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人物> 疯子在右,天才在没那么右的地方

疯子在右,天才在没那么右的地方

励志人生网 2020-09-08 14:42 励志人物 124次

原创 Dean Simonton 酷炫脑 昨天

疯子在右,天才在没那么右的地方

《名侦探柯南》
作者 | Dean Simonton
翻译 | 青
审校 | 酷炫脑主创 & Zcwhy
朗读 | 鸽仔
美工 | 雪今金
编辑 | Yukari & 灵沅
创造力似乎和心理疾病有着密切的关系。
当诺贝尔奖得主、精神分裂症和偏执妄想症患者,数学家约翰·福布斯·纳什(John Forbes Nash)被问到他为何相信是外星人让他来拯救地球的时候,他给出了一个非常简单的答复:“因为我觉得关于超自然生物的想法和关于数学的想法差不多。所以非常认真地对待了他们。”
纳什不是历史上唯一的所谓“疯狂的天才”。像画家文森特·梵高和马克·罗斯科,小说家弗吉尼亚·伍尔夫和欧内斯特·海明威,以及诗人安妮·塞克斯顿和西尔维娅·普拉斯这样的最终自杀的名家都是很好的例子。在那些没有因深陷抑郁而自杀的创造者中,我们还可以轻松地找到许多患有心理疾病的人,他们之中包括作曲家罗伯特·舒曼,诗人艾米莉·狄金森和纳什。
许多诸如此类的情况让很多人认为创造力和心理疾病有密切的关系。这样的情况确实很常见。但是,现代的心理学家认为,这个假设并不成立。毕竟也有很多其他的情况。

疯子在右,天才在没那么右的地方

《小熊维尼》
认知抑制,解除!
“天才都是疯子”这个想法的反对者可以列举出两个很好的理由。首先,在整个人类文明史中,创造型天才的数量非常多,也就是说基数很大。在这其中出现有精神问题的个体也不是什么小概率事件。其次,长期的精神疾病患者通常无法产出创造性的杰作。这样的案例比“疯子天才”要多很多。
那么,我们是否应该认为创造型的天才与疯狂是有关联的呢?答案是“是的”。现代的研究已经证实了这个联系。创造型天才的最重要过程叫作认知抑制解除——一种去关注通常情况下被注意力判定为无关而忽略的事物的倾向。
当亚历山大·弗莱明(Alexander Fleming)注意到一种蓝色霉菌杀死了他培养皿中培养的细菌时,他本可以像其他同事一样将它扔入高压釜中灭菌。然而,他却从中提取出了抗菌剂。也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奖。许多人到树林里散步,返回时衣服上都会粘着烦人的毛刺。但只有乔治·德梅斯特拉(George de Mestral)决定用显微镜做进一步研究。他也因此发现了维可牢尼龙搭扣(魔术贴)的基础。
认知抑制解除在艺术领域也一样有益。艺术天才们常常会说:“我创意的雏形常常是来自于散步时听到的一小段闲聊,或者看到的一件琐碎却独特的事情。”例如,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在《波音顿的藏品》(The Spoils of Poynton)的序言中写道,这个故事的灵感来自于圣诞夜晚餐时坐在他身边的一个女人提到的故事。

疯子在右,天才在没那么右的地方

图源网络
“疯”就可以?不,你还要够聪明。
认知抑制解除有一个负面的影响:它与精神疾病呈正相关关系。那么为什么天才们和精神病患者不是同一个群体呢?根据哈佛大学心理学家雪莉·卡森(Shelly Carson)的说法,富有创造力的天才们还有超凡的智力。智慧给了他们必要的认知控制能力,使他们能够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把过于离奇的幻想从现实的可能性中剔除出去。
根据这一构想,高智力对于创造型天才是不可或缺的,但必须与认知抑制解除结合。仅仅拥有非凡的智力只会产生意料之中、并非独创的想法。玛丽莲·沃斯·萨万特(Marilyn vos Savant)是吉尼斯世界纪录中智商最高的人,但她并没有找到治愈癌症的方法,甚至都不能制造出更好的捕鼠器。
但在那些更加注重实用性的领域里,“疯”这个属性就没那么重要了。例如,在一些理工科领域。但那些在这些领域做出革命性创新的人,他们的认知抑制解除也许不亚于那些天才作家和画家。
在儿童时期、青春期和成年初期,在某些事件的激发和特定情况下,也有可能在不会导致精神疾病的情况下激发一个人的创造潜能。这些“多元化”的经历可以是接触多元文化、双语学习和各种形式的发展逆境(比如失去双亲、经济陷入困难和作为少数民族的困难境遇)。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创作者则不太可能表现出精神疾病的症状。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