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人物> 八旬儿童文学家葛翠琳:身体好的时候都写作

八旬儿童文学家葛翠琳:身体好的时候都写作

励志人生网 2019-04-14 14:55 励志人物 114次

  从夏天就开始往葛翠琳的家里拨电话,一直到冬天才见上面。她家地处北京一片繁华的商务区,小区里不少业主把房子出租给了不同的公司。公司一多,总有人来敲门,有的是推销的,也有的人来应聘走错了房间。“我很不容易,84了,站起来走到门口去开门,刚坐下又敲了。”葛翠琳不得不在大门上贴一张纸条,注明这里是私人住宅,谢绝推销和应聘。“接电话也是,我要站起来再走到电话那儿,就得响第四声了。不敢走快,怕摔了。” 新京报记者 姜妍  

  身不由己

  不敢约人,怕自己“晕乎”

  葛翠琳已经有十多年不大出门参加活动了,也不在家里接待什么客人。“现在身体情况不稳定,人老了身不由己。”她有低血压的毛病,有时候高压才80,“那我就不敢动了,只能躺着,看点儿书、看点儿稿子。”高压到90的时候,她才敢起来活动一下。身体的原因让葛翠琳不敢轻易约人到家里来,她怕人家来了,自己晕晕乎乎没法动弹。有一次儿童文学评论家李东华约好了要来家里,结果到了中午葛翠琳发现自己血压又是很低,只好打电话取消了见面。“所以一般我都不约人,你这打了好几次电话了,我老是不答应对不住你。”

  天气好外加身体也好的时候,葛翠琳会下楼走走。出门前她都会量一下血压,高压不够90她就不出去。也有的时候走着走着膝盖就不能弯了,她就得停下来缓一缓。她曾经发过两次急性心梗被送到医院抢救,心脏里放了4个支架,最后一次支架放不进去了,上了两次手术台也做不了手术,就得靠吃药维持。“吃药也麻烦,阿司匹林吃着,但鼻子有时候会流血,所以就是对付。”对于身体的各种毛病,葛翠琳有个自己的比喻,她说就像破自行车推着推着就不转了,因为很多零件不行了。“牙也不行了,吃东西当然就差了,消化营养也差了,这都是自然的。冬天了,树叶都落了,就得顺其自然。”

  面前的茶几上摆了一些饼干和点心,这些就是葛翠琳每日的早餐,她怕麻烦别人,早上喝碗奶吃块点心就算完成了。“老人的事挺累人的,我现在做不了多少事,只要不累赘别人就不错了,尽量自己料理。”“你们年轻人比老年人困难,得上班得拼搏得竞争。”临走的时候,她往我和摄影的口袋里各塞了两大把糖。

  ■ 岁月回声

  “给孩子们写书一定要认真努力,多花心血,童年时代读过的书,会影响人的一生。”

  “我就写了几个中长篇,比如《翻跟头的小木偶》,小木偶是让人操纵着,让它表演什么就得表演什么,不能由自己做主。小木偶所有的活动,都是因为幕后有一只手。就像生活中我们也能看到很多人,他的笑,他的哭,他的慷慨激昂,都是因为幕后有一只手在操纵,没有真正表现他自己的想法。”录自新京报2008年11月18日葛翠琳访谈

  心系创作

  身体好的时候都写作,羡慕人家“那一桶铅笔”

  从1949年开始,葛翠琳就给孩子们写作,写到现在已经60多年了。对她来说没什么节假日,只要身体好的时候,她上午都会写作。“一般上午不打电话,写的东西会打断了,下午有时候打打电话。”

  大部分的上午时光,葛翠琳都会工作一个多小时。她就坐在落地窗边的那把椅子上,透过二楼的玻璃窗,能够看到小区里的树。她身边的小桌子上有一个笔筒,里面一大把削好的铅笔。她现在喜欢用铅笔写字,写出来的字清晰,写错了还可以擦掉。但是铅笔写着写着就粗了,她就得事先削好一大把,一天把所有铅笔都用一次,第二天写稿前再都削一遍。“我过去到中宣部开会,他们的会议桌上有一桶削好了的铅笔,削得特别尖,写出来的字特别清楚,那次开会我用了好几根。我不羡慕人家配车和待遇,我就羡慕他们那一桶铅笔。”

  提携新人

  冰心奖“不要政府一分钱,都是尽社会义务”

  下午是她看稿子的时间,在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她花了大量时间看冰心奖的投稿。

  从创办到现在,冰心奖已经来到了第24个年头。“现在写儿童文学的作者,大多数都获过这个奖。”冰心奖每年出版4本获奖作品集,新作奖、作文奖小学卷、初中卷、高中卷,每本书大约收录30个人的获奖作品,年轻的儿童文学作者就这样一批批成长起来。“他们一般来说都是弱势,自己想出书发表文章有困难,这样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获奖后可能会得到各方面的重视,他们就有机会从事为孩子写作的工作了。你给他一次机会,他就更努力。”葛翠琳谈起社会上还有冰心散文奖、冰心青少年作文大赛这类的奖项,“他们收费,有的家长告到我们这儿,其实跟我们没关系,我们一分钱不收。这个奖本来培养的就是经济能力比较弱的边远省份贫苦地区的创作者,比如民办教师。收费还要加重他们的负担。我们从不收费,一收费性质就变了。”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