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故事> 儿时的动画看出了不一样的东西 老动画依然是好故事

儿时的动画看出了不一样的东西 老动画依然是好故事

励志人生网 2020-07-24 00:45 励志故事 67次

  长大后,我还爱看小时候的动画

  黑猫警长、葫芦兄弟、舒克贝塔、邋遢大王……都是那个年代的超级大IP。

  暑假到了,又到了孩子在家长的默许下,可以稍微放肆地看动画片的时候了。不过,孩子可能不知道,他们大人,其实也在趁机看。

  近日优酷发布的《经典动画高清修复用户报告》显示,6月累计有300万人观看站内高清经典动画;观看时长名列前五的,分别是《葫芦兄弟》(95.4万小时)、《黑猫警长》(73.1万小时)、《葫芦小金刚》、《舒克与贝塔》、《阿凡提的故事》。90后和80后是主力人群,观看时长分别占55.44%和27.21%。  

  最早的80后已经年届不惑,最早的90后已经到了而立之年。长大成人多年,为什么我们还爱看小时候的动画?

  看出了和小时候不一样的东西

  1982年出生的李帆小时候爱看《天书奇谭》,这部片子曾被不少同龄人视为“童年阴影”。当他已经成为两个女儿的爸,这部动画也被他看了十几遍,“小时候只看剧情,现在会把动画片和自己的知识串起来,比如这个主人公有点像徐锦江;还看出了‘东方的普罗米修斯’的意味——从天上盗取天书、传到人间”。

  28岁的杨歆儿小时候最爱《人参王国》,水墨风格,每一集的题目是章回体的,开头还有题诗,好多字都是从这部动画里认识的,比如熊罴的“罴”。杨歆儿有个习惯,喜欢的动画片会一直看,“高三时,有一天中午大家想放松,就在班里的电脑投影放《人参王国》,熟悉的东西给我们带来安全感和美好的回忆”。

  “这部片子比较小众,小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这么喜欢。后来慢慢发现,片子里那一家子人参,是我看过的动画片里家族感觉最强的,有爷爷、爸爸、姐姐、弟弟,一家人一起保护家园的感觉很温暖。家里人经常说我比同龄人的家族认同感更重,也更念旧,可能和这部动画有关吧。”杨歆儿说。

  1999年出生的彭镜陶,小时候遇到一部著名的动画《虹猫蓝兔七侠传》,她喜欢看片中两位主人公“暗戳戳发糖”,觉得它们给男孩女孩都做出了一个非常好的表率——没有什么事是男性做得到而女性做不到的,这甚至影响了她长大后对理想伴侣的定义。

  “我差不多每半年重看一次,压力大的时候就会看,反反复复,它能让人全身心投入那个想象中的乌托邦。”因为喜欢片中的十里画廊和金鞭溪客栈,彭镜陶大一暑假自己出门旅行去湘西张家界,大部分人都去更热闹的天门山,她却执意选了人少的一条路线,去了十里画廊和金鞭溪,“感觉人生圆满”。

  不久前,艺人邓伦穿着“九色鹿T恤”上了热搜,动画《九色鹿》也再次被人提起。31岁的华岭是《九色鹿》的资深粉丝,小时候第一次看,片子播完开始滚字幕了,她还对九色鹿被出卖揪心不已。长大后,华岭知道,《九色鹿》的故事来源于敦煌莫高窟壁画《九色鹿经图》,“九色鹿的善、美和无私,像春风细雨一样植入我心里,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很多年,教会我做人首先要善良,其次是诚实,最后是不要互相遗忘”。

  老动画被寄予宏大理想,修复后还是原来的味道

  深圳大学传播学院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常江,也不时把小时候的动画片翻出来看一看。当时吸引他的是有趣离奇的情节,现在重看,有时能看出一些属于成人世界的东西,比如,《天书奇谭》中对于“伪装”和“欺骗”的表现,其实既有节制又十分到位。

  “我个人特别喜欢《邋遢大王奇遇记》,它的文本内涵其实十分丰富,比如,它不会把老鼠视为人类的一个统一的对立面,而是对这个群体本身也进行分化。”常江说,“这些动画片无论是仙侠、动物、魔怪,其实都在隐喻人类社会,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纯粹的儿童文化。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也许是一些历史的积因,动画的创作者在作品中寄予了更宏大的社会理想。”

  优酷高级技术专家刘盈嘉本人就是一个超级动画迷,“我一直觉得上美影厂一点儿也不输迪士尼,黑猫警长、葫芦兄弟、舒克贝塔、邋遢大王……都是那个年代的超级大IP。而且那时候的动画非常有艺术性,还蕴含了浓浓的中国情结,值得流传下去”。

  刘盈嘉介绍,老动画最初是用胶片拍摄制作的,有的在早些年已经转换成了数字格式,但在今天的屏幕上来看,精度是不够的,用观众的观感来说,“画面像蒙着一层雾”。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