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人物> 怼起人来的诺奖女诗人,这酸爽

怼起人来的诺奖女诗人,这酸爽

励志人生网 2019-12-19 08:57 励志人物 120次

辛波斯卡(亦译作希姆博尔斯卡),波兰最受欢迎的诗人,1996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词评价其“通过精确的反讽将生物法则和历史活动展示在人类现实的片段中”。

辛波斯卡曾在文艺评论杂志《文学生活》做过28年编辑,这期间杂志开设了一档名为“文学信札”的专栏,用以回复投来稿件的作者。

在这些回信中,辛波斯卡再次展示了她功力深厚的毒舌,毫不留情地向那些“烂稿作者”开怼。

在辛波斯卡看来,“这并非无可挽回的行刑”,况且她自己的文学之路也是从糟糕的小诗和小故事起步的,“泼头冷水常有醍醐灌顶之效”,自己只是努力教给他们一些常识,鼓励他们认真思考自己写出的文章,并来一点自我批评。

不过,多年以后回看这些酸爽的文字时,辛波斯卡也产生了新的感觉——“‘信札’的趣味性要高于它的教育意义。

以下文字就来源于这些信札。

乌宾:如何才能成为一个文学家?您提了一个麻烦的问题。就像一个小男孩问,孩子是怎么生出来的,妈妈说,过一会儿再给他解释,因为现在自己很忙。这时小男孩缠磨:“哪怕给我讲讲小孩的头是怎么生出来的啊。”……怎么办,试试吧,那我们就告诉您“头”打哪儿来:要成为文学家,首先得有点儿天赋!

H.C.:没有文学天赋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儿,很多聪明、睿智、高尚且在其他领域有过人之处的人也没有。当我们说某篇文章毫无价值的时候,我们并无意冒犯任何人,也不想使得他怀疑自身存在的意义。重要的是,我们不能总是以中国式的委婉来表达自己的观点。以前啊,在“文化大革命”以前,中国人会告诉那些不太幸运的诗人几句话!大概是这样的:“您写的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倘若出版,它耀眼的光芒定会令整个文学界黯然失色,而其他同样从事文学创作的人将会痛苦地意识到自己的微不足道……”

芭西卡:“我的男朋友坚信,我这么漂亮是写不出好诗的。你们觉得,我附上的诗怎么样?”我们觉得,您的确是个漂亮的姑娘。

玛丽娜·Z.:“你们随便改吧,只要出版就好!”——我们大改特改,结果改成了《洛桑之歌》。不幸的是,它早就被出版了。

(注:《洛桑之歌》是波兰诗人密茨凯维奇的诗集)

热戈塔:如果我们出版了你的作品,请告诉我们卡其米日·普什德韦·泰特马耶尔现在的地址,这样我们就可以寄给他百分之八十的作者版权费了。

托马斯·K.:“我在偶然间写出了二十首诗,我想将它们出版……”不幸的是,伟大的巴斯德曾说过一句真理,偶然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灵感的缪斯是精神错乱时才碰上了您。

尼科德姆·R.:如果您的名字真的叫尼科迪默斯,那下周就是您的命名日了,向您致以最诚挚的祝福。当女士们在厨房里忙着准备饺子的时候,您可以在男客人们的簇拥中读您的《单身汉警句》。也许我们有些老派,但我们坚持认为,女性不必听到所有东西。

亨·泽特:您故事中的女性有着不同的名字,但除此之外她们千篇一律,这种同一性是非常无趣的。看在上帝的分上,我们的祖国有无数不光漂亮,而且勇敢、令人难忘、幽默、迷人的女性——她们如此优秀,甚至放眼世界也脱颖而出。只是她们运气不好,不能被写进我们年轻人的文章里。在文中,脑子有坑的女性形象是多数,她们被剥夺了思想,完全就是用来引起怜悯的工具。那个不得不与她们交谈,然后写下这一切并寄来编辑部的男孩真是不幸。您有才华,但没有女人缘。

卡里:我们相信,所有出现在这篇文章中的女孩都源自生活,并且和作者在一起过。然而这一切并不会开花结果,因为女孩的数量并不一定会改善作品的质量。司汤达先生在这方面的经历更加悲惨,但或许因此他才花了更多的时间来思考女性,将她们彼此区分,并就爱的本质提出一些至今依然适用的看法。就这样。

怼起人来的诺奖女诗人,这酸爽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