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人物> 孙毓棠:“半个文学家”的苦恋

孙毓棠:“半个文学家”的苦恋

励志人生网 2019-05-05 11:00 励志人物 121次

  以史学家留芳学术界的孙毓棠先生,特别强调自己是“半个文学家”。孙先生的学业和事业都在史学方面,可是他“客串”文学的成就仍不容忽视。他是新月派后期最成熟的诗人,深受闻一多诗风的影响,长篇史诗《宝马》是他的代表作,短诗集《海盗船》也颇得赞誉。他对文学的苦恋,从他晚年的两件事上可见一斑:一次他看罢学生的史学论文后,对专业问题没发表意见,却皱着眉头批评论文写得枯燥,少有文采,说“一个史学家应是半个文学家。”还有他在病危时拒绝了弟子要为他编辑史学文集的请求,却嘱托弟子为他编一本诗集,特别告诉了他用过“唐鱼”这个笔名,这是“毓棠”颠倒过来的谐音,可见他对“半个文学家”的钟情。后来弟子遵师嘱,编辑了诗集《宝马与渔夫》,1992年由台湾业强出版社出版。

  孙先生早年曾写过一篇《文学於我只是客串》的短文,把阅读和写作都作为钻研史学以外的一种休闲。对于阅读,他说:“不管是几行诗,几页散文或小说,总觉得好像终日闷暑,到晚间偶然飘来一丝轻淡的风,夹着些花香草香,无限的韵味。”对于写作,他说:“写比读当然多一种痛苦,因为有这一种痛苦才能更深切地感到趣味……斯以成功的心愈薄,所得娱乐的趣味才愈觉得浓厚。”尽管他把这二者都当成专业以外的休闲,可他仍然强调文学家要端正写作态度,不要急于求成,“艺术没有捷径,更不会‘速成’。”

  对于诗歌的形式与内容,用他的话说,“诗的内容当然比较严重。”或许与他是一位史学家有关,他强调诗人的真诚,诗应该是诗人的人格和思想的表现。写诗时,他的心是赤裸的,无任何掩饰与躲避。“和你晚餐时戴着假面具说客气话时的表演不同,在一首诗歌里的字句音节之间你无法掩饰自己。其实本无须掩饰,因为生在人类的世界里只有笔头上能许可你说坦白真挚的话。在每天的劳作以外,你觉得有许许多多的话想说,也许身边没有可谈的朋友,也许谈不懂,不如不谈;那么把心中的一团抑郁或思绪写在纸上是最好的解脱的方法。”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