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故事> 来自青海攻克深度贫困堡垒的故事

来自青海攻克深度贫困堡垒的故事

励志人生网 2020-10-07 08:01 励志故事 83次

  青海新闻网·大美青海客户端讯 青海,是民歌中“那遥远的地方”,受平均4000米以上高海拔等自然条件所限,这里也成为决战“三区三州”深度贫困的重要阵地。

  脱贫攻坚进入收官阶段,新华社记者在2020年夏秋之交来到这片山宗水源的土地,聆听浩荡江河、广袤牧场、搬迁新村的回响:一个个脱贫故事,在离天最近的高原大地上,定格成像,汇聚成光。

  

来自青海攻克深度贫困堡垒的故事



  这是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塔拉滩的光伏发电基地(8月5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邢广利摄

  “搬迁新村成了网红点”

  从省会西宁驱车向西南方向行驶5个小时,景色也从高楼林立的都市变成了一望无际的高原草场。

  临近海南藏族自治州兴海县城,一派秀美气象让记者途中疲劳尽消:一个坐落在碧绿草原中的村落映入眼帘,一排排色彩鲜亮的藏家民居错落有致,村中央建有一块标准足球场,正在踢球的孩子们追逐嬉戏……

  天空格外透亮,人们笑声爽朗。

  作为海南州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这个名为“安多”的民俗文化村占地1500亩,安置有涉及48个村的853户、3421名农牧民群众。休闲广场、商业作坊、电商基地和乡村旅游富民设施等配套,让搬迁群众有了“从未享受过的好日子”。

  

来自青海攻克深度贫困堡垒的故事



  这是6月16日拍摄的位于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德县境内的丹霞地貌(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吴刚摄

  “以前老村里,土房子黑乎乎,用煤油灯。如今在新房子里,用电用水再也不发愁啦。”65岁的藏族阿妈周德打开话匣子就不停,一连串藏语让负责翻译的当地扶贫干部直呼“跟不上”。

  周德过去住在黄河峡谷边海拔3000多米的曲什安镇塔洞村,到县城要翻过好几座大山,说起当时艰难的日子,周德直摆手。

  为改变“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的窘境,在国家扶贫政策支持下,2017年兴海县投资2.1亿元打造了安多民俗文化村这个易地搬迁点。

  2018年秋天,周德和贫困户村民们一起搬到安多村。“山上的草场都流转出去了,每年2000多元的租金。”周德掰着指头算收入,“女儿在村里当保洁员,外孙女上小学每天校车接送,我看病全报销,还有低保等补贴,家里年收入有3万多元。”

  虽语言不通,通过翻译交流却很顺畅。当记者提到“建档立卡”“低保”等词汇时,特别熟悉这些汉语字眼的她,眼里放着光,总是在笑。

  

来自青海攻克深度贫困堡垒的故事



  这是6月15日拍摄的位于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德县境内的丹霞地貌(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吴刚摄

  采访临结束,她还追出门来,询问记者:“免费医疗政策好,这一点你们记下了吗?”

  兴海县扶贫开发局局长久先太说,放下牧鞭的村民们正在政府引导下,积极发展旅游等多元产业,这个新建的搬迁村两年来年人均增收2.16万元。

  黄河蜿蜒曲折,从兴海县向东300多公里,流经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

  两年多前,尖扎县依黄河地势建成了有251套住房的易地搬迁安置点——德吉村,全县7个乡镇30个村的251户、946名藏族群众走出大山,搬到这里。

  德吉村的蓝天,一碧如洗,成排的房屋中央是文化广场,旁边高大的黄河水车缓缓转动。如今,德吉村实现了从易地搬迁村到“网红景点”的转变,游客络绎不绝。

  

来自青海攻克深度贫困堡垒的故事



  这是6月15日拍摄的位于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德县境内的丹霞地貌(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吴刚摄

  记者走进卓玛太家的民宿,院落里有优雅的木屋,屋内藏式土炕连接取暖的藏式铁炉,奶茶咕嘟嘟冒着热气。

  “就像阳光照进我的家。”卓玛太这样形容国家扶贫政策。以前一家7口年收入不足1万元,在当地扶贫干部帮助下,他使用“关门是家、开门是店”的民宿经营模式,今年暑期旺季每天进账超过3000元。

  “德吉”,在藏语中意为“幸福”。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幸福的模样。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