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人物> 晚唐诗人李商隐与金陵的诗缘 10

晚唐诗人李商隐与金陵的诗缘 10

励志人生网 2020-07-28 08:08 励志人物 89次

    李商隐的诗,擅长律绝,富于文采,构思精密,情致婉转,独具一格,《唐诗三百首》中收有他的诗作24首,仅次于杜甫的36首、李白的34首和王维的28首。可见他在唐代诗人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李商隐其人其事

  李商隐(813-858),字义山,号玉溪生,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人。父亲李嗣做过县令,后到浙江为人幕僚,李商隐同往,当时他只有三岁。他在浙江住了六年多,十岁丧父,家境困顿。“四海无可归之地,九族无可倚之亲”。在这种情况下,只好跟着母亲回到故乡。他幼年读书,刻苦用功,在其叔父的教育下,打下了文学语言的基础。自称十六岁时,“能著《才论》《圣论》,以古文出诸公间”。
  李商隐十七八岁时,得到令狐楚的赏识。令狐楚历任尚书、节度使,后来做到宰相。当时的官府文书,通行骈体。令狐楚“本工章奏,因授其学。商隐俪偶(成对)长短,而繁缛(富丽)过之”。因此,李商隐以四六骈文,驰名当时。
  李商隐在令狐楚的幕下,做过巡官,前后追随将近十年。其间有一年,在时任兖海观察使崔戎幕下。他对令狐楚、崔戎都有知遇之感。他几次应举,均告失败。到开成二年(837)才举进士,但没有得到官职,这年冬天,令狐楚去世,他不得不另谋出路,乃北上陇右道,为泾原节度王茂元幕僚,不久和王茂元的女儿结了婚。开成四年,他获授秘书省授书郎,调补弘农尉。后因不满权贵的轻视,愤而辞职,移家关内。复遭丧母,体弱多病。在当时朝廷朋党斗争日益激烈的形势下,他受到各方面的排挤,只好离京(今西安)外游,度其寄人篱下的幕僚生活。大中元年(847),郑亚为桂管观察使,李商隐为其幕宾。后郑因朋党之祸贬至循州,李商隐还京,选为盩厔尉。不久,又入京兆尹卢弘正幕,“令典章奏”。后卢镇徐州,奏李为判官。大中五年(851),柳仲郢镇东蜀,辟李为节度书记,检校工部郎中。他在今属四川的地区住了五年,到过很多地方,写下了不少脍炙人口的诗篇,诸如《夜雨寄北》《无题》。大中十年(856),李商隐随柳仲郢还京,曾任盐铁推官。这时,他深感老之将至,因此发出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之叹。接着他漫游扬州、润州(今南京、镇江地区),留下了千古传颂的诗作。唐大中十二年李商隐病逝。

  漫游怀古咏金陵

  李商隐漫游怀古咏金陵,笔者从《全唐诗》中找到的就达11首之多,兹录如下:
  《莫愁》:“雪中梅下与谁期,梅雪相兼一万枝。若是石城无艇子,莫愁还是有愁时。”“石城”当指金陵石头城。梁武帝《河中之水歌》 云:“河中之水向东流,洛阳女儿名莫愁。莫愁十三能织绮,十四采桑南陌头。十五嫁为卢家妇,十六生儿字阿侯。”笔者认为“洛阳女儿名莫愁”即是金陵“卢家妇”也。
  《南朝》二首:“玄武湖中玉漏催,鸡鸣埭口绣襦回。谁言琼树朝朝见,不及金莲步步来。敌国军营漂木杮,前朝神庙锁烟煤。满宫学士皆颜色,江令当年只费才。”“地险悠悠天险长,金陵王气应瑶光。休夸此地分天下,只得徐妃半面妆。”这两首诗乃典型的吟咏南朝都城建康(今南京)之作。玄武湖、鸡鸣埭都是今南京的名胜。“江令”当指南朝陈代尚书令江总,“徐妃”当指南朝梁元帝妃徐氏,《南宋·后妃传下》:“徐娘虽老,犹尚多情。”
  《咏史》:“北湖南埭水漫漫,一片降旗百尺竿。三百年间同晓梦,钟山何处有龙盘?”“北湖即今玄武湖,“南埭”当指今鸡鸣埭,“钟山”即紫金山,它们都是金陵胜迹。
  《陈后宫》二首:“玄武开新苑,龙舟宴幸频。渚莲参法驾,沙鸟犯句陈。寿献金茎露,歌翻玉树尘。夜江江令醉,别诏宿临春。”“茂苑城如画,阊门瓦欲流。还依水光殿,更起月华楼。侵夜鸾开镜,近冬雉献裘。从臣皆半醉,天子正无愁。”这两首诗都是吟咏陈朝君臣醉生梦死的。
  《重有感》:“玉帐牙旗得上游,安危须共主君忧,窦融表已来关右,陶侃军宜次石头。岂有蛟龙愁失水,更无鹰隼与高秋。昼号夜哭兼幽显,早晚星关雪涕收。”“石头”当指石头城即今南京。
  《无题》:“重帏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莫愁堂”当指金陵莫愁当日之居所。“小姑居”则指汉末秣陵尉蒋子文第三妹清溪小姑的居所也。此外还有《江东》《隋宫》《春雨》等,也是涉及金陵即今南京的。

