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人物> 聂茂:教授原来是诗人

聂茂:教授原来是诗人

励志人生网 2019-04-09 23:10 励志人物 79次

大家都认为他是教授

他确实是一个教授

而且是一个没有当过讲师、副教授

一到中南大学

就直接破格晋升为学科带头人的教授

但他不是一个从高校到高校的教授

而是一个当过医生、当过记者和编辑

有过丰富社会生活经历的另类教授

骨子里,他其实就是一个农民

一个埋头干活、像水稻忠于阳光的农民

或者说,他是一个诗人

事实上,他最早从事文学创作的

就是从诗歌开始的,并在诗坛小有名气

他不是别人

他是聂茂

聂茂:教授原来是诗人

  一、他自道,把教学和科研放在第一位

  他是一个平凡的人,他又有点不平凡。说他平凡,他其貌不扬,操着一口浓重的乡音,走在路上毫不起眼。说他不平凡,是因为他的经历,他的坚持,他的成就。

  这位全能型“学术大牛”,高质多产,他在诗歌、散文、小说、报告文学、纪实文学等多个文学领域已取得令人羡慕的成绩。当时还是复旦大学学生的他,用一篇厚重的散文《九重水稻》在《人民文学》1991年2期头题推出,立即引起文坛关注,很快选作1991年7期《散文选刊》头条和《1991年散文年鉴》头题,不久又获得《人民文学》创刊45周年散文大奖——此奖全国共评出十名,前两名分别是冰心老人和著名军旅作家周涛,第三名就是聂茂。在人民大会堂,刘白羽先生亲自颁奖。后来他又陆续发表《保卫水稻》《崇拜水稻》和《农事》等力作。评论家朱日复在《文艺报》称“聂茂的散文创造了水稻的新意境,拓展了散文的新空间。”《小说月报》《长江文艺》都曾刊载过他不同的短中篇小说。2008年,全国第一部反映留守儿童的报告文学《伤村——中国农村留守儿童忧思录》一出版,就立即受到社会的普遍关注。除此之外,他尚有散文集,长篇小说等都受到了学界不同程度的关注。聂茂教授正像一个“万花筒”:记者、散文家、小说作家……

聂茂:教授原来是诗人

  其实,聂茂教授的文学梦最早就是从诗歌开始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聂茂教授的诗集《玻璃房子》《因为爱你而光荣》就先后出版。他的诗歌在《人民文学》发过诗歌头条(与赵红尘合作的大型组诗《九歌》发表在1991年3期《人民文学》;长诗《英雄挽歌》发表在1998年11期《人民文学》的诗歌头条),《人民日报》也破天荒地用大半版推出过他的长诗,《诗刊》《诗歌报》和《星星》等名刊也都发表了不少聂茂教授的诗作。据他回忆,在湘潭大学读研究生期间,他写下了《中国的天空》《黄河谣》和《父老乡亲》等诗作,学校还特地做了两次专场的聂茂诗歌朗诵会,甚至当时还有青年抄写他的诗歌谈情说爱。这些都是何等的光荣与幸福的事情。七月派代表诗人之一、原湘潭大学知名教授彭燕郊则把聂茂比喻成“文艺蓝天下的苍劲雄鹰”,并在1997年9期《诗刊》上发表长篇评论文章,认为其诗歌创作特点是“真挚吟唱”,其艺术张力来自内心的“宁静明朗”。

  在这之后,诗人聂茂经历了中国社会转型的种种痛苦与选择,幸亏,他抓住了求学的关键节点,从复旦大学首届作家班,考上了湘潭大学古典文学研究生,师从唐宋诗词大家刘庆云先生,一毕业即到《湖南日报》从事编辑、记者工作,其间还不断地写诗。1999年,他放弃国内的一切,毅然决然地留学新西兰,四年后,学成归国,顺利地走上了中南大学的讲坛。他明确地知道自己作为老师的职责,那便是手执教鞭,教书育人。他也知道作为一名教授,就要精钻科研,为文新院的学术腾飞添砖加瓦。他说,如果将热爱写诗的“我”比成“小我”,那么教学和教研则是“大我”。对“大我”的十二万分的追求势必会压抑“小我”,但教学和教研则是他作为教授、学者的良心所在。他始终把教学和科研放在第一位,也确实身体力行。家住在铁道学院,距离上课教室有20多分钟的车程,但聂茂教授从未迟到,反而经常比学生先到一步。他说,这是出于对学生和教学的敬意。这位卓有成就的诗人、教授,我们却从他身上看不到一丝对教学的敷衍气息和对学生的不可一世的傲气,反而多了一种时刻检视自我的谦虚,和平易近人的亲切。

聂茂教授在奥克兰

聂茂教授在奥克兰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