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故事> 马伯庸:我喜欢讲述古代老百姓的故事

马伯庸:我喜欢讲述古代老百姓的故事

励志人生网 2019-07-20 07:37 励志故事 160次

马伯庸:我喜欢讲述古代老百姓的故事 2019年7月20日

马伯庸:我喜欢讲述古代老百姓的故事



 
马伯庸。  
 
 

马伯庸:我喜欢讲述古代老百姓的故事



 
 
 
 

今年夏天的国产剧,如果《长安十二时辰》自论第二,估计也没谁敢称第一。不仅国内影迷好评如潮,国外的影迷也蠢蠢欲动了起来——《长安十二时辰》已经陆续在海外各大平台多语种上线。追剧追不过瘾的,买马伯庸的原著看剧透,也是大有人在。

马伯庸素有“文字鬼才”之称,《长安十二时辰》之前,由他的作品改编的影视剧《三国机密》、《古董局中局》也曾热播,有人称2019年将是马伯庸的“影视元年”。

然而,在小说、影视剧大爆发的时候,马伯庸却又静下心来写了一部历史书。今年上半年,明朝历史纪实作品《显微镜下的大明》,由中南博集天卷和湖南文艺出版社共同出版。

在《显微镜下的大明》开篇处,马伯庸开门见山地澄清了读者可能会产生的两个误会:一、这本书不是小说,是历史纪实;二、马伯庸本人不是专业的明史学者,是个作家。

为什么一个以虚构为业的作家突然要写这本非虚构的历史纪实?为什么马伯庸写历史,不放在帝王将相上面,而写普通人真正的生活?《显微镜下的大明》又是在怎样的情况下诞生的?我们带着种种疑问与好奇,对话了“亲王”马伯庸。          撰文/本报记者储文静

从历史小说到历史纪实:戴着镣铐跳舞

马伯庸非常擅长在历史的空隙里做文章。

《长安十二时辰》中有一段情节特别触动人心,张小敬向下属讲起自己守护的长安城,他说起西市商贩、里坊居民的生活,他的目光没在庙堂之上,而是一直投向底层人民。《显微镜下的大明》讲的也都是底层百姓的故事。

马伯庸表示,作为一个历史题材的写作者,自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现代读者为什么会对过去产生兴趣。过去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跟你没有任何利害关系,为什么会产生兴趣?不是因为它有多曲折、多好看,而是因为我们能在过去的历史中找到共鸣,这就是所谓历史的现实性吧。比如你看到海瑞,会想到身边这些为了司法公正、社会公平而努力的人,你看到张居正,会想到那些锐意改革的人。

“对我们现代人来说,我们喜欢看历史,是因为在古代某一个人或某一件事里,我们能看到自己的影子。”马伯庸说,就如《长安十二时辰》里的张小敬,实际上唐代人是不会有这么强烈的平民保护意识的,这种“任何人的性命都很重要”的想法其实是现代人的思维,那读者看到这个想法的时候,他必然会对张小敬产生亲近,因为这本来就是我们当代价值观。

历史本身就充满了无限可能性,寻找过去历史的主题和营养,能够得到很多灵感。“这种带着镣铐跳舞,其实对创作来说是一件充满挑战、充满乐趣的事情。”马伯庸坦言,对历史的态度,其实就是一种对人的态度,因为历史是由人来组成的。当我们在阅读历史的时候,实际上是在阅读人。但人性其实是不变的。

作为一位历史题材写作者,马伯庸认为首先是要以确实的史料为基础。之前有一句话叫“大事不虚,小事不拘”,就是大的历史事件上不能够虚构,细节上可以作适当的想象。

“小说可以在史料的基础上大胆想象,比如《长安十二时辰》,大唐的故事有很多,但是大部分都会集中在帝王将相,唐玄宗和杨贵妃之间的八卦爱情,这些视角都很高,那我们能不能找到一个以保护普通老百姓为视角的古代故事,我想现代人应该可以理解保护普通人这么一个故事。当我把现代人的想法,放进古代的故事里去的时候,其实就已经产生了一种共鸣。慢慢地这个人在你心中就活起来了,不止是史料中枯燥的记载了。”

但是《显微镜下的大明》是一本历史纪实,“写它的时候最大的一个痛苦就在于,不敢也不能去虚构。因为这里面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真的。真实才能产生力量”。

为了写这本书,马伯庸研读了大量的历史资料,读的时候发现自己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几乎每一处细节记录,都会产生很多衍生的背景问题。要搞清这些问题,确保细节无误,别无选择,只能去阅读大量的资料和研究论文。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