下游以南幅员辽阔,宗族形态异彩纷呈,而明代以来形成的徽州宗族社会则独具特色。根据对现存历史文献的调查,上海图书馆庋藏的数以万计的族谱中,以来自徽州和绍兴两地者为数最多。而在徽州,不仅有一姓一氏的宗谱,而且还出现了《新安大族志》《新安名族志》和《休宁名族志》那样关涉一府、一县的谱牒,这极大地凸显了徽州的地域特色。近年来,明清史学界有关江南有无“宗族”问题的讨论颇为激烈,究其实际,聚讼的焦点其实是“宗族社会”之存在与否。在江南的核心地带,我们虽然也看到血缘性的宗族组织及其相关活动,但由于族众之间宗族观念的淡漠,我们绝难看到像闽广、徽州那样血缘与地缘紧密结合的宗族社会形态(亦即乡族),亦难以看到作为社会基层单位的血缘性宗族组织。在这种背景下,对于徽州宗族的深入剖析,无疑有助于进一步理解广义“江南”范围内人文类型的多样性。

  明代中叶徽商崛起,长江三角洲是其最重要的历史舞台

  在“徽学”研究中,席丰履厚的徽商活动一向受人关注。明代中叶以来徽商之崛起,是中国经济史上最为突出的现象之一,徽商挟其富可敌国的财力,极大地影响了中国历史的发展。

  在当时,徽州是个高移民输出的地区,而江南则是徽商活动最为活跃的历史舞台。从徽州的母亲河——新安江一水东下就到了杭州,以此为基点,大批徽人进入江南的核心地带——长江三角洲。早在南宋时代,来自徽州的木材、茶叶、生漆等土特产品,就源源不断地输往都城临安(今杭州)。此种流动的商品,促进了江南经济的发展,为皖南山区积累了原始资本,也培育了山乡民众早期的契约意识。

  明代中叶以后,随着东南一带盐政制度的数度变革,徽商在淮扬、两浙一带的盐业中异军突起。巨额利润回馈桑梓,又刺激了商业风气在民间的迅速蔓延。此后,大批徽州人沿着新安江的360滩,或顺着徽杭古道的石板小路,前赴后继地外出务工经商。他们凭藉坚韧的毅力和顽强的拼搏,开拓出江南一带“无徽不成镇”的新局。关于“无徽不成镇”,出身于徽商世家的胡适曾这样解释:在长江中下游各地,一个村落如果没有徽州人,那它就只是个村落。徽州人进去后,就会开设店铺,发展商业,从而将一个村落逐渐转变成为市镇……

  在江南各地,富裕程度仅次于盐商的是典当商。明清以来,当地流行着“无徽不成典”的说法,意思是典当业大多为徽州人所开,即使在一些并非徽人开设的典当中,徽州出身的职员(俗称朝奉)也占绝大多数。江南人虽然对一些徽州典当之重利盘剥深恶痛绝,但与此同时,民间也亲昵地称呼典当铺为“娘舅家”,并喻之为“穷人的后门”,这也从一个侧面肯定了徽典在便民缓急、调剂民生上的正面意义。

  除了盐商和典商之外,活跃于江南的徽州木商也相当著名。“生在扬州,玩在杭州(或苏州),死在徽州”之谚,在江南人们耳熟能详。在徽人眼中,扬州为两淮盐务中枢,不少徽州盐商后裔就生于扬州;“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的市廛繁华和杭州之西湖美景令人流连忘返,故曰 “玩在杭州 (或苏州)”。至于“死在徽州”,既折射了落叶归根的朴素情感,亦反映出来自徽州的“婺源加料双軿”寿板,在江南极受民众欢迎。当时,来自徽州的木材顺着新安江源源东下,除了供宫殿、衙门建筑,打造漕船、海船之外,亦满足了普通民众日常生活的诸多需求。在江南各地,“盐商木客,财大气粗”,无论是作为行商的木客,还是在地坐贾之木行,皆以来自徽州(特别是婺源)的木商占绝对优势。

  概乎言之,15世纪以来的江南,囊丰箧盈的盐商、典商、木商,以及本小利微的徽馆业商、茶商、墨商等,皆以其鲜明的地域特色闻名遐迩。

  巨量的徽州文书是江南史乃至中国史研究极珍贵的资料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