  《春雨》与“红楼梦”

  《红楼梦》又名《石头记》与《金陵十二钗》,“石头”“金陵”都是今南京的别名,因此它们与南京的关系是不言而喻的,那么《红楼梦》这一书名与今南京的关系又是如何?
  以“红楼”二字入诗文者不胜枚举:李白《侍从宜春苑奉诏赋》:“东风已绿瀛洲草,紫殿红楼觉春好。”韦庄《长安春》:“长安春色本无主,古来尽属红楼女。”白居易《赠广宜上人诗》:“红楼许住请银钥,翠辇同陪蹋玉墀。”上引诗句中的“红楼”泛指舞榭楼阁,与“梦”无缘。于鹄《送唐大夫让节归山》:“到时浸发春泉里,犹梦红楼箫管声。”广利王女《寄张无颇》:“羞解明珰寻汉渚,但凭春梦访天涯。红楼日暮莺飞去,愁杀深宫落砌花。”上引诗句中则有“红楼”有“梦”。《全唐诗》中有蔡京《咏子规》诗:“千年冤魂化为禽,永逐悲风叫远林。愁血滴花春艳死,月明飘浪冷光沈。凝成紫塞风前泪,惊破红楼梦里心。肠断楚词归不得,剑门迢递蜀江深。”明末谈迁《枣林杂俎》中记嘉兴朱仲莪嘲尼七律诗,末二句云:“一心未绝红楼梦,春夜犹思醉管弦。”陈卧子(子龙)《春日早起》:“独起凭栏对晓风,满溪春水小桥东。始知昨夜红楼梦,身在桃花万树中。”这三首诗都是“红楼梦”三字相连的。
  《红楼梦》其名,与一首与今南京和《红楼梦》都有关联的诗有联系,这就是李商隐的《春雨》:“怅卧新春白袷衣,白门寥落意多违。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远路应悲春畹晚,残宵犹得梦依稀。玉挡缄札何由达?万里云罗一雁飞。”《石头记》第五回有“新填红楼梦仙曲十二支”句,旁有批注云:“点题,盖作者自云所历不过红楼一梦耳。”这“红楼一梦”与李商隐的“红楼”“得梦”正相关合。雪芹的好友敦敏曾有“秦淮旧梦人犹在”句,此“秦淮旧梦”即指雪芹的“红楼一梦”。而李商隐的“红楼”“得梦”则是“白门”之梦。“秦淮”“白门”都曾是南京的别名,这就不难看出,《红楼梦》这一书名实自李商隐之《春雨》中的“红楼”“梦”中来。
  再说,《红楼梦》第四十回中,林黛玉说:“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欢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有的版本作:“我最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欢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笔者以为,不管曹雪芹喜欢不喜欢李义山的诗,肯定是读过李义山的诗作的。因此,他从李义山的《春雨》中得题“红楼梦”也就是顺理成章的。 严中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