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故事> 在西藏的那段无法忘却的日子

在西藏的那段无法忘却的日子

励志人生网 2019-05-12 10:18 励志故事 149次

  2018年春节我给西藏的老朋友阿古挂电话拜年,但连续拨打了好几次,他的手机始终处于停机状态,我很纳闷儿,难道阿古换手机号了?我不甘心,翻出存了多年的电话簿,查到了阿古最疼爱的女儿次央的手机号拨了过去,次央听出了我的声音顿时泣不成声。从哭泣的电话里,我得知阿古已于2011年春天的一天,在开车上山的途中发生了道路交通事故而身亡了。这一噩耗几乎使我连续多日沉浸在悲痛之中,寝食难安。我一次次地回忆起在西藏的经历,一次次地回想着阿古清晰的身影,我忘不了西藏,忘不了阿古,更忘不了我们相识相处的日日夜夜。               

  2002年7月,山东地质六队与西藏地质二队签订了一份共同勘查西藏自治区山南地区马扎拉金矿区、哲古金矿区和姜仓金矿区的合作协议。虽然勘查项目中途夭折,但在西藏工作的日日月月里发生的许多惊险的故事,时常在脑海中萦绕,也常在茶余饭后讲给身边的人听,既是作为消遣的话题,又是对那段不同寻常经历的回顾,更是对人生成长磨练的有益储备。

  今生今世,我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走上青藏高原,走近举世闻名的雅鲁藏布江。

  根据两队达成的合作协议,在雅鲁藏布江南岸山南地区的措美县境内开展金矿普查,那年9月我带领着一批精干的地质队员进藏了。

  一  车轮悬在峭壁上

  未到西藏前,就知道西藏行路难,但到了西藏才知道,想象中的行路难还不足实际情况的十分之一。尤其是在雅鲁藏布江沿岸,尽管沿江国道和省道都铺了沥青、水泥路面,但其艰难和惊险完全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进藏前我们还带着一项任务,就是在西藏地区自主登记有价值的矿权。进藏不久我们听说南木林县境内矿产资源比较丰富,那里的县委副书记孙博又是山东的援藏干部,便决定从拉萨驱车去找他。早上不到7时我和常乃焕就从拉萨出发,在尼木附近,公路就越过了雅鲁藏布江到了南岸。

  开车的是我们在西藏地质二队雇用的退休藏族司机阿古,他介绍说,这条路之所以险要,一是路面窄,会车或超车很困难。第二个原因是,这条公路绝大部分是建在靠近江岸的半山腰上,江面距路面的垂直距离一般都在150米以上,稍有闪失连车带人就会掉下悬崖,车毁人亡。路上到处挂着醒目的“危险慢行”“急弯”之类标志。沿盘山公路抵达山顶向下望去,宽阔的雅鲁藏布江江面就像一条窄窄的灰白色曲线。

  尽管一直以2档和3档的速度行驶,但还是发生了险情。在通往日喀则一个小时的路程上,半山腰一个藏族少年正放牧着两匹马。阿古平时不太按喇叭,但那一次不知怎么就按了一下,这一按不要紧,那两匹马受到惊吓,竟然横着向马路跑来。阿古一紧张,车头稍微打了一下弯,车子一晃就刹住了。我在车里感觉车有点向江边倾斜,立刻跳下车来查看,车子的右后轮已经悬空,只是车子的重心都在左侧,才没有向江边倾覆。一瞬间,受到惊吓的我冒出了一身冷汗,只要车轮再向外露出一点,后果将不堪设想。

  经过8个小时的行程,我们终于赶到了南木林县,见到了热情接待我们的孙博书记,了解了一些地质矿产资源情况后,便匆匆与他道别,赶往日喀则。

  二 误食鱼子险丧命

  2003年6月20日,地质组从拉萨前往哲古矿区开展工作。汽车出了拉萨市,经过连续12个小时的行驶抵达山南地区行署所在地—泽当镇。这个地方被我们当做通往矿区的驿站和物资采购的基地。装满货箱,驱车向南经琼洁县约200公里到达措美县哲古镇。哲古镇南有条常年流向雅鲁藏布江的河流叫雅砻河,发源于神秘的叶拉香波雪山融水,也是我们通往矿区的必经之路。那天,我们的车开到这里,看到远处有一片乌鸦和类似海鸥的白鸟聚集在河滩上不停地飞着叫着,有的还在打斗,好像在河中啄着什么东西。我让阿古开车靠近看个究竟,哇!太神奇啦,河水中有一群又一群正在游离的鱼儿,大的足有一尺多长,在浅水处都露出了脊梁。看到有这么多鱼,我异常兴奋,“快下车捞鱼,今天可以享受鱼宴大餐了”。我找了个盛菜的网兜和温桂军挽起裤腿下到河里,撑开网兜向鱼群一挥,两条半尺多长的鱼就捞了上来,仅仅十来分钟的时间就有大半桶高原鱼被捞了上来 。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