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人物> 老金是好作家也是好画家

老金是好作家也是好画家

励志人生网 2019-04-07 23:28 励志人物 101次

(原标题:老金是好作家也是好画家)

石建邦

《方岛·夜之旅》 她过于的热情或缺乏的热情,形成了一种静态,深深印在你的身上、或是蓑衣箬帽之间,如雪花融化了原有的形状

我平时不大看小说,对金宇澄先生也并不熟。四五年前在乡下度假,无意中读到他的《繁花》,竟大为感动,觉得有许多共鸣。私下以为,小说写出了上海特定的历史记忆,堪称是一部上海的《百年孤独》。这么喜欢《繁花》,纯粹有点一厢情愿,后来也没有想到它会这么红。

读这部小说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书里面的插画,感觉同样不俗。尤其开首那帧,是阿宝和蓓蒂吧,一对童年排排坐在皋兰路老洋房顶上,远眺黄浦江风景。图注文字说:“瓦片温热,黄浦江船鸣”。那意境,真能触动人,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那上方两只不经意飞过的小鸟,似乎更有许多隐喻在里面。当时心里就想,这个上海老克勒,有一手,画得好。

今年上海书展期间,上海图书馆特别举办金宇澄的手绘插画展,我抱着一窥究竟的好奇心去看了。文学界都喜欢叫他老金,而且他的画作落款也常这么自署,我也就叫他老金吧。

大致说来,老金此次的插画展给我以四类风貌。一类是人物情景画面,带有点故事性,算正常的插画。一类是各种示意图,如小毛和银凤等居住的房子室内结构和布置,当年自制沙发,服饰穿戴,计划经济时代凭票证供应食品的说明图等等,貌似客观写实,其实很能勾起情感记忆。像里面有一张梳妆台,镜子、剃刀、梳子各种器具外还放了一沓报纸,报上标题是“西哈努克亲王今日到京”。呵呵,很有历史感,今天看来甚至有点反讽的意味。第三类是手绘地图,也带有示意的性质,如法租界卢湾区地图,《繁花》地图(1960 - 2000),上海消失的旧街道及设施示意图等等,图上有密密麻麻的文字标记。看似客观描述,老金不厌其烦不动声色地画出来,其实是一种珍贵的情感寄托,无声胜有声。最后一类,则带有明显的创作意味,能脱离文学作品而独立存在,手法新颖,往往有梦幻或时空交错的意味,大胆现代,而又不失温情。尤其那两幅年轻姑娘,带有明显的青春追忆,清雅鲜活。画得天真,看得感伤。

也许用不着我啰唆,老金的绘画功底了得,素描速写能力和专业画家并无两致。我想他的童子功很深,平时画画描描、塌塌弄弄已经成为习惯。而且,他在视觉记忆方面出类拔萃,细节惊人,这即使在专业画家中也是很少见的。

更可贵的是,老金的画里弥漫着一种自由的想象力,而且手法多元,不拘一格,不乏有趣调皮。展览开头,老金为《繁花》这本书画了两张小画,小中见大,颇有点宣传片的意思。第一张画个小女孩两手攀缘在一个大盆或大碗边上,看着碗池里水波荡漾,《繁花》这部书被人掀开一角,里面的一群人涌出来,登上紧靠的小船。另一张则将这部书放在一个餐盘里,一只手用筷子正夹开书页一角,同样,一群人物出场。这种手法,既是多维时空的交错,更是芸芸众生,虚虚实实,人生舞台,出场收场的暗喻互换,里面藏有很多话头可以琢磨参详。还有几张画,他则将物象拆解重置,有西方马格利特(Rene Magritte)等现代画家解构重构的轻松大胆。

我一直觉得现在的许多画家读书太少,画作缺乏起码的文气和修养,意趣平平,更谈不上思想性可言。其实我们的传统历来是推崇文人画,鄙薄匠人画的。因为读书人,文人士大夫历来是引领文化风气的主导者,是推手。他们的地位和话语权一直比职业画家高得多。现在回过头来看,这是很有道理的。古人讲“文章千古事”,可以说,文心到了,他的字画手泽自然就有看头,自然就有生气在里头。近几年,在许多所谓“大师”的画里,竟毫无诗意文心可见。

而且古今中外,文艺之间的关系从来密不可分。都说巴黎是世界艺术的中心,当年艺术家与诗人、文学家、批评家、演员等相互之间,大家是在一起抱团生长的。大家经常一起厮混在咖啡馆、酒吧,相互交流、切磋、争论、碰撞,各取所需,各自成长发展。而且,很多人本身就多才多艺。记得去年,毕加索的诗集整理出版,向世人展现了他鲜为人知的文学一面。又如法国著名诗人亨利·米肖,是赵无极绘画上的知音,米肖多次为赵的作品配诗或撰文,而他本人,也是一个不俗的画家。至于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帕慕克和高行健,他们从小都有绘画上的天赋。诸如此类,不胜枚举。从这个角度看老金,应该说他是得风气之先的,百年上海的文化积淀给了他充分的心性滋养,既本土又洋派,自信而从容。左右开弓,一手写作,一手画画,这也是我们所乐见的,今后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