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人物> 李敬泽:身在贵州,做感知时代的候鸟

李敬泽:身在贵州,做感知时代的候鸟

励志人生网 2019-04-07 23:27 励志人物 52次

原标题:李敬泽:身在贵州,做感知时代的候鸟

李敬泽:身在贵州,做感知时代的候鸟

李敬泽

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在出席第五次汉学家文学翻译国际研讨会时,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他表示,“新一辈的贵州作家,应继承贵州老一辈文学家的传统——虽身在贵州,但要做感知时代的候鸟,发出时代的先声。”

肖江虹《傩面》

非常“贵州”,艺术饱满

作为第七届鲁迅文学奖的评委,李敬泽对贵州作家肖江虹的获奖作品《傩面》印象深刻。

“《傩面》是非常‘贵州’的作品,写贵州山村里的故事。虽说写山村,但实际上把时代变革中人们心灵上的激荡和对寻求安稳的渴望充分表达了出来。”李敬泽说。

《傩面》发表后,在各种文学排行榜上获得了很高的评价。李敬泽认为,《傩面》在艺术上非常饱满、充盈。通过写传统的傩戏,让读者看到了千百年运行在我们精神上安居、安乐的精神内涵。而作家通过对生活深入的认识和感受,记录了大时代的变化和身处变化中的人们,心灵上最微妙、最幽深的东西。

“我为贵州能有这样的作品和作家感到高兴。”

贵州文学

在中国当代文学中发挥重要作用

采访中,李敬泽多次提起何士光及其作品《乡场上》,他认为,贵州虽地处偏远,但在中国当代文学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上世纪80年代,以何士光老师为代表的贵州作家群崛起,他们敏锐、有力地反映了时代的变迁。如果我们在文学中寻找改革浪潮的记忆,可能我们首先想起的就是何士光老师的《乡场上》。”李敬泽说。

“《乡场上》抓住了那个特定时代中的普通人的情绪和精神状态,我认为这是贵州当代文学非常优秀的传统。”李敬泽说,现在,贵州又涌现了一批非常强的中青年作家,如肖江虹、王华、肖勤等等,对于他们来说,更应该认识到贵州文学在当代文学中的价值。

“身在贵州,但是要做感知时代的候鸟,发出时代的先声。这不仅是继续老一辈贵州作家的传统,也应该是贵州中青年作家的力量所在。”李敬泽强调说。

请汉学家来贵州采风

让他们感受不一样的中国

说起本次汉学家文学翻译国际研讨会,李敬泽表示,让文学作品走出去,让更多的中国文学、中国故事、中国精神抵达世界各地,是现在以及以后相当长时间中国文学重要的任务。

“文学在传播中国文化、让世界了解中国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当前,我国文学的走出去取得了很大的进步,越来越多的中国作家和作品进入了欧美国家和其他国家的主流市场。但是,文学作为精神产品走出具有特殊性,需要我们做水滴石穿的长期的努力。”

李敬泽继续说,仅从翻译来说,近十年,从事中国文学的翻译家队伍在不断壮大。汉学家文学翻译研讨会,今年是第五次,已经持续办了10年。

“把众多汉学家邀请到贵州来研讨、采风,就是要让他们感受不一样的中国,加深他们对中国的认识,更加准确地把中国文学作品翻译介绍到世界各国。”李敬泽说,接下来,中国作协也将一如既往地支持贵州文学,助力贵州文学界涌现出更多优秀的作家和作品。(李中迪)

(责编:郜林筱(实习)、陈康清)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