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人物> 文学家马识途

文学家马识途

励志人生网 2019-04-14 16:01 励志人物 183次

文学家马识途

2012年6月5日,马老为本报亲笔题词。

文学家马识途

每年元旦,马老都要写“无愧无悔,我行我素”这八个字勉励自己。

文学家马识途

马识途寄语华西

文学家马识途

2009年2月18日,马老在家中使用电脑写作,马老是同时代的作家中最早会用电脑写作的人之一。

马识途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上世纪80年代初便担任四川省作协主席,几十年来,他著作等身,秉持作家良知,与时代同行。

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初马老在上海求学时,他就如饥似渴地阅读鲁迅、茅盾、巴金等伟大文学家的作品,从中汲取最宝贵的营养,这些作品也成为照耀他革命之路的一盏盏明灯。解放前马老开始动笔写《夜谭十记》,解放后,马老又在《四川文艺》、《人民文学》、《解放军文艺》等刊发表小说《老三姐》、《找红军》、《接关系》、《小交通员》、《回来了》等,这些激扬文字又鼓励更多年轻人找到人生奋斗方向。

鲁迅和巴金一直都是马识途文学创作上的“精神导师”。至今,马老的书桌上还摆着鲁迅和巴金的两尊铜像,铜像总是被擦拭得一尘不染。

与巴金一见如故

“蜀中五老”同游桂湖

“丁卯之秋,八月既望,老作家巴金回川重访故里。八三老人终如素愿。与同龄老作家沙汀、艾芜暨巴蜀耆宿九三老翁张秀熟欢聚于桂湖,再聚于锦城。怡如也。不才痴长七十有三,幸居老龄,弗愧形秽,亦忝列末座。巴老侄李致及女晓林等与焉。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老年始一聚,鬓发各已苍……”凡是马老家中来了重要客人,宾主双方相谈甚欢,每每聊到中国的文学,中国的文人时,马老总会站起身来向对方指着悬挂在客厅正中一幅精心装裱的隶书作品,“看!那是我写的《桂湖集序》,记载了张秀熟、巴金、沙汀、艾芜和我同聚桂湖的事情。”

1987年10月,金秋时节,桂蕊飘香,中国文坛巨匠巴金回到久别的故乡成都探亲访友,这是他第4次也是最后一次回川。艾芜、马识途、沙汀、张秀熟等陪同游升庵故里桂湖,赏桂游湖,其乐融融,当年张秀熟93岁,巴金、沙汀、艾芜三老83岁,马识途73岁,时称“蜀中五老”。

事后,激情难耐的马识途用他标志性隶书撰文《桂湖集序》,洋洋洒洒两百余字,记载了这次“五老游桂湖”,张秀熟、巴金、沙汀、艾芜依次在书法作品最后签名留念。那次巴金在家乡住了17天,五老还一同赴蓉城蜀风园草堂餐厅品尝正宗川菜,巴金当时腿不方便,多年来一直坐轮椅代步,但那天去和四老聚会时心态极佳,竟然坚持自己步行前往。酒酣耳热之际,五老相约七年后再次聚会。

2005年10月24日巴金逝世,马识途悲痛之情难以言表。当时聚会游桂湖的文坛老友都驾鹤西去,马识途悲伤中写下挽联:“磊落坦诚讲真话,冰心玉骨著文章”。

说起与巴老的相识,马老介绍:“我在上海读书的时候就喜欢读巴金的‘激流三部曲’,神交已久,心灵相通。解放后在北京参加作代会才和巴老见面,一见如故。我很佩服巴老敢于直言。”

“讲真话”是三十多年前巴金先生在《随想录》中的呼喊,到今天已经成为当代知识分子的价值标杆,而“讲真话”也是马老终生不渝的座右铭和最高追求。马识途在为巴金写的《告灵书》中这样写道:“巴老:您走了,举国同悲。秋雨淋淋,苦坐斗室,悲思不已……这两天来找我的记者,问起对巴老您的看法,我只回答一句:假如说鲁迅是中国的脊梁的话,我说巴金就是中国的良心。”

听鲁迅演讲

珍贵照片曾保存几十年

一代文豪鲁迅对马识途的影响贯穿了他的整个求学路。马老早年在忠县读中学的时候,国文教材有一篇《狂人日记》,“这是我第一次读到鲁迅的文章,虽然当时我不知道鲁迅是谁,但课文中那句‘这是一个吃人的世界’对我的震撼和启发特别大。”后来马老从四川辗转至北平就读北平大学附属高中,没想到竟然亲眼见到了鲁迅先生。

马老回忆说:“当年我在高中读书的时候,有一天,学校一位思想进步的同学找到我,‘走,我带你去听鲁迅的演讲。’当时,北京各大中院校慕名而来的数千学生把操场挤得密密麻麻。“我印象最深的是鲁迅先生个头不高,他就站在桌子上演讲,虽然具体内容我忘记了,但他讲得很有激情,现场也是掌声和喝彩声不断。”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