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故事> 我在湘西凤凰,见证沈从文的家族故事

我在湘西凤凰,见证沈从文的家族故事

励志人生网 2019-07-19 19:31 励志故事 68次

文/范诚
湘西凤凰是沈从文先生的故乡,不仅风光秀美,也是一座很有文化底蕴的古城。上世纪90年代,我在湘西工作时,在这里亲身经历两件事,至今记忆犹新。

我在湘西凤凰,见证沈从文的家族故事

凤凰古城沙湾吊脚楼
参加沈从文骨灰安放仪式
1992年5月10日,正值农历四月初八。农历这一天,在凤凰苗族地区,是一个隆重的节日,称为“四月八”或者“苗王节”,苗族群众每到这一天,都要举行盛大的聚会活动,开展隆重的祭祀仪式。
我那时已经从湘西团结报社调入湖南广播电视台湘西记者站,从报社记者变成电视记者。早在一天前,就接到凤凰方面的电话通知,沈从文先生的骨灰安放仪式第二天上午将在凤凰举行。同时,这年的苗族节日“四月八”也在凤凰山江镇举行。这两个活动都需要做好报道,到湖南电视台发稿。

我在湘西凤凰,见证沈从文的家族故事

沈从文部分骨灰洒在故乡的沱江中
沈从文1902年出生于凤凰,是现代著名作家、历史文物研究家。1988年5月10日,沈先生因心脏病猝发,在北京家中病逝,走完了他86年的生命历程。1992年,在家中停放四年的先生骨灰,在妻子张兆和女士和儿子沈虎雏、孙女沈红等陪同下,回到了故乡凤凰。遵嘱将部分洒入沱江,部分安葬于听涛山下。
一天参加报道两个重大活动,在当时的交通情况下还是有压力。好在两个地方相距不是很远。为此,我们通过电话问询,决定先参加沈从文先生骨灰安放仪式,后参加“四月八”活动。
5月10日早上,我们早早就从吉首出发了。当时吉首到凤凰50公里山路,因为路窄弯道多,需要近两个小时。我们赶到凤凰时,已近上午9点。沈先生骨灰安放仪式的第一个程序——将部分骨灰洒入沱江活动已经开始。沈老小儿子沈虎雏和孙女沈红等已经乘船沿沱江而下。我们扛着摄像机,沿着岸边跑步追赶。到了沙湾下游,终于赶上。接着抓紧拍摄。只见沈虎雏及女儿沈红神态庄严,表情悲寂,手捧沈老骨灰和鲜花,慢慢洒入沱江。岸边围着许多人观看,有些人按照凤凰风俗习惯,燃放鞭炮,以表示对沈老骨灰回归故乡的迎接和祭祀。
这天天气良好,沱江的水格外清澈。小船在河里慢悠悠的划着,一会儿到了下游的杜田码头边。他们一行人下船,捧着骨灰盒,向听涛山沈老墓地走去。

我在湘西凤凰,见证沈从文的家族故事

听涛山石刻
听涛山以前是湘西镇守使田应诏为其母亲修建的私家花园。因其母亲姓杜,所以花园又名杜母园。沈从文先生在散文《一个传奇的本事》中写到,田应诏“无意整军经武,却在练军大教场的河对岸,旁山依水建立了座新式公园,纪念他的母亲,经常和一群高等幕僚,在那里饮酒赋诗”,写的便是这里。
听涛山也曾是沈从文小时候玩耍的地方。沈从文在《从文自传》中,多次提到他小时候逃学的经历,以及到荒郊野外玩耍的快乐,沱江沿岸的听涛山便是他常去的地方。沈老去世前,遗嘱要将骨灰回归故乡。家人遵其嘱咐,经过选择,最终定于这里。事先,由沈家出钱,凤凰方面已将墓地平整,墓碑刻字立好,只需将沈老骨灰安葬这里即可。
走过蜿蜒的小径,一行人爬上坡来,到了山腰的目的地。这时,沈老墓碑后已经挖好一个小坑。沈老的亲人们一捧骨灰、一捧鲜花,轻轻的放入小坑,然后用泥土掩埋起来。没有哀乐,没有鞭炮,山风凝滞,河水呜咽……最后一捧泥土覆盖完毕,沈老夫人、虎雏、沈红等再也抑制不住一路上克制已久的悲伤,失声痛哭起来……
时值春季,山头开满许多无名的小花,有几个人采下一些小花,放置在沈老墓前,算是对沈老最好的祭奠。沈老墓没有墓冢,只有幕碑。墓碑采自墓地后的石壁上,为当地特有的五色石。墓碑坐南朝北,未经修饰,呈蘑菇状,碑高1.9米,宽1.5米,厚90公分,重达6吨。正面刻着沈老的手迹:“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反面镌有“不折不从,亦慈亦让,星斗其文,赤子其人”。这是沈老姨妹张充和女士所题的诔辞,每句的最后一个字连缀起来是“从文让人”之意,可算是对沈老中肯的评价。

我在湘西凤凰,见证沈从文的家族故事

沈从文墓碑,由本地五色石刻成
至此,沈从文先生骨灰安放仪式完毕,我们也全程拍摄了下来。其后,我们又驱车赶往山江,参加苗族“四月八”活动。下午赶回吉首,将录像带和文稿特快寄出。两天后,在湖南电视台新闻联播中播出。
这里需要补记的是,沈老夫人张兆和女士于2003年2月16日去世,享年93岁。2007年5月20日,其骨灰也合葬于此,并在墓碑后刻字为记。一对长年厮守的恩爱夫妻魂归故里,与青山为邻,绿水相伴,算是了却了他们生前夙愿。
张充和夫妇凤凰之行
沈从文先生的夫人张兆和出生于安徽合肥的名门望族。其祖父张树声是淮军第二号人物,李鸿章的左臂右膀,当过两江总督、两广总督、直隶总督。张兆和共有四个姐妹和许多兄弟,大姐张元和、二姐张允和、小妹张充和,她们不仅模样俊俏,而且都是才女。她们的老师叶圣陶曾经说过,“九如巷张家的四个才女,谁娶了他们都会幸福一辈子。”
四姐妹的婚恋也很特别,都是自由恋爱,四位夫婿,都不同凡响,成就了中国近代史上的一段佳话。大姐元和嫁给昆曲名伶顾传玠,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二姐允和嫁给周有光,汉语拼音创始人之一,著名语言学大师;三姐兆和嫁给沈从文;小妹充和嫁给傅汉思,著名美籍汉学家。
张充和是沈从文的姨妹。她曾与沈从文共事,一直称沈从文为“三姐夫”或“沈二哥”,与沈从文一家往来密切。1993年10月下旬,张充和女士与丈夫傅汉思先生双双结伴,来到凤凰访问。这是他们多年的愿望,因为沈从文生前曾多次邀请他们来凤凰看看。
这一年,张充和80岁,傅汉思77岁。两人都是美国耶鲁大学的著名教授,退休后居住美国。虽近耄耋之年,但两人身体还很硬朗,这次计划回中国走一走,看一看,特别是一些曾经生活工作过的地方,以及一些一直神往的地方。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