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人物> 清代文学家刘熙载与海派书法

清代文学家刘熙载与海派书法

励志人生网 2019-04-14 16:00 励志人物 105次

刘熙载墨迹对联

刘熙载墨迹对联

《艺概》同治十二年刻本封面

《艺概》同治十二年刻本封面

 现上海龙门邨即龙门书院旧址

 现上海龙门邨即龙门书院旧址

  王德彦

  以《艺概》等著作驰名的晚清著名学者刘熙载(1814—1881年)对中国诗文词曲、书法等理论有着巨大影响,包括对海上书法的影响,然而,长期以来,无论是书法实践还是书学理论,上海书法界并没有给予刘熙载应有的地位。《东方早报·艺术评论》本期特刊发一些学者对此进行研究的文章。刘熙载寓沪十四年,正值以任伯年、吴昌硕领军的“海派书画”骤然兴起;刘熙载主讲龙门书院,寓居豫园地区,其《艺概·书概》就校刊行世于此时此地。

  以《艺概》等著作驰名的晚清著名学者刘熙载(1813-1881)寓沪十四年(1867-1880),正值“同光中兴”时期(1862-1908),以任伯年(1840-1896)、吴昌硕(1844-1927)领军的“海派书画”骤然兴起;刘熙载主讲龙门书院,寓居海派书画的发祥地——豫园地区,其《艺概·书概》就校刊行世于此时此地(初刻本,1873年)。无论从时间还是空间上看,刘熙载与海派书法都有着一种无法割舍的天然联系。遗憾的是,无论是书法实践还是书学理论,海派书法都没有给予刘熙载应有的地位。海派书法海纳百川,为什么不纳刘熙载?笔者蓄此疑惑多年,今天冒昧地提出来,以求教于各位方家。本文将通过文献的梳理,以事实为依据,还刘熙载海派书家之名分。

上海龙门书院图

上海龙门书院图

  一

  谈论海派书画家,总是绕不过《海上墨林》,因为《海上墨林》是20世纪20年代以前上海地方书画史书籍,它不仅收录的海派书画家最全,而且也记载了许多海派书画家的重要资料,是海上画派研究的必备资料。《海上墨林》撰者杨逸(1864-1929),字东山,号鲁石,晚号无闷,又号盥雪翁,上海人。《海上墨林》正编及二次增补,由宋代以迄清末,共录得八百一十余人,以清代后期人数最多,从中可以窥见上海开埠后文化活动的发展轨迹以及“海上画派”形成前后的艺坛概貌。此书分邑人、寓贤、方外、闺彦四类,作者以简练的笔墨,介绍每位书画家的籍贯、简历、艺术造诣、代表作以及与艺友交往的情况等。有些记录为其亲身见闻和采访所得的艺人艺事。杨逸在《海上墨林》的《自记》和《例言》中云:“弗论诣深诣浅,名晦名彰,彚录于记”;“凡属能书能画、均归采纳,不存品第高下,严选慎选之意”;“有涉即录,虽穷乡女儿,亦得以名字传以后世”。可见《海上墨林》的录入标准并不是很高。以这样的标准衡量,《海上墨林》完全不应该忽略刘熙载。难道刘熙载还不若一个“穷乡女儿”? 我们有理由提出这样的疑问:《海上墨林》收录书画家的标准是否与其《自记》和《例言》所示一致?《海上墨林》的记载是否准确、客观、全面?笔者认为这些问题都有商榷的余地,如“赵之谦”条的“时游沪滨”之说就不够准确,因为赵之谦真正到沪的准确记录只有同治十一年四月(1872年)那一次,何以言“时游沪滨”?《海上墨林》失收刘熙载无疑也是此书的一大缺憾。刘熙载的龙门弟子,如袁昶、沈祥龙、李平书等则收入了《海上墨林》。其中,李平书还是上海最早的画会组织“海上题襟馆金石书画会”的成员;1910年上海书画研究会成立时,任第一届会长,而杨逸也是上海书画研究会成员。《海上墨林》之后出版的一些记录海上书画家的资料,如《海上书画家名典》,尽管也称以“不唯名家,更多是为未名者留印”为原则,但也未收录刘熙载。在书学界曾产生较大影响的“海派书法国际研讨会”, 名家咸集,《海派书法国际研讨会论文集》收录论文53篇,近60万字,竟然没有提到“刘熙载”三个字。“海派书法晋京展”作品横跨百余年,亦没有刘熙载的位置。与“海派书法晋京展”形成对比的是2004年在广东美术馆举行的“广东历代书法展”,其中“入粤名人书法” 部分,竟展出了由 “梁氏拾清楼所藏”的刘熙载作品《褚遂良摹〈兰亭〉题跋》行书扇面。刘熙载于甲子(1864)八月初被任命为广东学政,是年底入粤,乙丑(1865)正月初一抵广州,丙寅(1866)年五月辞去广东学政一职。刘熙载入粤只一年余,广东书坛就将其书法作品纳列“入粤名人书法”给予展示,而刘熙载寓沪十四年,海派书法却对其视而不见。我们必须承认,海派书法虽然号称“海纳百川”,但在对待刘熙载的态度上却远没有广东书坛开阔、大气。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