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人物> 人物风景线梁红:援救他人 疗愈自己

人物风景线梁红:援救他人 疗愈自己

励志人生网 2020-09-08 10:01 励志人物 132次

  原标题:人物风景线梁红:援救他人 疗愈自己

  

人物风景线梁红:援救他人 疗愈自己


  □本报记者 魏婉笛

  除了门诊,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副主任、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负责人梁红每天的工作轨迹,几乎都在北京回龙观医院深处的两幢平房之间。从最西南角的热线所在地到中心,往返于不过几百米的距离,对梁红来说,最称脚的不过是一双洞洞鞋。9月10日是世界预防自杀日,几天前,记者走进了梁红的办公室。

  不谈钱不行

  初秋时节,暑气未退,虫鸣焦躁。援助热线的10处坐席有4处正在接听来电,平静耳语下,连线那一头,可能是4个焦灼不安,甚至随时意图结束自己的生命。

  每晚9:00~12:00之间是热线的高峰,这个时间段,10个坐席基本会同时接通。接线员会按班组排班,轮流接线。这样的超负荷运转,使热线咨询员难有喘息时间。

  每个曾做过接线员的人都或多或少接到过让自己绝望或深感挫败的来电,包括梁红自己。

  在热线的那一头,经常会传来“每天这个时候,我特别想死。”“时间不够了,让我写写遗书。”“骨癌晚期……”做心理危机干预,尤其是做援助热线,你可能随时会被迎面砸下一块沉重的大石,却不能躲开。

  “之所以接线员的流动特别频繁,压力大是很重要的原因。”梁红对这一点很能感同身受。

  最近,是接线人员力量最青黄不接的时候。年初疫情发生,接线量陡增。很多接线员放弃休假,中心也临时抽调了部分力量参与接线工作。而现在疫情进入常态化,部分人员回归本职,在热线长期值守的人也有探亲、休假、养病的需求。接线员不够用了。

  现在,岗位招聘信息发布出去了,但结果不知怎样。可是梁红脸上却看不出有明显的焦虑,“缺人”,好像从来都是个问题。

  热线是纯公益运作,几乎没有经济回报率。“接线员的收入从哪来?”从2002年正式开通至今,维系这条心理热线的两项稳定经费来自北京回龙观医院和北京市医政医管局的拨款。梁红很感激医院一直以来给予的支持,但在北京居高的生活成本面前,这还是显得杯水车薪。

  “不提钱不行,真的。”在现有经费支持下,即便面对天天被打爆的热线和只有2%~3%的接听率,梁红表示,热线目前终究是无力再扩大规模。

  劳务支出是一方面,硬件系统的投入同样也很关键。一处独立空间、一个坐席、一部电话、一台电脑,构成了通过热线进行心理危机干预的环境系统。

  “热线工作需要科学和规范性。”梁红打了个比方:“经过疫情,我们都知道居家办公和在单位肯定是不一样的感觉。更何况是你要进行的是这样一种长时间的重脑力活动。”所以在疫情期间,热线还是坚持在严格按照防控要求的前提下到岗接线。

  规范化,是梁红特别看重的东西。热线接听环境的稳定,接线员技能的专业,这些事关心理服务伦理的底线。

  当今,社会对心理问题都很重视,很多机构萌生出做心理咨询热线的想法,也确实有不少做成了。这让梁红觉得自己并不孤独。但长期看来,热线需要规范操作才能长久运营。

  “开热线看似很简单,但它涉及的是一个科学系统,要有长期维护的持久力。”

  比如,怎么给接线员分配工作,怎么进行质量管理,怎么进行工作规范……“接线员的服务质量应该是高标准统一的。怎么培训,怎么进行后期继续教育,怎么进行督导,怎么给他们做减压……这是非常费心力的工作。”

  而这份工作,梁红持续做了18年。“我没想过停下来,从来没有。”梁红现在的想法,是如何保障热线规范运营,并作为国家卫健委心理援助热线管理办公室:“要推动热线规范化服务,我们会一直做,而且比现在更好。”

  不同的人生

  梁红快人快语,和一般印象中心理咨询师轻声细语、慢条斯理的样子不大相符。

  “都是逼出来的。但做咨询的时候会尽量控制自己慢下来。”梁红说,很多时候,自己做的事、养成的习惯都是被推着往前走。“现在做很多管理的事务,觉得时间全被挤压了。还是单纯做个医生最快乐。”

  1993年,24岁的梁红从哈尔滨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毕业,被分配到北京回龙观医院精神科。

  “刚开始,这个班上得很不安心,觉得自己那么多年学的也用不上,眼前的病人什么样的都有,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