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故事> 心理诊室中的故事:家庭问题的解药

心理诊室中的故事:家庭问题的解药

励志人生网 2020-10-09 16:53 励志故事 114次

原创 陈博士 心理科陈博士
文/陈发展
█ 离婚的外婆和生病的外孙
昨天早上到达办公室时,发现一个老太太在走廊的尽头站着,朝我这边观望。
我进了办公室,她敲门而入:陈医生,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于伟的外婆。
很面熟,但是我的确一下子想不起来。
她接着说,五年前我外孙在你这里看病,他一直想再看您,可是挂不到您的号。
我慢慢复原了于伟的印象。
那时候我还在另外一家医院工作。于伟由外婆带来就诊,他的父母离婚了,由外婆带大。
那时候他23岁,在国外留学,读了二年,不再愿意继续读书,并有情绪低落,失眠,兴趣减退,消极自杀等抑郁症状。
首次就诊被诊断为抑郁状态,予以抗抑郁药物治疗。
二周后,他复诊时像变了个人似的,显得很开心,话明显多了,也感觉自己聪明不少,并开始找工作。
外婆非常高兴,对我这个陈医生赞赏有佳:太谢谢你了,我们看了那么多医生,都没好,吃了你的药二天后,他就完全恢复了。
二天就有效的抑郁症应该不是抑郁症,抗抑郁药起效起码要10-14天,于伟要么是双相障碍,要么就没病。
依据他的经历,可能存在两个因素叠加,既有生理性的双相障碍因素,也有非病理性的功能性因素。
我这个陈医生沾了双相障碍的光。
在就诊过程中,70多岁的外婆帮助23岁的外孙挂号,取药,跑上跑下。甚至于伟的病情几乎都说外婆代替表达。
外婆性格开朗,特别慈祥,整个就诊过程中,于伟就像一个襁褓中婴儿,无需做任何努力,只要乖乖躺在襁褓之中即可。
对于他,这个病还有一部分是成长的问题,即发展性问题。他需要长大到与23岁的自己相匹配。
调整了药物治疗治疗方案,加上成长性的心理治疗,于伟的病情稳定了许多。他愿意从酒店的服务员做起,慢慢长大。
当然,这并不会是一个顺利的过程,幼时坎坷的成长历程,加上太过宠爱的外婆,这个家庭不太允许一个长大的于伟出现。
后来我换了单位,有一段时间也没看门诊。直到五年后,这位外婆找到我。
我也很想知道于伟的近况。
外婆说,于伟总体上都挺好,后来在其他医生处一直服药治疗,但是他不相信其他医生,每次只配药,不和他们说话。目前只服用碳酸锂1粒。这几年他换了几个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是也算努力。
这次为什么来找我呢?我很好奇。
外婆说,后天他又要去新的单位报到了,听说这个单位很严格,我怕他会适应不了,很是担心。我劝他去和医生聊聊,他不愿意,只要看你,但是你的号又挂不到。所以我就先来找你能否给我们加个号,很抱歉陈医生,打扰你了!
今明两天我没有门诊,他后天就上班了是吧,他愿意和我通个电话吗?我问外婆。
那真是太好了,太感谢陈医生了!
拨通电话后,于伟还在睡觉。他很开心,我恭喜他找到新工作,说了外婆的担心。
他说:我觉得我挺好的,外婆总是那么担心,我没想到她会去找你,给你添麻烦了。我一直在坚持服药,其间也有医生建议我停药,我想最终还是听陈医生的。我没有来找你,一是因为你的号挂不到,二是我觉得我目前还没有困难大到自己无法处理。如果我有困难,我一定会去找你。我一直记得你说过:等我真的长大了,我的病就好了。这些年,我一直在努力长大!我接下来要做的工作的确很有挑战性,我也做好了准备,做不了,也没关系吧。
于伟的确成长了许多,但是在外婆眼里他一直是个孩子!
他的妈妈专心于自己的事业发展,几乎不关注儿子。他的爸爸从离婚后,再也没有来看过他。这些重要关系的缺失,也许可以从外婆那里得到些许补偿,但是无法被替代。
于伟的成长之路还会很长,但是我看到了他的不卑不亢和努力。
最后,我对外婆说,下次如果你还要为外孙的事情而来,最好和他商量之后,一起过来吧!你代替不了他几年了,你也需要好好休息,为自己,更是为于伟。
外婆说,为了外孙,我在几年前也离婚了!我要全身心地照顾外孙,我知道没有几年可以活了。
这个慈祥坚强的外婆,有时候的举动会让我头皮发麻,我也不知如何回应她是好。于伟或许用一粒药丸为自己保驾护航,告诉自己有路可退,也让外婆有心可担。
他用一剂药治疗了外婆的心。
她用一生的幸福治疗外孙的病。
这就是家庭沟通理论中的“双重疯狂”。

