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故事> 未来,故事还能讲下去吗?

未来,故事还能讲下去吗?

励志人生网 2020-11-05 22:57 励志故事 162次

原创 余雅琴 谷雨计划-腾讯新闻

未来,故事还能讲下去吗?

人类对故事的痴迷伴随着整个文明史,每个人都渴望分享自己的故事,也追逐那些讲故事的人。因此,如何更好地讲述故事也成为时代流变中不变的主题。
10月31日,性感大脑Club在北京·798艺术区-751D.Park东区故事开幕,主持人腾讯网副总编辑、首席主持人陈晓楠与知名非虚构写作者、谷雨奖评委召集人李海鹏,故事猎手花总,著名纪录片导演、两届金马奖获得者周浩,以及西北民谣代表性音乐人张尕怂,展开了一场以“有故事的人和讲故事的人”为主题的精彩对谈。
撰文丨余雅琴
出品丨腾讯新闻

未来,故事还能讲下去吗?

讲故事的人会被AI取代吗?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被更多地应用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AI会否改变故事生产的方式?
作为中国非虚构写作的先驱者,李海鹏认为,在不远的未来,人类如果仅仅需要一个消遣的故事,AI基于大数据分析,可以写得很快,写出很多套路,甚至比人写得还好。但如果是需要一个深入人类精神的故事,取决于人类精神能不能被AI识别。

未来,故事还能讲下去吗?

李海鹏
对此,故事猎手花总持相似看法。一个故事的采集、讲述,甚至是创造,需要很强的共情能力。“固然期待有一天可以出现会讲故事的机器,但它们是否可以理解人类的情感,理解爱与恨,依然是一个未知的事情。”
这份未知,在周浩眼中似乎要更清晰一些。他曾在深圳腾讯总部拍过AI研发者们——他们研发的围棋程序“绝艺”打败了柯洁。周浩设想,也许在十年之内就可以实现“所见即所拍”,无需摄像机,直接通过“脑机结合”将眼睛看见的东西加工整理。
那么这时候大家看一个作品,到底是在看什么东西?
周浩觉得是这个人如何解读这个世界。人类有被故事充填的欲望,同时也有创作故事的欲望,只是每个人的表达能力不同,这也产生了成千上万种解读。而观众感兴趣的,是作者看问题的角度是否会触发一些思考。

未来,故事还能讲下去吗?

“性感大脑各有各的性感”
无论以何种工具、何种方式,讲故事的人始终要面临故事甄别和选择的问题。即使面对同一个事件,讲述者的直觉决定着自己的创作方式。
对于民谣歌手张尕怂来说,“一回西北,啥题都有”。他找故事的方式就是打听不同的村子里谁是那个最会唱歌的人。
花总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博客——个人视角、个人记录、个人表达,近乎本能地捕捉那些有故事的人。以《口罩猎人》为例,花总去酒店吃饭时遇到了一个卖口罩的人,被对方的夸夸其谈吸引,像一个猎人“闻到‘肉’的味道”,整个人都兴奋起来。而具体的创作,则是自己的拍摄和被拍摄对象互相激发的结果。
周浩说自己不是一个“挑活的人”,在任何环境中,形形色色的人群里,他都可以发现故事。“好电影在某种程度上并不取决于有人投资、有一个特别大的团队支持,核心在于想讲事的愿望。”最开始做纪录片的时候,周浩压根就不知道那叫“纪录片”,只是感觉自己有非常强烈的表达欲,这种感觉是成就一部好片子的根本。

未来,故事还能讲下去吗?

周浩
他认为纪录片是一项“功夫在诗外”的艺术,感性地捕捉和理性的逻辑链条都是拍摄之外的训练。可以说,我们是带着自己对世界的看法,将自己的成长经验和作品杂糅在一起的。同时,他很相信职业直觉,也相信生活给予创作者的经验,甚至认为“30岁之前不适合做纪录片”,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一个作者过了30岁还觉得有些东西一定要拍,那就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多半会成就出好的作品。

未来,故事还能讲下去吗?

网络时代,讲故事的方式变了吗?
尽管人们始终喜欢讲故事,但也需要讲述故事的新方式。在今天,故事的载体发生了变化,变得更加丰富,必然也会需要新的方法论。
李海鹏认为,传统的一些故事类型已经没有生存的空间,这类故事依托于传统的严肃媒体。在今天,大家都是个体,用自己的视角来做内容就可以了。过去一个故事好不好,判断的标准往往来自一个小圈子,普通读者的权重很小,而现在即使周围的人认为你的内容很好,网上的受众却可能会有截然不同的看法。这个变化可以说是巨大的。但从某种程度上说,故事化是呈现一个复杂事件唯一的方法,它从不同的切面入手,驱使人们去思考事情的真相。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