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人物> 超现实流放诗人

超现实流放诗人

励志人生网 2020-05-10 00:06 励志人物 79次

2013秋冬,百步穿杨,五步变装。

超现实流放诗人

超现实流放诗人

只是,再开眼也不能让一些人买单——搞些花里胡哨的,作什么用?一般情况下,答案不过是审美和娱乐价值。可Chalayan是个罕例,他的设计表象已足够迷人,但内核更富吸引力。

( I )

超现实流放诗人

1970年,Hussein Chalayan生于被土耳其和希腊政府划分为南北两半的塞浦路斯。随着暴力事件升级和民族清洗法案颁布,八岁的他被迫搬至英国寻求庇护,接着经历了寄宿学校和父母离异。母亲重婚后,他回到土耳其,和素不相识的继兄继妹挤一个小房间。总而言之,归属感对Chalayan来说是个模糊的概念,他向往无根的自由——多元的伦敦——于是考进中央圣马丁学时装设计。

超现实流放诗人

Chalayan的时装设计生涯始于一场葬礼:他把毕业设计埋进墓地,让衣物和金属丝发生化学反应,又在毕业秀前挖了出来,以呈现其中沉淀的时间和生命。伦敦买手店Browns一眼相中,拿下整个系列用来装饰橱窗。这一切,要比Margiela的霉斑系列早7年。

超现实流放诗人

九十年代早期,Chalayan风格尚未成型,但他在布料上的实验精神有增无减。他用过纤维玻璃,也创造了从羊毛渐变至丝绸的新型布料,并一直都对纸质青睐有加。今年MoMA“臭名昭著”的Björk回顾展就展出了Chalayan为她设计的信封夹克。正是这件夹克和Chalayan在寄宿学校与母亲通信的回忆,延伸出了一系列信封裙。折叠数次,纸裙就能变作信件寄出,远在天涯又何妨,缺席即存在。

超现实流放诗人

“Absence in Presence”作为艺术手法出现,最早见于后现代主义艺术批评家Rosalind Krauss对毕加索“小提琴”(1912)的解读,压扁、变形的平面无疑是在提醒观者传统绘画的维度幻象。隐藏不见的,既是主角,也是变形的记忆。

超现实流放诗人

在名为“Echoform”的1999秋冬系列中,Hussein Chalayan设计了一组丹宁裙,看似相同,实则每件都是前者有所添加的二重身。口袋、缲边,从无到有,恍惚梦幻,追溯原型,回忆并制造回忆。

超现实流放诗人

超现实流放诗人

超现实流放诗人

时光回转一年,便是1998秋冬的“Panoramic”,与“Echoform”彼此呼应。行走的不仅是模特,更有光影和镜像在既定空间中混淆视听。Chalayan把这个空间比作限制:“它如同语言,或文化信仰的自身限制。人们创造语言,却在其中迷失方向。”

超现实流放诗人

语言自身的局限性是Chalayan的恒定主题之一,受《爱丽丝梦游仙境》里变形药水启发,Hussein造词“Ambimorphous”,作为2002秋冬系列名称。先加后减,他勾绘出形似民族服装但并非民族服装的设计,并以此为轴心向两头衍生。

人们无法描述没有从属的设计。正如Ludwig Wittgenstein所说,描述未知很难,因为与之对应的词汇尚不存在。

(II)

超现实流放诗人

超现实流放诗人

概念性设计似乎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而Hussein Chalayan并不缺乏入世的勇气,且乐于通过作品讨论现实问题。1998春夏“Between”结尾,六位身着不同长短穆斯林妇女头巾的模特依次亮相于台上,最终离全裸只差一个面具的距离——性感带既是空间概念,也是文化概念,好比文化区域的划分。2015春夏系列又一次回应了这个主题,面纱下的中东女孩投来质询的目光:“究竟是什么定义了我们?地域?性别?国籍?种族?”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