心理诊室中的故事:家庭问题的解药

█ 母子共生的解药是父亲
他两年没有去过学校,住过两次精神病医院,吃过大量的抗精神病药物,不同医生的诊断却大相径庭,他难住了众多医生,也难住了家庭。
无奈之下,母亲只能接受这个15岁的少年不去上学。否则他就会发病:满身抽搐,歇斯底里,拿到砍人,夜不归宿。过后又会跪地忏悔,认为自己罪该万死,求家人原谅。
父母言行稍有不慎,上述行为又会重演,甚至出现幻觉和妄想。发作之后会进入一个低落期,有明显的抑郁和强迫,反复洗手和扣自己手指甲和身上的毛发。
但是,他的要求被满足时,基本没有症状,擅长人际交往,小小年纪口才不错,可以协助母亲做生意,拦顾客。别人都夸他们家有个好儿子!
如果你完整的了解一个人,就会发现这些症状显然是具有功能和意义,简单来说,就是生病是有用的。
他们一家在我这里治疗了一年多了。他的症状改善了不少,再也没有住过医院,发作的频率越来越少,越来越轻。今年九月份,他决定要去上学。
他的父母万分高兴,我却告诉他们:你们不要高兴太早,否则他还会再发作一次给你们看看。
一个月后,他告诉我:医生,你只猜对了一半。我没能坚持上学你猜对了,但是我没有发病,你猜错了。
他显得有些失落又有一些得意:我原来想用臭名昭著的方法让别人记住我,但是我发现很难,大家依然都不记得我。
他说了自己很多的委屈和这么多年的不易。
他哭了,母亲也哭了。
我问他,你知道妈妈为什么哭吗?
她难过吧!
她为什么难过?
因为我难过,所以她难过。
你们的情绪是一体的吗?
他突然说,我想从这个家里搬走,太压抑了。但是又不知道可以去哪里。
看到儿子的痛苦,作为母亲有些难过本是可以理解的,可是这位母亲的悲痛超过了我们谈话的语境。
她在治疗室内,失声痛哭,悲天呛地,伤心万分:我不知道他心理原来这么苦啊,都是我们对不起他啊,我太难了,没有人帮我,我很绝望……
这个母子共生的家庭里,父亲的角色被弱化的几乎被忽略了。和他们工作了这么久,父亲几乎不表达。他小学文化,方言口音重,我很难听懂,每次都需要儿子来做翻译。
母子共生的互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情绪会呈现爆发式升级,结果都是相爱相杀。没有人比他们那么爱对方,也没有比他们会那么会伤害对方。
只要这个家庭中的父亲还存在,就必须将其拉入,来稀释母子互动的浓度。
我问母亲,你对你丈夫这么不满,为何没有离婚?
几乎所有母亲的答案都一样:为了孩子!此时,孩子就成为不幸婚姻的罪魁祸首了。
但,此时不是责怪父母的时刻,要让他们学会将孩子从成年人的不良情绪中剥离出去。
他们不是故意的,一定有他们的难言之隐。
如果你父母离婚了,你将来如何打算?
他思考了一下:爸爸身体不好,工作很辛苦,离开我们,他的生活质量将会下降很多。如果他们分开,我就去流浪!
母亲没有想到,在孩子心中,对父亲是那么牵挂。她很生气:我不辛苦吗,我工作不累吗!
我问父亲:你知道孩子原来这么在意你吗?
他点点头,流泪了。
如果让这个家庭中的情绪融合分化一些,光靠未成年的儿子太难了。但是,这对夫妻的心智化能力又不足。
我突然想到督导的一句话:每个家庭的命运都由家庭自己把握!
我对他说:回去想想,什么时候在他们不离婚的情况下,可以去流浪。
他的回应让我惊讶,把我外婆请来过几天,然后让他们(父亲和母亲)去旅游几天,我们家就好了。
这是家庭治疗师经常布置的作业,试图加强夫妻系统,拓宽亲子系统,容纳出足够青少年成长的空间。
母亲说,你爸愿意我就去。
父亲说,当然可以!
这句方言我竟然听懂了。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