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故事> 周五有故事】院士与13岁藏族娃的故事被写进了一封特殊的信中

周五有故事】院士与13岁藏族娃的故事被写进了一封特殊的信中

励志人生网 2019-07-19 16:37 励志故事 61次

【快看-周五有故事】院士与13岁藏族娃的故事被写进了一封特殊的信中

社会新闻来源:央视网 2019年07月19日 16:26
扫一扫 手机阅读

我要分享

原标题:

  央视网消息:“虫癌”是当地人对包虫病的叫法,这是一种由棘球绦虫幼虫寄生于人和动物体内、人畜共患的寄生虫病,主要流行于青海、西藏、四川、甘肃、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其潜伏期长、早期不易发现,患病部位形似恶性肿瘤,致死率高。关于这个疾病今天要讲三个故事。

  第二次生命

  旦正措,是青海省果洛州达日县满掌乡的一个藏族女孩。

  2017年7月,果洛州人民医院包虫病诊疗中心主任才旦带着医疗队下乡筛查包虫病时,第一次见到她,就察觉出了这个女娃娃的异样,“身体很瘦弱,特别内向孤僻,不正眼看人,消沉……”这些都是用来形容一个13岁的孩子。

  才旦向校长和老师反复强调:“带娃娃到果洛州人民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争取早点手术,国家的政策很好,费用都可以减免。”

  之后的一个月里,乡里筛查出的30余名严重的患者陆续来院救治,唯独不见旦正措。直到医疗队流动到“道扎孤儿学校”进行筛查,才又遇见了旦正措。原来几年前,旦正措的爸爸妈妈在两年的时间里分别因为结核病、肝包虫病而相继离世了,她和姐姐、弟弟寄居在舅舅家,不幸的是,舅舅和舅妈双双患有肝包虫病,他们难以抚养“同病相怜”的旦正措。

  才旦焦急地把旦正措的情况汇报给了周吉副州长,娃娃的不幸身世让这位女干部掉下了眼泪。“如果我们也放弃,这个娃娃就彻底被放弃了。”就这样,旦正措终于被带到了果洛州人民医院,然而等待她的是残酷的现实。

  经过CT检查,旦正措被确诊为肝包虫晚期,是囊性包虫病Ⅰ型,生长活跃度最高的一种,已经侵犯了门静脉、胆管等器官,核心瘤体又位于肝门的要害处。“州中心的医师看了片子后都摇头。”才旦说,他们将CT影像远程到青海大学附属医院,然而,得到的反馈也是否定的。

  “不能治”的消息终究传到了旦正措的耳朵里,她变得更加沉默,在病房里整日地流眼泪。此时,才旦才真正理解了第一次见到旦正措时看到的那种状态——那是被家人抛弃后,对生命丧失了所有希望的消沉。包虫病就要压断她最后的坚持了。

  就在旦正措要出院回到孤儿院的时候,才旦收到了青海大学附属医院的消息:北京清华长庚医院的董家鸿院士要来了!

  董家鸿在十余年前就已开始关注肝包虫病,2017年7月前往青海,是董家鸿例常巡回义诊中的一次。

  而这一次,他将尤其牵挂于一个13岁的女娃娃。

  图为董家鸿为旦正措看诊

  图为董家鸿为旦正措看诊

  听取医师汇报、进行病例讨论、教学查房,董家鸿来到了旦正措的病床旁,看了病历后,他眉头紧锁,并未直接答复才旦是否安排手术。“娃娃的体质太差了,心态也消极,这么大创伤的手术害怕她扛不住;年龄小,瘤体大,又是在肝门这么核心的位置,对技术挑战太大了;这么重的患者,对果洛现有的围手术期的麻醉、术后的重症监护能力都是挑战……”才旦在心里一项项数着旦正措手术的难点。

  当他再次试着征询董家鸿意见时,“做吧。”只听到这两个字。

  然而问题又来了,旦正措是孤儿,谁来为她签手术知情同意书?

  孤儿院土登尼玛院长联系到旦正措的舅舅、舅妈,但两位监护人并不愿意签字,因为文化水平有限,他们对疾病缺乏最基本的认知,这也是他们本身没有到医院接受正规治疗的原因,加之如此严重的病、这么大的手术,他们并不相信娃能活下来。在反复的疏导、沟通后,最终孤儿院院长先带头签了字,两位监护人才小心翼翼地跟着签了字。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