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故事> 5个战贫“重庆故事”迎来36次掌声

5个战贫“重庆故事”迎来36次掌声

励志人生网 2020-10-18 06:08 励志故事 80次

  本报讯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郭发祥)10月17日是第7个国家扶贫日,也是第28个国际消除贫困日。脱贫攻坚收官之年,还剩最后的75天。当天下午,重庆市2020年度脱贫攻坚表彰大会隆重举行。5名受到市级以上表彰的先进典型代表,现场声情并茂地分享了战贫中的“重庆故事”。

  “我的梦想,就是带着乡亲们一起,好日子是干出来的……”丰都县村民付体碧家,曾因丈夫残疾致贫。她的事迹报告结束语话音刚落,现场响起持续16秒的热烈掌声。

  报告开始时,付体碧提到曾经的艰难,眼泪夺眶而出。在这之后,她几乎哭着讲完了自己的故事,9次哽咽的报告迎来了11次掌声。“一开始是苦,后头是感激。”付体碧表示,她讲的都是自己身上的点点滴滴,刻骨铭心的艰难往事仍历历在目,希望和乡亲们继续努力,“好日子只有靠干,越等越穷。”

  石柱县委常委、中益乡党委书记谭雪峰,现场谈起中益乡的好日子,甚至唱起一首《太阳出来喜洋洋》,激起现场的热烈掌声。

  当天,5名报告人讲述的脱贫攻坚“重庆故事”中,都有令人为之动容的感人细节,全场先后响起36次掌声。

  另外,记者从会上获悉,脱贫攻坚目标任务总体完成,群众收入显著提高,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人均纯收入2019年达到10938元,目前未脱贫的2.44万人已总体达到脱贫标准。

  会议要求,当前脱贫攻坚进入决战决胜最后冲刺阶段,越到最后越要绷紧弦、加满油、拼命干,各区县和市级有关部门要以“收官大决战”为统揽,集中火力决战,高质量完成剩余脱贫任务、高质量化解疫情灾害影响,高质量解决收官各种问题,高质量巩固脱贫攻坚成果,高质量推进全面脱贫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有效衔接等,一鼓作气坚决夺取脱贫攻坚全面胜利。

  重庆3个人、1集体 获全国脱贫攻坚奖

  本报讯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郭发祥)昨天,在北京召开2020年全国脱贫攻坚奖表彰大会暨先进事迹报告会。国家扶贫办官网揭晓了今年全国脱贫攻坚奖获奖名单,共有148个先进个人和先进单位获奖。

  记者梳理发现,重庆获奖的3名先进个人分别是:获得“奋进奖”的巫山县竹贤乡下庄村村委会主任毛相林,获得“奉献奖”的金科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蒋思海,获得“创新奖”的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中益乡坪坝村驻村第一书记韦永胜。奉节县获全国脱贫攻坚“组织创新奖”。

  夜访山村“懒汉”,细算脱贫“账单”

  深秋细雨绵绵,重庆武陵山区腹地浸透着凉气。

  10月13日傍晚,记者赶到位于渝东南的黔江,打算次日到沙坝镇采访。晚上便饭间隙,与曾采访过的金溪社区驻村第一书记时杰线上寒暄时,聊及曾令他最不放心的“懒汉”贫困户。

  曾经的“懒汉”张保清现在特别忙,当天傍晚时喂完鸡食发现一只猪崽溜达未归,时杰打算赶去帮一把。

  “懒汉”是怎么忙起来的?记者到金溪镇,跟着时杰去“夜访”。

  夜灯下的“懒汉”不懒

  车到金溪社区,还要向半山上爬,一路上的村舍没有灯,前方似不远处的山顶有路灯的点点星光。10多分钟后,车开进一个亮堂堂的小院坝。

  听到车停的声音,张保清沿着户外楼梯迎下来。他一身迷彩衣,脚上套着深桶子雨鞋,看样子忙得正酣。

  “时书记要去哪里?”张保清这一问,显然对时杰的夜访毫不知情。

  “猪仔没回来,去哪里找?”时杰问。张保清指了指方向,顺口一答:“不去了,黑灯瞎火的,它自己会回来……”

  晚上9点多,下午挖回来的两盆红薯还没清洗,洗完要用机器碎成粗渣,次日一早调食喂养两头猪和260多只鸡。

  聊一阵子后,张保清麻利地收拾好杂货间,打着手电去坡地上的鸡棚巡查。屋后一排约20米长的棚舍,全是他自己抽空搭的,挡风墙是钉的废木板,到处都是透风的大口子。

  鸡棚里通宵打着暖光灯,他刨松盆里的鸡食,再将水槽加满水。挨着的是母猪和小猪崽圈舍,他要观察其睡得安不安稳,预防其发病。

  “早上6点起来,10点前把鸡和猪喂完,吃饭后再忙地头。”张保清说,这样的作息已形成习惯,晚上歇得早也要在10点之后。

  深秋的暖灯之下,曾经的“懒汉”已经不懒。

  扶贫干部为他“安家”

  “要不是时书记,你们来屋都没法进。”张保清领着我们上楼,一边说一边向时杰表达感激。

  房子上下两层,楼上一间客厅、两间卧室、一间厨房,楼下腾出来当饲料房。楼层间石梯相连,安上了不锈钢护栏。

  张保清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

  这房子是他2016年享受异地扶贫搬迁政策建的。可建好后两年里,房子里没住人,也没门窗封闭,门前凌乱、杂草丛生,更像是一处“荒屋”。

  “过去犯错多,不光彩!”张保清坦然承认,“的确是待在里面(服刑)的时间比在外面多。”

  时杰刚被派到社区时,没多久就摸清了社区1746户的底细。“他是个惯偷,很难悔改。”时杰说,“晓得他在服刑,不晓得好久回来。”

  2018年9月27日,张保清刑满释放回家。听说社区有人专门来扶贫,他犹豫了好些天仍没胆子去登门。

  “犯错多,怕他不信我,不敢开口要帮扶。”张保清犯愁的是家徒四壁,眼看临冬越来越冷,新房子又没法住。

  直到10月15日,时杰在金溪街头碰到张保清。“接下来怎么打算?”

  时杰想听一听张保清的打算,可他支吾半天没吐出几句连贯的话。

  “你喜欢摸鸡?”时杰试探他,“送你鸡苗,你自己养行不?”

  时杰知根知底,张保清面子上挂不住。他说自己没有一技之长,种点庄稼只能糊一张嘴,一年到头还是穷得叮当响,以前想做点事可缺门路。

  “我没办法养!”张保清不情愿,毕竟手里没钱买鸡食。“当时要是有这笔钱,他就可以起头打整房子了。”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