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故事> 《大地颂歌》里的B角故事

《大地颂歌》里的B角故事

励志人生网 2020-09-14 00:31 励志故事 76次

《大地颂歌》里的B角故事

国内统一刊号:CN43-0057

2020年9月14日 星期一

《大地颂歌》里的B角故事

余立晖:不知道自己能否上台演出,但珍惜这一次学习和积累

2020年9月14日

本报记者周诗浩长沙报道

话剧中有一个名词叫做B角。局外人其实并不能体会到B角的处境。舞台剧中的B角,也就是所谓的替补演员。他们要付出与A角同样的辛苦,却未必能出现在舞台上。余立晖在大型史诗歌舞剧《大地颂歌》中,饰演一心帮助村民脱贫致富的扶贫队长龙队长,他是B角。

余立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B角。“我跟自己说,没关系,这么大的一个项目,这么意义深刻的一幕剧,对于我而言,都是学习和积累。”从5月份通过面试进组,他已经在剧组待了4个多月。

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9月6日深夜,完成排练的余立晖回到家。客厅的餐桌上,摆着一盘新洗的水果。一回家就倒在沙发上的余立晖,连仰起身去拿水果来吃的动作,都累得没力气做……

怀疑过自己,能不能上台演出

刚进组那段时间,余立晖是“三班倒”式的训练,“早上8点到12点,是唱歌排练,下午是形体排练,到了晚上,还有文戏排练,除了睡觉,一天的时间被完全占满。”

第一天进组,余立晖就差点倒在了“硬活”面前。“这是一场形体排练,整个过程中,有20多个舞蹈演员,拿绳子绑在我腰上,拉着我从舞台上降下去……”那一下午,余立晖这段形体就排练了三十多遍,“第二天起床,整个腿就感觉麻了,从来没有过这么高强度的训练,心态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

更难熬的是工作和家庭的拉扯。有一次练歌训练,原本计划是当天下午4点半去接孩子放学。临近4点了,他的任务没有完成。“要去接孩子”,简单五个字,余立晖开不了口。

时间逐渐拉长,起初平和淡定的余立晖,也开始产生怀疑。“委屈的情绪确实有过,在组里待了这么长时间,有很多时候甚至累得爬不起来,但我还不确定,是否有机会上台去正式演。”

让余立晖心生感动的是,作为龙队长A角扮演者的谷智鑫,当面称赞了他对于角色的诠释。

对于余立晖的演技,谷智鑫的评价也很中肯,“每个人对角色的诠释,都有自己的感觉,我们都可以按自己的感觉走,不一定谁要刻意去模仿谁,我们还可以相互来借鉴。”

最懂B角的老戏骨何冰

陈佩斯与朱时茂有个经典的小品《主角和配角》,它以一种戏谑、自嘲的方式,聚焦了舞台上,那些被聚光灯笼罩着,以及游走在聚光灯之外的两群人。

实际上,A角与B角的境遇落差,似乎比主角与配角的撕裂感来得更彻底。

老戏骨何冰,很懂这份落差感的重量。

1991年,23岁的何冰从北京人艺与中戏合办的87级表演班顺利毕业。迎接何冰的是一段漫长的跑龙套时光。

那一年,何冰跑过的龙套,包括饰演舞台的背景墙,包括在舞台上一闪而过,台词最多的只有一个字,是在话剧《李白》中喊了一声“报”。

何冰坐不住了,开始往一些剧组跑,挨个剧组地找副导演发简历,但都没有回音。

1992年,北京人艺排《舞台上的真故事》,不再去各个剧组瞎跑的何冰,又开始专心跑着龙套。

舞台磨砺积累,表演也日益精进,1999年,何冰凭借话剧《雨过天晴》获得中国戏剧梅花奖。对于渴望被肯定的何冰来说,这一尊梅花奖,是对他过往无数小角色的一次集中“表彰”,也是从那时开始,何冰从舞台的角落,终于走到了舞台的中心。

独一无二的“龙队长”

B角上台的机会确实太少了。

凭借《士兵突击》走入观众视野的张译,曾经也是B角。有一年,他所在的文工团里排练话剧《爱尔纳·突击》,团里给张译安排的角色,是袁朗B角兼场记。张译很高兴,他觉得总有一天自己会上台表演,于是他仔细研究角色,拼命排练。

可是,三年过去了,他实实在在地做了三年场记,没有一次机会上台演袁朗。

很多年之后,再次回忆此前被种种“嫌弃”的遭遇,张译微微一笑,说出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就是个小人物、小角色,被嫌弃也不意外,自己不要嫌弃自己就好了。”

余立晖也有相似的感悟。“台上有什么和没有什么不重要,一切都在演员的心里,心里有就不会疑惑了。”

9月11日晚,梅溪湖大剧院的舞台上,余立晖正在排练《大地颂歌》中的《一步千年》这一幕戏。

一束追光正好打在他的脸上,眼神坚毅的模样,在光线中显得格外传神。

此刻,他就是独一无二的“龙队长”。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